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6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PSYCHO-PASS 心靈判官》動畫觀後感

 

PSYCHO-PASS 22集完食,
內心真的是五味雜陳,
中間實在是有不少我會握拳讚嘆的好句子跟概念,
不過也如預期的在某個部份大噴哭就是了。

以下是在21集完食時寫的一些東西,
看完22集之後再補了一些,
然後可能會......無敵嚴肅的(大笑)
實在是顛覆我以往寫觀後感的方式阿~



※ 緣起

還記得朋友剛介紹這部動話給我時,開場白是這樣:
朋友:最近有一部動畫我覺得還不錯看,我覺得你應該會喜歡。
我:喔?叫什麼名字。
朋友:我不會唸......
我:.........
朋友:.........我去找給你。
以上就是第一次接觸PSYCHO-PASS的緣起XDDDDDD
自己深深覺得朋友也太可愛www
所以一開始並不是去找這部動畫來看,
而是先搞清楚這串英文字要怎麼唸(笑趴)



※ 未來警察故事

我朋友的直覺並沒有錯,我一向很喜歡推理、刑警類的故事,
比如說像新參者、神探伽利略等,
感覺上推理總是會伴隨著案件與警察,
在破解重重迷津的辦案過程、最終找到真相,
那種感覺真的是非常的棒!
而且個人對警察這種職業一直有一種很神祕的崇拜心態

簡單來說這部動畫的大綱就是以未來警察為概念,
人類在追求更好更幸福的生活時,
演發出一種能夠防範犯罪、讓社會達到安穩和平的機制,
在這樣一種體制下的警察與犯罪者之間的故事。

除了機制之外,在動畫中也能看到很多讓人驚艷的未來科技,
比如全像攝影,概念上像是google map搭配人工智慧的實體化,
不過變得更密集、更常態、更穩定;
又比如Dominator,概念上不僅僅是手槍而已,
而是能連線至西碧拉系統上、
能夠依照當下PSYCHO-PASS測定而決定執行模式的槍;
又比如西碧拉系統,簡單來說就像是專家系統搭配人工智慧。

雖然動畫中提的都是未來科技,不過我認為現在就有類似技術的雛形了,
至於這些科技在人類生活中的應用以及比重到底該達到多少?
這個又是另外一個值得討論的議題了。



※ 從角色看故事


從我最喜歡談的角色分析來入手,
就必須要先提到PSYCHO-PASS中的警察機制,
在故事主角們所屬的公安局刑事課第一分隊中分為監視官執行官
一來是為避免監視官在執行勤務的過程中心靈狀態惡化,
二來是執行官本身即是被系統判定為犯罪係數高的潛在犯,
有化為罪犯的可能、但也更近於犯罪者的思考、有助於蒐查。





本故事的主角是狡嚙慎也
(不忍說這傢伙的姓讓我糾結好久(你糾結P
他就是一個很典型的刑警故事的主角,
嫉惡如仇、居安思危,
尤其是對槙島這類棘手的智慧犯(但搏擊能力也很高@@),
更是視之如必除之死對頭,
在標本事件之後,因為自己手下被殘忍殺害,
犯罪係數上升卻延遲治療,被降為執行官。

其實我還滿欣賞狡嚙這種居安思危、戒憂戒懼的性格(因為自己很缺少),
人類過的越來越好、依賴的東西越來越多,
萬一有一天這樣的東西在生活中消失,人類要怎麼活下去?
狡嚙在就算有Dominator這種可以信賴的武器之下,
猶仍能夠思考到:萬一有一天Dominator派不上用場時,
必須要跟罪犯做近身搏擊,自己是否有辦法對付?
於是他沒有停止鍛鍊自己的身體及意志。
相對於現在的社會,
曾經有人笑稱說:殺死大學生的最好方法就是斷網,
我完完全全認同這一點,但卻也凸顯我們年輕人對網路有多麼依賴,
當然還有智慧型手機之類的也是......

