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3422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葉]對手的戀愛節奏03

3.

酒店附設餐廳的入口處,韓文清跟葉修就這麼面對面撞個正著,你看看我、我瞧瞧你,就這樣愣了好幾秒鐘。

「呦、老韓啊,真巧,沒想到你也在這兒呢……」葉修率先從愣怔中回過神,抬手在身側晃了兩晃。殊不知這根本不能完全算是巧遇,跟張新杰通完電話之後,葉修已經在這附近轉了好幾圈了。

反觀韓文清愣愣地望著那張久違的臉……也不算久違,不久前才在電視上看過,正帶著一抹慵懶的淺笑朝他打招呼,他愣是沒反應過來,各種思緒像流星雨一般嘩啦啦地閃過後,只能總結出一個最直接的問句:這傢伙,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

一旁,王姑娘溜圓的眼睛上下打量著葉修,又看向一臉茫然的韓文清,她捱著韓文清的身側便問:「這個人你認識嗎?還是……他認錯人了?」

被王姑娘這麼一碰,韓文清才赫然驚醒。他看著王姑娘疑惑的神色,心底暗暗冷哼。

看來這位姑娘口說關注榮耀電競,只怕也不全是實話。

自打領著興欣復出後,葉修便開始拋頭露面了,堪稱是榮耀最附有傳奇色彩的人物,再加上各種無法超越的記錄,只要是有接觸榮耀電競的人,怎能不知曉葉修?就是入門的菜鳥隨便翻翻榮耀官網、微博、甚至是電競雜誌,多的是這傢伙的高清照片。

眼前的葉修沒戴帽子、墨鏡,沒任何喬裝打扮,再怎麼不擅長認人臉,至少該覺得眼熟吧?看來這姑娘更像是以相親為目的、臨時蒐集些他的信息而已,並不是真如她所說那般。

一查覺這樣的可能性,韓文清頓時心生反感,立刻板起了臉孔,直接將姑娘給打發走了。

試問又有幾個人架得住韓文清板起臉孔趕人呢?姑娘嚇得不敢再多問,欠了個身便飛也似地離開了現場,之後也沒敢再跟韓文清聯繫了。

葉修愣愣地站在原地,還沒來得及搞清楚狀況,那姑娘就已經跑得不見蹤影了。

本來瞧見那姑娘捱著韓文清的畫面,葉修心裡莫名一沉,還沒來得及弄清楚自己的情緒,就又看到韓文清的臉色沉得更快,黑著臉把人給打發走了,反而讓葉修有點摸不著頭緒。

那姑娘走了之後,韓文清主動朝葉修走近,劈頭就問:「你怎麼會在這裡?」

葉修下意識勾起嘴角,面對韓文清的嚴肅,他總是習慣用那種從容、不太正經的態度來面對。

「沒事就不能來找你嗎?老韓,你說這話實在是太傷哥的心了。」

「少來這套,快說。」

葉修並沒有直接把來此的目的說出來,比起直接切入正題,他眼下更在意方才的事情。

葉修抬眼看了看姑娘離去的方向,又思及方才韓文清突然板起的臉色,隨即壓低嗓音問道:「哎,我說老韓,你不送姑娘回去好嗎?還是不是男人?可別因為我壞了你們相親,哥可擔不起這個罪名啊。」

葉修一面噴著垃圾話,順勢就想把手搭在韓文清肩上,韓文清立刻伸手撥開。

以前,葉修也總喜歡這樣一邊說話一邊往韓文清身上靠。葉修第一次這麼做的時候,韓文清愣著沒反應過來,倒是周遭的隊友們不約而同發出很大的抽氣聲,睜大眼睛看著他們,讓葉修印象十分深刻。

而後,每當葉修靠上來,韓文清都會皺著眉頭主動把葉修給推開,一面叫他滾、一面說他沒骨頭,可葉修就像是故意噁心韓文清似的屢試不爽,反而成了他們倆的一種交流方式。

這麼久沒見了,這一來一往的動作倒讓彼此有些懷念。

懷舊歸懷舊,韓文清可沒漏聽葉修的話中暗藏的玄機,他板著臉孔繼續問:「你怎麼知道我是來相親?」

「哥隨時隨地掌握天下事。」

身為戰術大師,當然不可能這麼輕易洩漏情報來源,不過知道這事的人也就那幾個,韓文清早晚能猜到,至於後續他會怎麼處置情報洩漏者……那就不關他的事了。

氣氛沉默了好一會兒,兩人都沒繼續接話,見韓文清並沒有打算針對相親的事情繼續說下去,葉修反而有些耐不住性子,接著侃道:「哎,我說老韓,你行啊,就在我們中國國家隊努力奮鬥、為國爭光的時候,你也在為國家社會的未來發展努力呢。」

