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37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葉]對手的戀愛節奏02

2.

第一屆國際邀請賽賽後的檢討會上,中國國家隊的眾人多是心有不甘,雖然情緒還算穩定,還能心平氣和地觀看視頻、檢討每個環節,可難免會有用詞尖銳之處,免不了又是短暫的擦槍走火。

此時,葉修故作無心的垃圾話就這麼脫口而出,笑說都是因為自己沒下場比賽,否則肯定非拿冠軍不可,又說也可能是因為張佳樂在隊伍裡,所以才只有……

葉修話還沒說完,張佳樂就先跳起來了,倒也不只有張佳樂,葉修的垃圾話往往都能帶動群眾仇恨,集火攻之,而且這仇恨拉得又好又穩,反倒是方才那些擦槍走火的小衝突也就不了了之、沒人在意了。

垃圾話過後,身為領隊的葉修還是得為這次的結果負起責任,雖然壓根沒人怪到他頭上,可比賽啊,誰不想拿冠軍?奮鬥了這麼多年的榮耀,就算不為國家,也得為了自己心中的榮譽跟驕傲奮戰。

再者,葉修畢竟已經退役了,比起其他現役的成員來說,他自然是最有時間跟精力、繼續為下一屆國際賽做準備的人,因而許多事務都默默地扔到他的肩頭上。

檢討會後,葉修又連著跑了好幾回電競總局跟榮耀聯盟,以往不怎麼擅長的報告似乎也漸漸的習慣了起來,殊不知在這些精美的投影片跟報告書背後,還有另一位姓葉的總是給半拖半就、被強迫幫把手。

幾經討論過後,一本完善的檢討書便交到了馮主席的手上,檢討書上列出了數點未來隊上可以增強跟改善的方針,其中一點,便是替換國家隊的成員、嘗試搭配出更有競爭力的隊伍組合,招攬韓文清就是其中一種可能性。

馮主席看了這一項目之後面有難色。

第一屆國際邀請賽前,韓文清可是主動拒絕聯盟的邀請,他有他的考量,聯盟也不好逼他,這回還想要再次招攬他,碰釘子的機率幾乎可說是百分之九十九點九啊。

「那是。」葉修枕著後腦勺,朝著馮主席苦笑。「勸服老韓這事可真不太容易,畢竟他對霸圖有目標有追求……」

兩人相對無語,沉默了好一陣子。

猛然,葉修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成,哥親自去趟Q市吧。」

馮主席感動到眼淚都快滴下來了,雖然他不曉得葉修是早就有所計劃還是臨時起意,但為了榮耀聯盟,為了中國國家隊,葉修真的是竭盡心力、鞠躬盡瘁了……

可感動不過三秒,只見葉修笑著對馮主席搖了搖頭,補上一槍:「就是好久沒見到老韓了,挺想他的。」害馮主席差點沒當場心臟病發。

剛在B市決定親自出馬勸服韓文清後,葉修並沒有通知霸圖的任何人,就這麼心血來潮、直奔Q市而去。

剛過正午,葉修搭乘的班機平安抵達Q市機場,他前腳才踏上空橋,便感到一股涼意迎面而來,往外一看,天空正降下絲絲細雨。

葉修下意識拉了拉領口。「嘖,怎麼就下起雨了。」嘴上一面碎唸著一面向前走,腦中仍未停止思考著。

于公于私,葉修都想拉著韓文清參與國家隊。

于公,不稍多說,經過各方分析,韓文清絕對是能夠擔當重任、提升團隊整體攻擊力度跟積極性的能手,即便因為年紀的關係,手速稍稍下滑,韓文清一如既往的驍勇善戰可不受影響;至於于私嘛……

葉修自接任領隊以來,一次又一次的看著眾人聚在一起觀看視頻、熱絡地分析對手、研商戰術,偶爾哪個誰放出幾句垃圾話,惹得眾人發笑、吐槽,緩解嚴肅的氣氛,葉修不禁想著:跟韓文清作了這麼久的對手,哪一天真跟他湊在一起,看視頻、討論戰術,那會是怎樣的光景呢?

