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6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黑子的籃球同人】冬季過後(黃笠)Chapter 2

Chapter 2

 

社團活動的第一天,黃瀨涼太的實力如預期的震懾了許多人。

不論是基本姿勢、速度、精準度,都顯示出超乎常人以上的水準。

武內看了也忍不住讚嘆,直說他沒有看錯人,只要讓他日後多加訓練、成為隊上的王牌,說不準今年就能夠拿下全國冠軍了。

笠松自然也是被震懾的其中一人,雖然他早有耳聞奇蹟世代的厲害,可頭一次近距離感受起來,更加令人瞠目結舌,相較之下,自己要進步的空間還大得很阿。

可惡…明明剛見面的時候,只覺得黃瀨這傢伙外表太過醒目、嘻皮笑臉的,看起來很不靠譜,談話間總是流露出不知道是哪來自信還是浮誇,讓人很想揍他一拳,不過現在看起來,黃瀨就是有本錢那麼說的。

社團活動結束之後,笠松一向有留下來自主練習的習慣,只是今天受到的刺激不小,練習的欲望更加強烈,甚至打算再多留半個小時。

笠松才剛把整籃的球給拉到罰球線旁,準備開始練習,就看到黃瀨正靠在門邊、笑臉盈盈的看著他,一身運動服沒換下,似乎還沒打算回去。

「黃瀨?!你怎麼還在這裡?」

「阿、我是看到前輩好像也還沒打算走,所以就待了一下…前輩是要自主練習嗎?」

「是阿。」笠松點了點頭。「今天都在看你們新生打球,一天沒動到,渾身都不對勁阿。」

「是嗎?我還以為前輩是看了我打球,受到刺激了。」

黃瀨一臉人畜無害的燦笑,笠松卻只想握起拳頭、狠狠揍他一頓。

就算黃瀨真的實力超群,難道不能夠謙虛收斂一點啊?雖然他應該沒有惡意的,而且說得也是事實,但是聽在耳裡總是有那麼一點不是滋味阿。

笠松忍不住扳起臉孔,機會教育。「我說黃瀨阿…你確實是很厲害沒有錯,但是這樣跟前輩說話,你是皮在癢了嗎?」

「耶?!什麼?」一開始黃瀨根本沒意識到自己說了什麼,一臉傻楞,等解讀出笠松表情中傳達的意思時,這才恍然大悟,連忙道歉。「阿阿阿阿──前輩,我沒有不敬的意思,我只是……」

黃瀨一下子變得不知所措,慌張的就像是做錯事的小朋友,讓笠松看了就是想生氣也生氣不起來。

見笠松還是沉著一張臉,黃瀨更加慌張地辯解道:「阿、那個…我在籃球月刊上看過前輩的訪問喔,前輩是個很厲害的控球後衛,沒有超高水平的人是沒辦法被月刊訪問的吧!所以…所以……」

黃瀨第一次覺得自己腦袋裡的詞彙這麼缺乏,不過就是想要表達出他對笠松前輩沒有不敬的意思,但怎麼說都像是鬼打牆一樣,沒辦法把話好好表達清楚。

聽著聽著,笠松忍不住掩著嘴笑了出來。

「噗哈哈哈哈──黃瀨,你真的是……」

黃瀨愣愣的盯著笠松無預警露出的笑臉,身體像是被雷擊一般,一瞬間定格。

笠松並沒有發覺黃瀨的異樣,一面說著、一面隨意撈起鐵框中的一顆籃球。「真不知道該怎麼說你好…總之,大家都在進步,不管實力再好,不加緊腳步練習也是不行,待在原地不動就表示退步了。」