我最喜歡的一個橋段就是在狡嚙跟泉宮寺豐久之間獵者與被獵者的對決,
那段看得我心驚膽戰(抹汗
雖然對泉宮寺來說是單方面的狩獵,
對旁觀者槙島來說卻是一場值得玩味與觀察的遊戲。

雖然在最後常守朱一直為了避免狡嚙變成殺人犯而阻止他,
但是狡嚙還是在單獨追捕槙島的過程中殺了他,
狡嚙跟槙島就像是他們所代表的黑與白的顏色,
他們都是沒有明度的純色、但實質上卻完全相反,
雖然性格上很相似,卻有著完全顛倒的立場與概念,
某種層面上肯定彼此、卻永遠也不可能認同彼此。

我曾經思考過為什麼狡嚙會如此執著於殺死槙島?
難道只是因為為了替佐佐山報仇嗎?
到了最後一集,我才給了自己一個答案:
狡嚙身為一個警察,自然是不容許威脅性這個高的犯罪者存在,
當他體會到現實系統與人力束手無策的時候,
他挺身而出、不則手段剷除後患,
最後也跟槙島說:他希望不要有第二個槙島,
對槙島來說跟狡嚙的對決可能是場遊戲,
但對狡嚙來說不過就是他貫徹自己的警察信念罷了。







本故事的女主角常守朱
有著天真浪漫的個性和強烈正義感、但行為模式卻有點笨拙,
因為西碧拉系統的判定而進入了公安局當監視官。
其實一開始我還滿不喜歡她的,
雖然這樣說很過份不過我真的是不喜歡笨蛋,
如果自己做出了像是笨蛋般的行為、我也會討厭自己,
但是後來客觀地去細看這個角色,
哪個人一畢業進到職場就能夠馬上上手?
哪個人在面對恐懼而未知的事務時不是手足無措?
這樣子想,常守朱這個角色就表現得很實際了,
只是會討厭她,也許是不想把這份軟弱赤裸裸地攤在陽光下吧。

不過隨著故事的進行,常守朱從一連串的事件中被迫長大,
隨著自己的意志、自己所認定不違心、自己的價值觀中認為正確的事情,
我欣賞朱的一點是在他對事情果敢決斷的魄力,
比如像是狡嚙在面臨要被局長脅迫的宜野座給裁決時,
先一步主動跳出來麻醉狡嚙,並且又能給宜野座一個台階下,
我認為這一點是相當不容易、我也打從心底佩服的,
或許也是潛移默化之中受到了狡嚙的影響吧,
所以才更加堅定自己的意志、更加確定自己做事的方向,
某方面我也很羨慕朱能夠遇到像是這樣的前輩,
帶給她人生上正面的影響。

最後一集,雖然朱無力阻止狡嚙貫徹他自己的信念,
不過他的刑警生涯也更往前了一步,
除了更加堅定自己做為刑警的意念之後(還嗆西碧拉系統超讚的XD),
同時也肩負起帶領新人的責任。

朱有一句話我非常喜歡:

 從來就不是法律去約束人、而是人去遵守法律。

法律自然是有不完美之處,偶爾會碰到矛盾、會碰到無法制裁的犯罪者,
也會碰到證據不足而無法起訴的狀況,
但是正是因為不完美才會有不斷不斷的進化與改良,
讓社會、讓規範變得更適合人類生存,
僅憑單一個人自我的正義或價值觀無法用來衡量法律的,
你所看到的法律,只是要你遵守著罷了,
我想這應該是朱想要表達的意思吧。






本故事的另外一個監視官宜野座伸元,朱的前輩,
個人認為這個角色是將正義偏激化而塑造出的角色,
與其說是嫉惡如仇,不如說他討厭所有有汙點的事物(潔癖?),
認為犯罪係數高的人類都應該被消滅。

宜野座會有這樣的性格,
不難從劇情中推論出緣由,皆是因為他有一個犯罪係數高的父親,
這個人就是征陸智己,在自己麾下的執行官,
或許是因為父親、自己在小的時候受過不少苦頭,
所以宜野座會有這樣偏激的憎恨;
另外,又由於前同事狡嚙也因為跟當年的執行官太過親密,
才會導致犯罪係數惡化被降職,
所以他對朱的要求相對嚴格,是為了避免朱重蹈覆轍,
不過依照個人意志行動的朱似乎沒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
宜野座在船原雪的事件、色相開始混濁之後,
曾經大喊:為什麼每個人都要背叛我!
總覺得對上(局長)無法交代、對下(朱、執行官)也無法領導,
站在宜野座的立場其實非常心酸的。

