。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34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葉]對手的戀愛節奏01

1.

中午用餐時間,霸圖的食堂裡一如往常人聲鼎沸,一列縱隊排了七八個人捧著鐵盤、等著打飯,座席也滿了六成。

無論是霸圖戰隊的隊員、後備隊員,甚至是大樓的工作人員,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討論的話題卻只有一件事情──第一屆國際邀請賽的賽況與結果。

為期三週的國際邀請賽在上週圓滿的結束了,中國隊雖然不負眾望,一路過關斬將打進了決賽,卻以些微之差敗北,拿了座亞軍回來。

如此成績已經相當不俗了,可對奔著冠軍而去的大部份成員來說,這個結果還是有進步的空間。

國家隊的隊員們在週末便返抵國門,並同時開了一場記者會,身為領隊的葉修僅簡短地表示:「下一屆,我們必定會再接再厲,爭取冠軍。」便扔下麥克風、一溜煙跑沒了影。

眾記者們一時錯愕,但想想似乎也不怎麼意外這個總是給他們「驚喜」的榮耀傳奇,稍加安定,便將後續提問寄託在隊長喻文州跟馮主席身上了。

由於接著馬上就要面對新一賽季,除了葉修外,國家隊的成員們都是各戰隊現役隊員,回國後便立刻返回各自的戰隊作準備。

張新杰跟張佳樂也不例外,他們知道接下來的賽季對韓文清的重要性,於是便沒多作休息,返回霸圖後立刻跟上韓文清安排的訓練進度。

聚集在食堂的人就盼著能見著歸隊的張新杰跟張佳樂,希望從他們口中聽到更多國際賽的事情,畢竟這可是頭一次為國出征啊。

或許是回國後還有諸多雜事需要處理,難得過了飯點才看到張新杰的身影姍姍出現在食堂,眾人剛一陣欣喜,卻看到張新杰的身後緊跟著的竟是韓文清,瞬間一桶冰水從頭頂澆下,完全打消了上前搭話的念頭,看來還是只能把希望寄託在張佳樂身上了。

食堂的一角,韓文清跟張新杰面對面對坐著,不緊不慢地用餐。

深知張新杰的習慣,在他用餐完畢之前,彼此都是緘默無話,直到張新杰放下碗筷,擦了擦嘴角,這時,早就吃完的韓文清才開口:「關於之後的國際邀請賽,聯盟今後有甚麼打算?」

「第一屆才剛結束,主辦方在許多流程的規劃上都不算特別完備,還有很多改善空間,關於這一點,馮主席有派人在現場進行紀錄跟勘查,他希望下一屆中國能夠爭取成為主辦方,除了能在行銷跟觀光上大幅收益之外,也考量到地主優勢之下奪冠的可能性較大。」

韓文清不以為然地冷哼了一聲。「如果需要藉助地主優勢才能奪冠,那算什麼?」

「這只是聯盟方面其中之一的考量,我相信我們並不需要靠地主優勢也能拿下冠軍。」張新杰推了推眼鏡。「況且這次勝負只有毫釐之差,看了視頻之後你應該明白。」

「嗯。」韓文清雙手環胸。「就戰術跟團隊默契,他們確實跟我們不相上下,所有人的操作也都發揮得很出色,我們能夠加強的地方……」

說話間,食堂內突然一陣騷動,韓文清跟張新杰的對話倏地被打斷,兩人皆將目光投向食堂的入口,就見剛踏入食堂的張佳樂緊跟著被一群人包圍,那場面活像是一粒飼料投入魚池的既視感。

張佳樂似是被問了許多問題,像是「瑞士的妹子好不好看」、「哪一國選手的妹子比較多」等等之類的,張佳樂隨便回答了幾句,這才好不容易脫離了包圍圈,踉蹌地走到韓文清他們這桌邊上。

「哎呀、真是擠死我了,好不容易找著你了啊韓隊。」

明明早上就一同待在訓練室,怎麼突然這麼著急著找他?韓文清有些疑惑。「找我?什麼事?」

只見張佳樂笑嘻嘻地掏出一個小物,拎在韓文清眼前晃了兩晃。「這個是給你的,回來之後事情太多,一直忘了給。」

「……?」

韓文清盯著那掌心大的小物看了一眼,又將目光瞥向張佳樂,擰起眉宇。「這什麼?」

張佳樂沒回答,直叫他先收下,禁不住張佳樂的催促,韓文清只得鐵青著臉色、伸手接下那物品。

其實不過就是一個簡單的吊飾,咖啡色的扁平狀長方體,細看那扁平面上的棋盤狀刻痕,不難猜出這是一塊造型精緻的巧克力模型。

說到巧克力,立刻就能連想到瑞士,國際邀請賽正是在瑞士的蘇黎世舉行,興許這就是那裡的小紀念品,可韓文清還真沒想到張佳樂居然會給他買紀念品?