唰的一聲,籃球從笠松的手中拋出,不偏不倚地落入籃框裡。

非常標準的動作,不同於青峰隨性卻又精準的進球率,也不像是綠間那種誇張到百分之百的水平,在黃瀨眼中,笠松給他的感覺就是樸實穩定,但卻強而有力。

黃瀨依舊無法將目光從笠松身上移開。

「……說的…也是阿。」黃瀨稍微找回一點發聲的能力,回應笠松的話。「其實我在帝光時期算是先發裡面最弱的一個,每次都為了自己負責的分數累得夠嗆呢。」

「自己…負責的分數?」笠松有些不太明白。

「對阿。」黃瀨扳起手指一算。「如果目標總得分是100分的話,那就是…一個人負責20分,對,一個要負責得20分這樣。」

「那算什麼阿?誰負責幾分什麼的,感覺上就是各打各的球阿…」笠松皺起眉頭。「籃球是團隊合作的東西吧。」

「嗯~」黃瀨露出一臉疑惑,就跟笠松不明白為什麼會有"自己負責的分數"意思相同。

看來是本質觀念上就不一樣了吧,這樣下去不太行阿……

笠松想了一想,隨後從鐵框中又撈出一顆籃球,扔到了黃瀨手上。

「喂,黃瀨。」笠松在黃瀨面前做出了一個防守的姿勢。「來吧,我們來一對一。」

「耶?」

「如果奇蹟世代真的像是你口中的那麼強,那面對我,你是不是能把握絕對的勝利呢?如果只靠你一個人的話。」笠松又將身體壓得更低了一些,蓄勢待發。「來吧,證明給我看。」

 

黃瀨跟青峰進行過無數次一對一,黃瀨卻從來沒贏過一次。

如果這樣思考的話,要把握絕對的勝利、讓笠松一分都拿不到就不是沒有可能,只要自己的想法是對的、只要自己夠強。

想著,黃瀨笑著接受了挑戰,手中的籃球也開始運作,來回拍打在地板和掌心之間。

黃瀨壓低了重心,在規律的運球聲中尋找笠松防守的破綻。

然而不同於面對青峰時的那種挑戰性和壓迫感,先不論笠松的實力如何,單究比自己矮了十公分這點來說,已經是大大降低黃瀨的危機意識。

這種狀況要過人還不容易嗎?

這個念頭閃過之後,黃瀨隨即就要往右手邊切入,但笠松的速度不落下風,守得滴水不漏。

黃瀨一擊沒有辦法閃過,重心迅速轉移,就朝左手邊衝了過去,黃瀨想一般人在重心轉移時肯定會有破綻,而且速度上也無法配合,這個時候就是進攻的機會。

然而黃瀨卻遲遲無法突破笠松的防守,不能說笠松的防守毫無破綻,但每當黃瀨想要突破那個破綻時,笠松又會立刻補上。

沒有一球打得輕鬆,基本上勢均力敵,贏在非常微小的差距。

十球下來,黃瀨只拿了六球。

「怎麼會這樣……」面對這樣的數字,黃瀨顯得有些詫異。

笠松用衣領抹去臉上的汗水,跟黃瀨的一對一比他想的還要更耗體力。

「如何?一個人的力量可不保證絕對的勝利阿。」

「這樣阿……」

某一種價值觀似乎稍稍被扭轉了,雖然一時半刻仍不能理解所謂的"團隊合作勝過個人力量"這種概念,不過事實已經如此證明一個人的實力無法達到絕對的勝利了,黃瀨也不得不開始相信笠松的說法。

見黃瀨還是一臉茫然,笠松遂走上前用拳頭敲了他的肩頭一記。

「呃!」黃瀨因為這樣突如其來的衝擊後退半步。

「黃瀨,不要露出那種表情。」笠松說道:「你阿~既然來到了海常,應該開始學著融入、成為海常的一員,畢竟海常之後可是要仰賴你阿。」

「前輩……」

「我相信你一定會是海常了不起的王牌,說好了要拿下全國冠軍的,對吧?」笠松笑著說。

『有我黃瀨涼太在,絕對會拿下冠軍的啦。』

想起那天漫不經心卻充滿自信說出來的話,如今卻被拿來鼓勵自己,黃瀨頓時有些不知所措,又看到笠松對他展露的笑容,心頭一暖,眼淚啪搭啪搭的就掉了下來。

笠松看了嚇一大跳,換他不知所措。

「嚇阿阿阿──黃、黃瀨!你你你幹什麼哭阿!!!」

「我、我太感動了嘛前輩……」黃瀨一邊拭淚一邊說著。

「真是……沒看過像你淚腺這麼發達的傢伙。」

「前輩真不愧是隊長!今天謝謝前輩的指教,我一定會好好努力的──」

說著,黃瀨習慣性的就要撲抱上去,就像他以前撲抱黑子那樣,面對這樣的舉動,笠松大驚失色,下意識的抬腳就將人給踹了出去……

「黃‧瀨‧涼‧太!你給我克制一點!」這樣的王牌真的沒問題嗎?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