韓文清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正要回點什麼,卻又被葉修打斷。

「我看那姑娘……與你也挺般配,怎麼樣?成不成?啥時能吃喜酒啊?哎,先跟你說,哥都退役了,禮金什麼的你就別太計較了。」

葉修的垃圾話一句比一句還要不靠譜,韓文清左耳聽了右耳出,卻隱隱約約察覺到哪裡不太對勁……跟以往不太一樣的地方。

葉修以前不會用垃圾話搶著打斷別人的話頭,也不會一口氣噴這麼多句垃圾話,又不是黃少天,況且,這句句針對的語意中似乎還略帶了其他的情緒,是錯覺嗎?

韓文清暫時就當它是錯覺了,興許他在這段時間跟黃少天走得近,受影響吧,便不再糾結於此。

面對垃圾話最好的應對方式就是不看、不聽、不接話,況且兩人就這麼一直杵在餐廳入口處也不是辦法,韓文清便準備轉移陣地,等這貨想談正事了再說,跨步就準備離開。

才剛轉過半個身子,隨即聽到葉修趕忙喊住他,語氣中竟顯得有些焦慮。

這葉修,今天也真是太不正常了。韓文清腦中不禁這麼想著,隨即打住腳步,緩緩轉過頭看向身後的葉修。

葉修知道自己方才情急之下一時失態,有些尷尬地搔了搔後腦勺,扯著笑掩飾。

別說韓文清覺得葉修不正常,連葉修也覺得自己不太對勁,他根本沒打算一直拿相親說事,說著就跟上癮似的停不下來。

到了他們這個年紀,家裡催婚、安排相親什麼的再常見不過,可像他們這樣的人哪喜歡讓人指手劃腳、干預感情的事呢?更別說韓文清這人又特別堅持、有主見,硬是被趕鴨子上架,他還不跟家裡翻臉啊?

這人吧,一心只想著為霸圖再多努力一些,再拿下一冠,甚至連國家隊的邀請都拒絕了,相親?那又算什麼玩意兒?

葉修就是不想承認,在親眼見到韓文清跟相親對象站在一起時,那種貌似登對的模樣,心裡就是莫名地堵,就像是……讓蘇沐橙以前養的一隻大肥貓給壓在胸口上一樣,特別難受。

情緒來得不明所以,跟著出口的話也就控制不住,一句比一句還要亂七八糟了。

葉修連忙定了定神,抹去自己內心複雜的思緒,重新理了理自己來此的目的,這才稍微緩過神來,對著韓文清正色道:「其實有正事同你商量,有關榮耀的。」

韓文清這才露出一副"終於肯進入正題"的表情,應了個聲。「到霸圖談吧。」隨即領在前頭,出了Q市商務飯店。

 

來到霸圖總部,禮貌性跟霸圖的經理打聲招呼之後,韓文清便將葉修領進了會客室。

年輕的霸圖隊員給兩人送上茶水,還來不及關門離開,又被葉修喚住。

「哎,你們這兒有吃的沒有?泡麵什麼的也行。」

「呃…那、那個,底下有食堂,可是已經過了飯點了……」年輕的對員支吾道:「泡麵……也沒有。」這種營養含量不均勻的速食食品,自己私藏個幾包幾碗也就算了,但哪敢在韓文清面前承認吶,又不是找死。

韓文清聽了葉修的話,立刻拉下臉。「你來之前沒吃過午飯嗎?」

「哥吃不慣飛機餐,就想來這兒找你蹭飯。」葉修竟說得裡直氣壯,兩手一攤,卻又一臉無奈。「可誰想到你居然跑出去跟姑娘──」

話還沒有說完,隨即被韓文清的喝斥聲打斷。「葉修!」

這一吼,瞬間讓會客室的空氣壓到了冰點。

韓文清黑著一張臉,眼神中寫著"你要再敢多說一個字,我就把你擰出去",要是普通人見了,只得雙膝一軟,跪著認錯,可偏偏葉修不是普通人,依然故我地勾著嘴角,笑得慵懶。

兩位大神有他們獨有的相處模式,不足為奇,倒是苦了這位年輕的霸圖隊員,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站在原地特別尷尬,就在他心裡即將扛不住壓力的時候,韓文清跟葉修的眼神交流戰終於結束了。

