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6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K同人】在你退一步的地方(雲尊)單篇完

 

看著那人慵懶的斜躺在樹蔭底下,散亂的紅髮上還沾著幾片樹葉,眼皮緊閉著,紋風不動,一點都不受方才巨大的下課鐘聲影響。

草薙出雲見狀,不禁莞爾。

話說上一堂課之前,那個一向過份正經的數學老師才把正在課堂上打瞌睡的周防尊給轟到走廊罰站,但下一秒尊打了一個大哈欠、晃蕩到走廊上之後,居然就這麼不見人影了,氣得老師爆跳如雷。

若不是出雲太懂尊,只怕也沒辦法在短時間內找到這頭蜷縮在樹蔭底下的慵懶獅子。

出雲輕手輕腳的朝樹蔭處靠近,隨後便席地坐在尊的身邊。

是從甚麼時候開始跟尊這麼親近呢?出雲望著尊的側臉,忍不住回想起跟尊相識之初。

出雲算不上是什麼乖學生,喝酒、抽菸、打架、翹課,他一樣沒少做過,從入學開始被就被老師列入黑名單,他也沒有想要糾正行為的意思,總之就是習慣兩字。

不過至今還能好好地待在學校享受校園生活,都得拜自己的個性所賜。

雖然是師生眼中所謂的"壞學生",不過他卻很懂得跟大家搏感情,每每呼嚨兩句:"好~我一定會改的,這次就先放過我吧?"再搭配上一記笑臉,老師總拿他沒轍,就這樣混過了不少日子。

想來算是骨子裡培養出的一種生存之道吧,出雲總這麼告訴自己。

相對於出雲,當時的尊就真的是傻得可以。

跟自己一樣也是被師長們冠上壞學生的名號,不時可以從老師們的口中聽到"那個周防尊又惹了什麼麻煩",讓老師頭疼的程度比起出雲實在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可是出雲卻是在很久之後才跟周防尊打上第一次照面,那時,周防尊正被扣押在導師室訓斥著。

尊留著一頭比出雲還要更加囂張的紅髮,雙眼無神直勾勾地盯著老師瞧,卻是滿臉的不耐煩。

出雲讀得出這種氛圍,只怕再過不久哪一方忍不住爆發,那就真的一發不可收拾了,遂趕忙上前打圓場。

「呦、木島老師,怎麼發這麼大的脾氣阿?」

「啊?草薙?是你這渾小子…」木島老師早已經氣得臉紅脖子粗,看到草薙一臉帶笑的走過來,暫時被轉移了注意力,開始數落起草薙。「你看看你,衣服也不穿好,釦子扣一半,這樣有比較帥嗎?蛤啊?」

「夏天熱嘛~」出雲嘿嘿笑了兩聲,像是對木島老師的訓誡習以為常,幾個字就把他打發掉了。

然後,出雲看向一旁的尊,面對他這個不速之客,尊正用一種"這人搞什麼"的眼神瞥了一眼。

雖然出雲平時嘻皮笑臉的,但骨子裡也是個被人招惹挑臖、絕對會動手的人,就像是尊此時的眼神一樣,凡是這樣賞他一眼的人都吃過他的拳頭。

不過,出雲對尊這樣瞥上一眼,非但沒有動怒,反而覺得這樣不屑一顧的表情跟眼神非常適合這傢伙,挺有意思的。

出雲突然興起了想要跟這人交陪的興致,便又繼續對木島老師道:「熱阿~就容易發脾氣,木島老師歇歇火吧,不然把身體氣壞可就不好了。」

「還不是你們這群死小鬼!」說著,木島老師又來氣,指著周防尊道:「這傢伙也跟你一個樣,菸抽得比你還兇,還有你看看這頭髮──」

說著,木島老師就要上前去揪尊的頭髮,尊哪容得別人亂碰他的頭髮,下意識狠狠瞪了木島老師一眼,這一眼竟讓木島老師驚得一愣,手就這麼懸在空中沒敢真的抓下去。

出雲見苗頭不對,趕忙把木島老師的手給壓下。

「嘛~老師…」出雲壓低了嗓音。「既然如此,這種事情就交給我吧……阿、剛剛好像看到北川老師走過去了,吶、木島老師,你──不是要找北川老師?」

「呃……」聽到北川二字,木島老師立刻朝門口看過去,卻發現根本沒有人經過,臉色青了又紫,場面一陣尷尬,最後只是哼了一聲,便叫兩人滾出去了。

並肩跨步在走廊上,周防尊一如方才睡眼惺忪的模樣,似乎完全沒有跟出雲搭話的打算,倒是出雲先一步起了話頭:

「有北川這個把柄用來對付木島,還真挺管用的,沒繼續被糾纏下去了,哈…喂,我叫草薙出雲,你呢?」

「阿……周防尊。」

「喔──原來你就是周防尊阿,還真是久仰大名了。」

尊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喔"了一聲,繼續維持著步伐的頻率。

在走廊上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幾乎都是出雲在說話,尊偶爾應個兩聲,倒也沒有覺得這人嘰嘰喳喳得很煩人,算是難得。

沒一會兒,尊就開始習慣性的打起哈欠,見狀,出雲伸手指了指窗外。「吶、我帶你去個好地方。」

「阿?」

「走吧。」

當時,出雲正是領著尊到這個樹蔭底下,百年的大樹生得十分茂密,又位在校舍偏僻的一角,是十分適合打盹、甚至是做些壞事的好地方。

一陣涼風徐徐吹來,尊難得露出一臉欣喜的神色,找了個好位置就這麼躺了下來,沒多久,微瞇的眼已經完全闔上了。

「呀阿~還真是隨興阿你…」出雲笑了,也一同坐在樹蔭底下。

這是第一次出雲將自己的私人地盤分享給另外一個人。

時空回到今日,這頭慵懶的獅子依然遵循著自我的生活方式,絲毫沒有改變;而出雲也一點一滴的習慣了跟這人的相處方式,共享這一片寧靜的小天地和這不太安份的校園生活。

自此,幾乎是形影不離。

想著想著,出雲不住伸手撥了撥尊額前的瀏海,那雙緊閉的眸子因此悄悄開出一條縫。

「吵醒你了?」

「阿……沒…」

那眼神不是要確認來者,畢竟這人的氣息已經是如此熟悉了,或許只是純粹想瞧上一眼罷了。

任由出雲替他除去沾在頭髮上的樹葉,順勢觸摸的臉頰,尊由著他,彷彿這一切動作是如此的自然且令人安心。

即便之後又再認識了十束多多良、成為王之後增加了無數個吠舞羅成員,即便那樣單純的日子再也無法回去,草薙出雲依舊在那裡,在周防尊後退一步就能夠碰到的地方,如過往一樣守候著他。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