不忍說在動畫21集中,宜野座看到眼見為了救自己而死在自己面前的父親,
顧不得自己還被壓在重物下,硬是扯斷自己的左手,
在征陸最後一口氣斷了之前喊他父親,我整個人就是大噴淚 Q___Q

動畫22集的部分也是,宜野座降為執行官,
人工手臂、職業,像是要承襲他父親一般,
雖然我不知道宜野座到最後究竟有沒有原諒他父親,
不過從最末他還是選擇了跟他父親一樣的道路、在墓前呼喚他父親之後,
我想答案已經很明確了。







征陸智己,上面已經提到過他是宜野座的父親,
因為從一開始就被判定為犯罪係數超標的潛在犯,
沒有翻身的餘地,所以他成為了執行官,
但是我卻認為他是這些角色中最比較讓人信賴的老刑警,
不會像是宜野座一切依照安排行事,
但也不會像是狡嚙提著槍、有不顧一切就要衝上去拼的衝動,
知道什麼時候要進、什麼時候該退,經驗非常老道。

嗚嗚嗚上面有提過21話征陸為了救自己的兒子選擇了放掉槙島,
最後反倒是自己被炸成重傷身亡,這邊我真的是哭崩了我QQ






滕秀星,也是執行官,
其實對他來說我沒有甚麼特別的感覺,
就是到了16話他跟崔九善的對話之中才描繪出他真正價值觀的輪廓,
只可惜戲份就到這邊沒了(愣





六合塚彌生,雖然有一集是在介紹她成為執行官的原因,
不過我對他也沒有太多想法,
簡而言之就是:想要獲得力量、改變世界,所以才成為執行官。





唐之杜志恩公安局綜合分系室的分析官,
雖然愛開玩笑、調兒啷噹的,但是在後勤的分析上超給力,
哈哈其實自己做資訊業的最想要得到(活用)的就是這樣的能力,
感覺上像是CSI 的某一環節吧?

結果他跟彌生居然還真的是GL......嚇死我了@@



槙島聖護,在整部動畫中算是玩弄公安局於股掌最大的反派角色,
很多犯罪案件都不是他親手執行,卻能用言語輕易叫唆他人犯罪,
槙島的解釋是這些人本來就有隱藏在自己心靈深處的自我意志,
他只是將其誘發而已,
算是一種高度智商的智慧犯,但其拳腳能力也是能足以匹敵狡嚙的高手。

在西碧拉系統的判斷之下擁有免罪體質
估計這個就是槙島做亂的動機,說起來其實有點幼稚(喂)
因為被系統排擠就想要推翻系統存在的必要性,
系統替所有人都安排好了道路卻唯獨略了他(其實他也不是唯一一個),
所以他看了很多書、去思考、去質疑既定的是非,
然後在安排一次一次的實驗,
實驗過後沒興趣了(或說被公安局盯上了)就扔掉棋子,
御堂將剛、王陵璃華子,甚至是泉宮寺豐久都是犧牲者,
最後他也對狡嚙起了興趣、對常守朱做了實驗,
他拒絕了進入西碧拉系統,僅僅是想在與人遊戲的過程中找尋樂趣。

槙島雖然是個十惡不赦的罪犯,
不過他讓我欣賞的一點就是他富含高度的知識,
姑且不論他那些論辯是否似是而非,
單究他的引經據典就夠讓我甘拜下風了,
也不是不能理解他為何有辦法說服眾多人進行犯罪。

最後一話,槙島死在狡嚙的槍下,
其實有一點惋惜,如果這樣的腦袋用在好的地方,
說不定會有更多不同的結果(艸,我跟西碧拉想法一樣了),
阿~不過所謂的"好",可能就跟槙島自己本身認為的不一樣了吧(笑)
一生終結於自己認可的敵手,
但是我還是不清楚槙島到底找到自己渴望的答案了沒有?
究竟他是真的在尋找人性的光輝?
還是這只是個藉口,他只是感到寂寞?
不勝唏噓。



※ 值得討論的議題

其實這部動畫作品裡面有非常多值得討論的論點,
包括我前面有提到的,科技在人的生活中所佔的份量,
過度依賴科技的結果會有甚麼樣的後果等,
這都是額外可以衍伸討論的部分,
不過在這邊就僅舉幾個動畫裡面明顯的論點來談談好了。