韓文清竟是妥協的那方,一擺手,對著那名年輕隊員道:「去對街給他買碗麵回來,帳先記著,回頭我再打給你。」

「好、好的,我這就去!」

會客室的門被帶上之後,韓文清忿忿地問:「剛才回來之前為什麼不說?」

「想正事呢就給忘了,這不一坐下來才覺得餓嘛。」葉修向後一躺,懶洋洋地靠在椅背上。「能抽菸嗎?」

望著這副意興闌珊、令人有種想動拳頭的表情,搭配上恰到好處、一來一往的對話,嗯,現在這樣的葉修正常多了。

韓文清雙手環胸,答得斬釘截鐵:「不能。」完全不給葉修抗議的餘地。

 

年輕的霸圖隊員將麵給買回來時,小心翼翼地敲了敲會客室的門,得到許可後,這才推門而入。

這一進去差點沒把小隊員給嚇壞。也不曉得韓文清跟葉修方才在談論什麼話題,就見韓文清一臉陰沉,比早些時候的表情還要更像惡鬼羅剎,反觀葉修仍舊是那副大無所謂的從容,好像天塌下來都交給韓文清頂著似的,兩人形成極大的對比。

小年輕忍不住心想:「真不愧是跟霸圖韓隊有著十年宿敵之稱的葉修大神,心理素質不是一般強大呀!」隨後匆匆將塑膠袋交到葉修手上,腳底抹油迅速地溜出了會客室。

葉修一面拆開塑膠袋,一面接續著方才的話題。

「剛剛說到哪了?喔,對了,我說這姑娘心機挺深沉的,直接約在Q市商務酒店,跟霸圖才隔兩條街呢,你要真沒去,她說不定就直接殺上門了。」

韓文清沒有接話,只是雙手環胸地坐在那兒聽葉修自顧自分析,偶爾葉修拋來問題,他才應答。

本來韓文清並不想跟他談論這個話題,可見這貨刨根問底的,他倒心生疑惑。

葉修怎麼對他相親的事這麼感興趣?雖然這人偶爾攪和別家戰隊家長裡短的事,但也不曾聽說主動八卦他人的私生活,這般追問,意欲何為?

又思及早些時候,葉修在Q市商務酒店撞見他時那般反常的反應,韓文清心裡也正暗自琢磨著,就任由葉修提問,藉此觀察他的一舉一動。

直到葉修邊問、韓文清邊答,將相親的前因後果都給交代清楚了,葉修這才甘願結束這個話題。

葉修匆匆打開眼前的塑膠盒,開始一口接著一口地吃起麵來,一邊吃還一邊口齒不清地想再說些什麼,立刻被韓文清給喝斥。

「閉嘴,吃你的麵,吃完說正事。」

「閉嘴還怎麼吃啊……」咕噥兩句,繼續埋頭。

韓文清就這麼耐著性子等著,直到葉修稀哩呼嚕地將盒中的麵給吃完了,滿足地抹了抹嘴,韓文清這才雙手環胸、一臉嚴肅地進入會議模式。

「該說正事了吧。」

「嗯,那是。」

將垃圾收拾進塑膠袋中,擱在一旁,葉修這才難得地正襟危坐,開始提起國家隊意欲再次招攬他的事。

比起當初電競總局發函邀請,葉修親自當起說客可大大增加了說服力。從個人技術到團隊協作,分析地頭頭是道,連意志堅定如韓文清都有種"國家隊沒他不行"的錯覺。

說到最後,葉修以一句:「怎麼樣啊老韓,就差你了,來不來呀?」作為結語,那語氣與神態讓韓文清動搖了。

韓文清隨即陷入了良久的沉默。

頂著全國榮耀迷的期望,為國爭光,挑戰中國榮耀選手以外的外國選手,在年近三十、該開始考慮退役的當口還有這樣的機會跟邀請,對韓文清來說,何嘗不是一種極大的誘惑?

然而,他從來都沒有想過要偏離自己的初衷,也不曾忘記自己加入霸圖之後,這一路走來給自己劃下門檻跟目標,該選擇繼續肩負戰隊榮辱?抑或者轉而替國家隊效力?這答案很明顯了。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