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374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韓葉]對手的戀愛節奏04

4.

韓文清思量了許久,最後緩緩睜開閉闔的雙眼,堅定的目光直視著葉修。

「我的目標一直都很明確,我想帶領霸圖再拿下冠軍,除此之外,別無想法。」

雖然早有預料到韓文清會這麼說,不過親耳聽他吐露出堅定的意志,竟是格外的讓人動容,就像他們初認識時那樣。

葉修覺得自己這個說客已經非常盡力了,沒想到還是徒勞無功,他撓了撓頭,看起來像是準備放棄勸說了,可隨後突然又改口:「不能稍微插個隊嗎?」他雙手一攤,像是左右兩個對稱的天平。「你還是能繼續準備常規賽,偶爾分配時間配合國家隊的訓練,不衝突,你看小張啊樂樂啊,不都是這樣?」

只見韓文清擱在大腿的右手緊緊握成了拳頭,幾乎是咬著牙根說出這句話:

「你應該知道,我已經沒有心力雙頭並進了。」

縱然不願意承認,不過體力日漸衰退、手速明顯下滑,這都是擺在眼前的事實,即便他加倍地鍛鍊,也無法讓身體狀況回到巔峰時期,指不定這一年過後,他就該考慮退役了。

望著韓文清的表情跟舉動,葉修也是禁不住感嘆。他何嘗不明白韓文清內心的掙扎?這種掙扎,他不也曾經歷過嘛。

老了、已經不行了?越是有人這麼說他就越想要證明,證明他有多喜歡榮耀、並且渴求勝利。

思及此,葉修再不忍心再繼續說下去了,只能聳了聳肩。「哎呀,看來又要讓老馮失望了。」

韓文清沉吟了一聲,正準備再說點什麼,就被葉修抬手阻止。

「我明白的,老韓,不過如果你改變心意,隨時都可以聯絡我。」隨後,葉修緩緩從椅子上站了起來,一面指著桌上的塑膠袋一面道:「麵挺好吃的,謝了。」

韓文清也跟著站了起來,思索了一會兒,突然答道:「算是你那小玩意兒的回禮。」

「小玩意兒……喔,那個啊,哈。」

葉修愣了一會兒才會過意來。原來韓文清口中的小玩意兒指的是讓張佳樂轉交給他的紀念品啊,還惦記著呢,真不錯。

本來因為嚴肅的話題搞得氣氛有些沉悶,卻又因為韓文清提及紀念品的事讓葉修的心情稍微好轉些,這一放鬆,葉修又故意再把話題繞回相親的事。

一下子問韓文清擇偶條件,一下子又問他有沒有預計幾歲時候完成終身大事,韓文清幾乎以為葉修已經投奔電競記者的行列了。

到最後真的被問煩了,韓文清直接擰著眉反問了一句:「你呢?家裡不催?」

也不曉得葉修是早有準備還是心血來潮,他呵呵笑著。「催我?也不看哥什麼人。」

韓文清分不清楚這是玩笑話還是事實,不過依照葉修這種捉摸不定的性格,倘若死皮賴臉這招在家裡也好使,那倒真沒人催得動他吧。

把葉修送到了電梯口,在等待電梯上升的過程中,兩人一前一後地站著、好半天無話。

韓文清看著葉修的背影,腦中兀自思考了很多。這幾年,葉修也是經歷了不少風雨,唯一不變的就是他還愛著榮耀,雖然嘴上說「沒辦法,榮耀需要他」,但他肯定是樂此不疲,還為了國家隊親自跑來Q市勸說他。

這樣的葉修,何嘗不是同他一樣,一如既往呢。

正當韓文清陷入自己的思緒時,葉修猛然回過頭、就這麼跟韓文清對上眼,韓文清下意識板起臉孔,深怕葉修那抹詭異的表情之下又會吐出什麼驚人之語。

果不其然,葉修揚起了嘴角,臨走前又交代一句:「什麼時候反悔,再告訴哥啊。」

韓文清正想回他一句"快滾",還來不及出口,電梯「叮」的一聲就已經到了,葉修像是惡作劇得逞的孩子三兩步竄進了電梯、朝著韓文清咧嘴一笑,雖然那抹笑看了讓人拳頭發癢,可卻又熟悉到讓人特別安心。

就在門即將關上的前一刻,葉修突然衝著電梯外的韓文清道:

「當了一輩子的對手,還真想跟你當一回隊友呢。」

聲音不大,卻一字一句入了韓文清的耳中,他幾乎以為自己聽錯了。

可隨著已經闔上的電梯門,韓文清就算想再次確認也無法了,只能盯著一層一層往下降的數字發愣,直至數字變成了一。

隊友嗎……雖然全明星對抗賽時曾跟葉修有過短暫的合作,但也算不上是真正的隊友。

已經做了十年的對手了,都習慣了,除此之外,還能是什麼?

