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6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霹靂布袋戲同人】說書(意綺)單篇完

 

距離繁華聚落的不遠處郊區有一小酒樓,裡頭常有不定時進行說書,說的是英雄事蹟、說的是俠義豪情。

不過特別是,每過午夜子時,偶能有幸聽到幾回說書,說的男女豔情故事,讓在場的人聽得無不臉紅心跳,宛如親見桃色生香在眼前上演。

不少人為此特地前來這酒樓住宿,就為一睹一聽這名聞遐邇的豔情說書,也讓酒樓的生意增添不少。

這日,方過子時,許久未見的午夜說書人緩緩現身,引起眾人得一陣注目,他緩緩他拉過凳子、蜷聚在一角,咳咳兩聲清了清嗓子,不少熟人熟路的酒客便紛紛聚攏,一夥生面孔見狀,也隨之圍繞在四周,準備洗耳恭聽這夜精彩的篇章。

就聽這說書人放了數樣道具在一旁的矮凳上,想來是要在說書的過程中搭配的音效,接著,就看這說書人喬了個舒服的姿勢,開始侃侃而道:

「哎哎哎~今天呢要跟各位講的是江湖人的情愛故事,大家都知道,江湖人阿都是把脖子掛在刀口上生活的人,在這種生活中刻劃出感情吶……唉呦!那可真是比一般人都還要轟轟烈烈。」

說著,不知何時竄出來的小二在旁邊舉著巴掌大的小鑼敲了兩聲,說書人這才進入了主題。

「話說有一個脾性古怪的武者,武功高強,自學自創了許多武功招式,舉凡刀、劍、戟、拳、掌,樣樣都堪稱一絕,武者也藉此創立了自己的派門,獨霸一方,經歷了數十、數百年的時間,終於培養出幾個得意門生。」

說書人頓了一頓,左手比劃比劃。「其中一個門生還是個姑娘家,個性溫文,卻是個使刀的高手,其刀之速無人能及,俐落絕美。」接著,右手又比劃了一番。「跟她相對的是一個心高氣傲的用劍天才,其用劍本事無人能出其右。」

聽眾群裡面有一生面孔就急著插話問:「吶?要這兩人打起來會怎麼樣呢?」

「這公子問得好,待我慢慢說來。」說書人嘿嘿笑著:「其實阿這姑娘入派門的時間比劍客晚了許多,礙於男女有別也沒跟眾師兄一起修行,所以打開始同派門的人根本沒人知道這姑娘的存在。」

準備開始切入重點了,說書人表情顯得更專注。「一回阿,這姑娘在門派附近一個隱蔽的地方練刀,正練得忘我,壓根兒沒發現有人在一旁觀察她,這劍客看吶看得入神,總覺得這姑娘容貌美、刀法也美,不知不覺就觀察過了一個時辰。」

眾人屏氣凝神,說書人喝了一口茶,接著又說道:「等這個姑娘練得累、打算停下來休息了,這劍客才慢慢走出來、上前搭話:『姑娘好刀法。』這劍客本來心高氣傲,要他誇獎人很不容易阿,不過他是真的打從心裡讚賞、喜愛這個姑娘。」

「一開始,這姑娘也是被他嚇了一跳,心生戒備,但是見來者樣貌、談吐皆不凡,舉止也無惡意,一問之下才發現彼此竟是同宗同門的師兄妹。」

不知道何時開始,酒樓一角響起絲竹之聲,似是在為這說書增添音樂情調。

「自此,這劍客和這女俠三不五時切磋刀劍,雖然武器種類不同,卻能彼此共鳴交流,所謂日久生情也就是這麼回事。」

突然,這絲竹之樂像是提前說好一般,音律急轉直下。「可此時劍客尚不知這女俠本是一屠殺幾千條人命的劊子手,本想跟這女俠雙宿雙飛、共譜鴛鴦佳話,但女俠卻被仇人追殺,中毒瀕死。」