才正要開口道謝,卻被張佳樂給打斷。

「這是有人託我轉交給你的!猜猜看是誰?」

韓文清雖然不像張新杰那樣擅於思考與佈計,但好歹也當了這麼久的隊長、大小比賽征戰多年,思慮倒也靈敏,停頓不過三秒,心中立刻就有了人選。

排除自家戰隊的張新杰跟張佳樂之外,還有誰會特地買小紀念品給他?並不是韓文清的人緣不好,而是他們都清楚韓文清不喜歡這些,自然就不敢也不會多此一舉。

會特地這麼做的,就是那個仗著十年老對手、老愛想方設法噁心他一把的傢伙,除了葉修還能有誰?

韓文清冷冷的哼了一聲,隨即將吊飾一握,收進了外套口袋裡。

一旁的張佳樂見狀,急得嚷嚷起來。「哎哎哎、都不問是誰給的啊?」

張新杰瞥了韓文清一眼,見韓文清那擰著眉宇、鐵青著的臉色,心底了然,於是他啜了一口熱茶後,便替韓文清接話。

「是葉修吧。」

「喂喂喂!副隊~你怎麼爆梗了啊!」張佳樂抱頭哀嚎,顯然很不滿自己這個猜謎遊戲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

張新杰的反應顯得特別淡定,又瞥了韓文清一眼,接著平鋪直敘地說出了自己的看法:「畢竟韓隊跟葉修認識了十幾年,最是了解彼此,雖是對手,不像一般隊友間的相處,卻存在著一定的情感與默契。」

韓文情不置可否,黑著一張臉也不曉得在想些什麼;反觀張佳樂聽了大笑三聲。

「那是!跟老葉認識那麼久,要沒有強大的心理素質,肯定被氣得心臟病。」

面對張佳樂不同的解讀方法,張新杰也沒有反駁,繼續喝著手中的熱茶。

一陣鬧騰過後,張佳樂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他將手機從口袋中拎了出來,一見螢幕上的來電顯示,臉上的表情突然綻放光彩,喜形於色地跑去一旁接電話了。

這通電話,用不著張新杰分析,誰都能猜出那必是孫哲平打來的。

張佳樂離開後,席間又恢復了相對安靜的氛圍。

卻見韓文清又將口袋中的吊飾拿了出來,攤在掌心上看了一會兒,然後又收了回去。

張新杰眼波流轉,心裡有了計較,但也沒打算說破,順勢聯想起了今日一早從一些隊員口中聽到的風聲,遂似有意、似無意地問道:「這個夏休,韓隊沒回老家,家裡有來電話吧。」

韓文清的眉頭抽動了一下,隱約從張新杰的話頭中嗅到話題的導向,畢竟,關於那個事件早已在霸圖中傳得是沸沸揚揚──韓文清要相親了。

韓文清是在週末時接到老家打來的電話,那時,他人正站在走廊上,幾句簡短的問安之後,話題竟轉到了要給韓文清安排相親,韓文清自是不願意,立刻就跟電話那頭吵了起來,越說嗓門越大,倒忘了自己還站在走廊上。

那時,隨便什麼人路過,都能聽出到底是怎麼回事,可沒想到居然這麼快就被當八卦傳開來了,看來霸圖的紀律得再好好整肅整肅。

可既然張新杰問起了,韓文清也不得不坦言:「嗯,週末老家來電話,提了相親的事。」

「嗯,那麼,韓隊有什麼別的安排嗎?」

身為霸圖副隊長,蒐集信息、掌握一切變因是很重要的,會在席間主動提起,主要還是想確認韓文清在近期是否會有別的安排,畢竟相親、催婚之事可大可小,倘若韓文清的決定會影響到戰隊訓練,他也好及早調整安排。

然,張新杰又何嘗不了解韓文清,更深知本賽季對韓文清的重要性,他心中早有既定的答案,此番主動提起不過就是想再三確認罷了,況且……

依照方才韓文清的舉動推斷,他定是與葉修之間有什麼特殊情況,否則說他與葉修之間存在一定情感與默契這種話,肯定會被韓文清反駁,不曉得葉修是否是足以影響韓文清相親決定的因子?

沒一會兒,韓文清臉色一凝,隨即吐出了張新杰預期中的答案。

「我現在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帶領霸圖再拿下個冠軍,其他的事情,我暫時不考慮。」

「嗯。」張新杰點了點頭,也就不再多問什麼,隨後看向手腕上的錶。「時間差不多,該回訓練室了。」

「嗯。」

韓文清答應了一聲,率先站了起來,張新杰跟著起身,先後收拾完餐盤後,便一同返回訓練室。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