 § 何為人類的幸福?§

西碧拉系統它有主張人盡其才、預防犯罪的功能性,
行之有年,社會也趨於安穩,
甚至習慣西碧拉系統之後的人對發生在眼前的犯罪也毫無心理準備,
認為:那怎麼可能發生呢?
人民普遍認為這是西碧拉系統帶來的進步。

我同意降低犯罪發生率是人民幸福的指標之一,
也認同透過測定人的壓力、精神等等來判斷有其合理性,
但是在這樣判斷的過程中卻出現了像槙島這樣的例外,
而且不是單一個案,是否就表示這樣系統判斷的準則可能有問題?
可系統卻以增加系統廣度為由,反而將這些例外加到西碧拉系統,
但是某些免罪體質者本身已經利用了這樣的體質進行犯罪了,
那西碧拉系統的判定是不是就值得存疑了?
這已經無關乎他是否會從經驗值中來升級專家系統了。

再者,通過大量的資料、測量所產生類似於專家系統的東西,
來決定人類未來的出路,以達到人盡其職的理想,
雖然概念上好像說得通,
但就如槙島所說:這讓人不思思考、懵懂地就接受了審判,
人類缺少自由意志、人類缺少了選擇的權利,
對我來說,我不認為這樣是一個幸福的概念。



 § 善與惡 §

這是槙島一直以來都抱持著懷疑的一個論點,
如果用很正統的定義去看他的話,
善,意指符合一定社會階級的道德倫理規範,或是對事情的肯定評價;
惡,相反而論就是違背這些道德倫理規範,或是對事情否定的評價,
當槙島質疑了那個世界奉行的西碧拉系統時,
也就等於對西碧拉系統的合理性、真實性產生問號。

但不論西碧拉系統的合理性與真實性,
單究社會上的很多價值觀也足以討論其善與惡這種對立形式,
比如說死刑,有人贊成廢除死刑、有人反對廢除死刑,
贊成者認為人沒有絕對善人、無法判定誰的生死;
反對者認為一命抵一命、如果沒有死刑那些人不可能受到真正的懲罰,
其實不管站在哪一個立場,都有秉持著一套說法,
他沒有對錯,只有立場,端看你是站在什麼角度去看待這個議題。
如果要問到我贊成與否,我的看法是:
 人跟人的相處該以尊重、以不侵犯他人生命財產為準則,
 當一個人一但破壞了這樣的準則,
 他又憑什麼再受到這樣的準則的保護?
舉個最簡單來說,小時候我們在玩遊戲,
如果其中有一個孩子不遵守遊戲規則、賴皮了、輸了不認帳,
你還會想要跟他玩嗎?
又或者在賭場裡頭,一但被發現有作弊的嫌疑,
不到要把賺得的錢全給吐出來,而且也要被趕出賭場,
賭場之於人生、社會,玩家之於社會上的人,
遊戲規則是大家訂的,固然不一定盡善盡美,
但是你一生下來就被迫成為遊戲的玩家,
如果不遵守遊戲規則,那就是只有出局的份,
這是我個人的想法。



※ 結語

以上,透過這一部動畫思考了很多值得思考的事情,
又因為本身職業的關係,也明白系統這種東西不是盡善盡美,
因此又巴拉巴拉衍伸出更多想要說的話,
不過很開心,已經很久沒有這樣子認真思考一部作品,
思考到晚上都睡不著覺
只想著趕快要把自己的這些想法跟感觸紀錄起來。

很多事情沒有絕對的對錯,端看你用什麼角度去看事情,
當事情與你所認定的價值觀有所牴觸時,
不要一味地否定他,從不同的角度思考或許會得到更多,
當然他也不一定是正確或是錯誤的,
但至少能夠開拓自己的視野,也是一種收穫。

結果我發現我寫的跟劇情有關的觀後感好像不多阿阿阿阿)))
好吧,我只能說我從第四集之後已經慢慢可以開始習慣Dominator爆頭了...
中午配飯吃也是歹就補,雖然會常常咬筷子停頓就是了...還好我用鐵筷子。



※ 相關連結

官方網站:psycho-pass.com/
WIki:zh.wikipedia.org/wiki/PSYCHO-PASS



FIN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