韓文清又陷入了思考,腦海卻在不經意中浮現出葉修今日意常的話語跟態度。

如此在意自己情感的歸處,是否正透露著些許端倪?

 

葉修雖然早有被拒絕的心理準備,可不免還是有那麼一丁點失落。

原以為看在自己面子上,韓文清多少都會有點動搖的,卻沒想到他的堅持實在是超乎尋常,這麼多年來一如既往,叫人不被震懾都很難。

也不曉得壓在胸口的煩躁感從何而來,葉修暢出一口氣,隨即鬼使神差地喃喃道:「乾脆就把這季冠軍給霸圖得了……」

「喂喂喂!葉修,你說什麼呢你!」

耳邊是一記來自陳果中氣十足的咆嘯,震得葉修瞬間清醒,他這才驚覺自己現在腳下踩的可是他們興欣的地盤呢。

Q市回來之後,葉修直接跟馮主席通報勸說無果,隨後,他沒有返回B市,反而直接去了H市。

說是心血來潮想回去探望探望興欣眾人的情況,可看樣子也沒有把心思放在其上,腦中還正思量著韓文清的事情、冷不防磋嘆一句,就被路過的陳果聽見了,興許這陣子她也忙得夠嗆,也正煩躁呢,順手就把葉修當成出氣筒、直接唸了一頓。

「我說你啊,好不容易盼到你回來探望大家、給眾人鼓鼓勁,可你、你居然說出這種話,甚麼把冠軍給霸圖?你還算不算是個興欣人啊?」

葉修只能支支吾吾地扯著一抹苦笑,隨即趕忙給一旁的蘇沐橙使了個眼色。

蘇沐橙見狀,立刻介入緩頰。「果果,我想葉修這是激將法吧,看了霸圖有多認真,我們再不加緊跟上,恐怕就要把這屆的冠軍拱手讓人啦。」

真不愧是中國好搭檔。葉修給蘇沐橙一個道謝的眼色。「對對對,我就是這麼個意思。」

陳果本想再多嘮叨兩句,蘇沐橙立刻催促著提醒她隊上還有很多行政上的事情需要她處理,她這才「啊」的一聲、趕緊去忙活了。

逃過一劫的葉修嘿嘿笑著送走了老闆娘,得以繼續跟蘇沐橙敘舊,剛聊到韓文清的事情,葉修還是忍不住嘟噥起來。

「妳說這季要真讓霸圖給奪冠,老韓是不是就會退役了?」這次,他刻意壓低音量。

「嗯~或許吧。」蘇沐橙顯然並不在意葉修這麼假設,她嘴角帶笑,顯然更在意其他事。「你幹嘛這麼在意韓隊退不退役呀?」

「呃……我想老韓退役了,說不定就會答應加入國家隊了。」

「你真的這麼想?」蘇沐橙竊笑著問:「還是你認為韓隊退役之後,一不留神就跑去結婚了?」

「蛤啊?」被蘇沐橙這麼反問,葉修還真有點接不上話,表情難得有些僵硬。「我、關心他結不結婚做甚麼?」

「問你囉,誰叫你一直說這個。」

說是回興欣探望大家,但顯然興欣眾人都忙著準備常規賽,根本沒空理他,好不容易蘇沐橙抽了點時間陪他續續舊,可話題始終圍繞在韓文清身上,說這回去了Q市撞見韓文清相親、如何又如何的。

都已經跟韓文清認識這麼久了,還不曾見過葉修如此不淡定地聊著他的事,蘇沐橙隱約察覺出事情並不單純。

韓文清固然是很優秀的選手,但加不加入國家隊,真的有那麼重要嗎?只怕葉修還有更深一層的顧慮吧?

退役之後的葉修已經沒有太多機會或理由跟韓文清見面了,倘若哪天韓文清也退役,在沒有加入國家隊的狀況下,是否就會就此與老朋友失去聯繫了?更有可能……回老家相親、結婚去了?

想到此,蘇沐橙突然意識到了甚麼,「唉呦」一聲,在葉修疑惑的目光直射而來時,她趕忙將嘴給摀上。

女人的第六感真是可怕的東西。蘇沐橙不禁這麼想著。

雖然相親的事情是葉修意外撞見的,但也恰巧讓他產生危機意識,她不清楚葉修是否有經過這些縝密的思考過程,或者只是下意識想盡辦法讓韓文清繼續跟榮耀、跟自己距離更近些。

總之,他如此積極希望韓文清加入國家隊,本就不是件太尋常的事了,要真覺得韓文清不可或缺,那在第一屆時就應該這麼做了,才不會等到現在呢。

只怕此時此刻,葉修還沒有往情感的方向思考過吧,也不曉得韓文清方面又是如何?

情感的事,女人一向特別敏感,可即便蘇沐橙剖析了一切,也不想主動挑明,經驗法則說了:時機成熟,該發展的自然會發展下去,她就只要一如往常微笑著、偶爾順水推舟、靜靜地當個觀眾便是。

 

 

TBC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