不少聽眾發出怨嘆之聲,似是對江湖的仇怨與險惡頗有感觸。

然而其中有一從開始便一直待在現場的青衣少年聽到此處,臉色突顯怪異,旁人問他怎麼了,他卻搖搖頭說沒事。

說書人又繼續著故事後續:「女俠福大命大,被一人救起,那人不但替女俠治了毒患,更傳授她獨門武功,但條件是……她必須以身相許做為活命的代價。」

說到此,不少人抽了幾聲氣,大概可以猜想到這對情侶未來會有多坎坷了。

「數年之後,女俠的救命恩人因病過世,女俠因為已非清白之身而不敢再尋劍客相見,同時也因為毒患尚未全解,必須依水而居,於是,女俠長年居住在畫舫之上,隨處漂泊…」

酒館裡同時響起胡琴之聲,那如泣如訴彷彿女俠內心的掙扎與情感糾葛。

但見青衣少年表情更顯詭譎,似是在思考什麼,又有些坐立難安。

「劍客對女俠的感情可比女俠想得還要深了,女俠失蹤這段期間,劍客尋遍天涯海角,更在心裡暗誓今生非女俠不娶,就算是女俠死了也一樣,就是這份心意感召上天阿!劍客輾轉之下終於發現了畫舫裡熟悉的伊人………」

『妳還活著…為什麼躲著我?』

『我已非清白之身,雖然我對你仍有情,但……我配不上你。』

『我不在乎我,只求妳能與我長相思守、白頭偕老。』

『祈行………』

『蘿生………』

說書聲一下子壓低嗓子演出劍客深情款款的模樣、一下子又拔高音調飾演內心掙扎的女俠,兩人彼此互訴衷情的對話讓在場眾人看的是頻頻拭淚。

接著,女俠跟劍客進了畫舫之內,令人臉紅心跳的重頭戲正要開始。

就見那青衣少年猛然摀著額頭站了起來。

旁邊的老伯關心一問:「少年郎怎麼啦?哈哈哈,是不是聽這種太刺激了?」

「血氣方剛,難免難免。」說書人嘿嘿笑著。「若是少年忍不住了,咱這而酒樓多的是美人,只要你給的起銀子,要多少春宵還怕沒有?」

然而青衣少年狠狠的搖了搖頭,只說了一句:「我去外頭吹吹風。」就這樣奪門而出。

等青衣少年再回到酒樓的時候,劍客與女俠的豔情戲碼已經結束了,不少人聽得臉色脹紅,還有的叫來了小二送上一些涼水來消消火。

雖說這一夜聽了遠近馳名的酒樓說書,但是青衣少年除了叫好之外,更多的是滿腹狐疑。

「這故事也太像了…祈行、蘿生……這名字,唸起來也跟前輩們一模一樣阿!…不不不……一定是巧合,人家故事說的可是劍客跟女俠阿,前輩們可都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漢,怎麼可能──」

回到叫喚淵藪的青衣少年一面碎唸著、一面又忍不住回憶起那段說書內容,直到一陣低沉的聲音將他的思緒給打醒。

「寄天風,何以如此晚歸?」

「阿、是意琦行前輩……………」糟了,寄天風心想現在完全無法直視意琦行的臉了。

「嗯?你神色有異,發生何事?」

「阿…沒、沒事,只是去聽了說書聽到忘我了,可能染上點小風寒,多謝前輩關心。」

「嗯,沒事就好,多保重身體。」

「後輩明白,是說……前輩要出去嗎?」

「嗯,去玉陽江找綺羅生,這段時間勞煩你看顧叫喚淵藪了。」

「阿?!找、綺羅生前輩阿……」

「嗯,有什麼問題嗎?」

「不不不!!!沒什麼!什麼都沒有!那不過就是說書嘛阿哈哈哈……」

寄天風乾笑了幾聲,意琦行雖然心存狐疑,卻沒時間多問,他跟綺羅生約好了要一同喝酒的,若遲了些……多罰一壺不打緊,要是綺羅生不肯讓他碰的話……

想著,意琦行向寄天風頷了個首便匆忙離去,而寄天風的腦中還在跟現實與說書內容努力拔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