只要一想到此,都會忍不住感慨,才剛出境,葉修便在細雨濛濛下狠狠吸了一根菸。

隨後,葉修打了車、本想直奔Q市的霸圖總部,但思及自己沒帶傘,也沒跟霸圖的人聯繫,便讓司機放他在霸圖附近的一間酒店下車,暫且在酒店休息片刻。

沒一會兒,見Q市的雨漸漸停了,葉修撥了通電話給韓文清,可電話響了很久都沒有人接聽,在進入語音前,葉修就把電話給掛了。

雖說今天是週末假日,榮耀也才剛進入下一個賽季,還在磨合階段,可依照韓文清的性格跟作息,肯定早就開始卯足全力備戰了,此時有可能在訓練室,或者是在健身房進行體能鍛鍊,不接電話什麼的倒也正常。

葉修改給張新杰打了電話,電話也是響了很久沒有人接,就在葉修一面掛上電話一面正思考是否乾脆直接殺到霸圖總部的時候,他的電話跟著響了起來,來電顯示是張新杰。

「呦,小張啊。」葉修立刻接起電話,直接寒暄。「在訓練呢?」

『葉修前輩。』張新杰平穩的聲音從電話那頭傳來。『剛好在整理一些數據,沒接到電話,前輩找我有什麼事嗎?』

「找老韓呢,他在嗎?」

葉修話剛問完,電話那頭卻沉默了好一會兒,葉修「喂」了好幾聲,以為是信號不好還是怎麼著,怎麼那邊遲遲沒有回音?

大約過了近十秒,張新杰這才開口:『韓隊不在,前輩何不直接打韓隊的手機?』

「打過了,可老韓沒接啊,還以為他在訓練呢。」葉修接著又問:「你曉得他幹什麼去了嗎?幾時回來?」

隨後又是一陣良久的沉默。

這下子葉修堅信這肯定不是信號不好的問題,而是張新杰正在思考著什麼,才回得慢了,眼下的氣氛竟顯得有些詭譎。

這張新杰到底是在思考什麼?隱瞞韓文清的行蹤?不至於吧,且不說他要來說服韓文清的事情是臨時決定的,韓文清應該不知情,再說了,韓文清也不是那種會用逃避來拒絕別人的人,那到底是發生什麼事能讓張新杰思考這麼久?

最後,還是葉修率先打破沉默。「我說小張啊,如果不方便說就別說了,總之我現在人在你們霸圖附近的Q市商務酒店,老韓如果回來了,得空給我撥個電話就成,我找他真有事呢。」

話才剛說完,估計張新杰給個肯定的回應,電話就該掛斷了,可沒想到張新杰「嗯?」了一聲,語帶詫異。『前輩在Q市商務酒店?』

「呃,是啊。」自知突然造訪有些唐突了,葉修只能抱歉著解釋道:「這不是跟老韓這麼久沒見了,想給他個驚喜嘛。」

嗯,到底是退役的人就是任性呢?還是因為這人是葉修才這樣的?張新杰在心底琢磨著。

不過,另張新杰感到詫異的原因卻似乎跟葉修所想的有所出入,只聽得電話那頭的張新杰長出一口氣,經歷了說與不說的各種角度考量後,還是選擇了開口:

『韓隊他現在剛好也在Q市商務酒店……是去相親的。』

當然,此時的張新杰看不到電話那頭的葉修愣怔的表情,而葉修也沒餘裕去思考張新杰為什麼這麼輕易就洩漏韓文清的私事。

 

韓文清老家來電說要替他安排相親時,韓文清早就鄭重拒絕了,為此,還在電話中吵得不可開交,鬧得全霸圖都知道他家要他去相親的事。

可一來,韓文清目前仍專注於戰隊上的事,一心只希望能在自己有限的職業生涯中再給霸圖奪下一冠,根本無暇分神談感情;二來,他打從心底排斥相親這件事,跟一個從未見過面的人能聊什麼,只憑著短時間的談話交流就要決定是否繼續深入交往?實在是太草率了。

本以為拒絕之後便能作罷,然而,事情的發展卻出乎韓文清預料──這位相親對象竟主動約見韓文清。

這位姑娘姓王,跟韓文清是同鄉,雙方家長本就認識,可姑娘從小被送出國學習,所以並不認識韓文清,直至她學成返國,同在Q市任職,機緣巧合之下也接觸了榮耀電競,才知道有個跟她同鄉的電競選手名叫韓文清。

日久,姑娘對韓文清產生了傾慕之情,又得知雙方家長早已認識,便催促父母向韓文清的家長提出想見面、認識的請求。

男未婚、女未嫁,年紀相仿,又都同鄉、同住Q市,雙方家長都認為如此緣分何不趕緊促成?縱然韓文清已表明拒絕,可姑娘仍舊希望兩人能先見上一面,吃個午飯也好,不會耽誤太久時間,更直接就在離霸圖最近的Q市商務酒店訂了席。

這下子,韓文清就算再不願意也非去不可了,他內心琢磨著必須跟她當面說清楚、講明白,否則要是鐵了心不去赴約,只怕日後還會有更多沒完沒了的糾纏,那才是真浪費時間。

只是韓文清並未料到這一飯局結束之後,居然在酒店裡撞見一個意想不到的人──葉修。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