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6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黑子的籃球同人】冬季過後(黃笠)Chapter 4

Chapter 4

 

黃瀨領著笠松跟森山進到KTV包廂的時候,小堀、早川還有幾個二軍的籃球部隊員都已經在裡頭了,幾個人老老實實的坐成了一排,畫面看起來異常有趣。

對坐著的幾個女孩子正是黃瀨邀請來的,放眼望去都是在水準以上,十分甜美可愛。

再加上黃瀨三人,總算是全員到齊。

不過與其說是聯誼為主、慶生為輔的一場活動,從現場的狀況看起來似乎是有一點反過來。

桌上成堆的食物跟飲料不說,充滿慶生氣氛的道具也已經準備齊全,再加上從黃瀨回到包廂之後,幾個女孩子的視線全都落在黃瀨身上,壓根就不在意什麼聯誼,而是衝著黃瀨來的。

其中一個女孩子捧著歌本、三兩步就跑到黃瀨面前。「黃瀨君~等你好久了,吶、壽星先來唱一首歌吧。」

「耶~今天重點又不是我,慶生只是附帶的,還是妳們先開場吧。」黃瀨接過歌本,順勢將它遞給正襟危坐的男生們。「來吧來吧,你們也點幾首阿。」

「喔…」小堀默默的接過歌本,連翻都還沒翻開,又遞給了旁邊的早川。

早川才正準備翻開,就被森山拿了過去。

「真是沒辦法阿~」森山像是有備而來,隨意在歌本上翻了幾頁之後,就在系統上輸入了兩首歌,架式十足的抄起麥克風。「那我就先來了!各位美女,第一首歌是獻給你們的。」

說著,森山站了起來,對著幾個女生擠眉弄眼,女孩子們也因為森山的動作和話語而笑得樂不可支,氣氛一下子變得熱絡了起來。

黃瀨趕忙發揮中間人的功用、替雙方做簡單的介紹,兩首歌的時間下來,大夥兒也開始比較有話聊,不像方才氣氛這麼尷尬。

其中一個女孩子問:「耶~所以小堀學長每天早上都會晨跑嗎?」

「阿,是這樣沒錯。」小堀點了點頭,應對上都還算平穩。「早上的空氣特別好。」

另外一個女孩子則對著剛唱完的森山獻上鼓勵。「森山學長唱歌很好聽阿。」

「呀阿~沒什麼啦,吶、不如我們兩個來一首男女合唱吧,妳看看妳會唱哪一首?」說著說著,森山自然而然的就坐到了那個女孩的旁邊,跟她一起翻閱著歌本。

眼看籃球部的隊員們都開始跟女孩子們有所互動,只有笠松一個人還縮在沙發的一角、埋頭啜飲著手中的飲料,神情顯得很是不自在。

黃瀨自然也注意到了,隨意幾句話打發了交談中的女孩子之後,起身坐到了笠松旁邊。「前輩,你怎麼了自己一個人縮著?」

黃瀨自知自己有些惡劣,明明就知道笠松不擅長跟女孩子接觸,還是硬邀他過來。

看平時意氣風發的前輩有那麼一些手足無措,那模樣怎麼看怎麼可愛……

甚至,比那些女孩子都還要可愛數倍阿。

被黃瀨這麼一問,笠松遂朝他惡狠狠地瞪了一眼。「少我一個你們一樣也能玩得很開心,幹嘛非要我來不可……」

「今天可是我的生日阿前輩。」黃瀨嘿嘿笑著,故作疑惑。「前輩自己一的人待著,難道是討厭參加聚會嗎?還是討厭唱歌阿?」

「也不是這麼一回事……」笠松咕噥一聲,卻沒有要繼續這個話題的打算,大掌在黃瀨面前一揮。「你就別管我了,自己去玩自己的吧。」

「可是前輩──」

黃瀨才正想說甚麼,就聽到人群裡一陣鬧哄哄的,早川激動的喊著"國王遊戲"四個字,幾乎蓋過了音樂的聲音。

「我有帶撲克牌來喔。」其中一個女孩子舉手,隨即拉過自己的隨身包包、拿出撲克牌來,另外一個女孩子則幫忙數人數。

縱然笠松參加聯誼的次數屈指可數,而且大部分都是被森山硬逼著參加的,但再沒常識也知道國王遊戲是甚麼,要是被迫抽到要跟女孩子做甚麼親密接觸的動作,那……

笠松只覺得自己腦袋有點暈眩,像是快要缺氧的狀況,根本就不敢再思考下去了,心想再不逃離這裡,肯定會發生甚麼可怕的事,才剛要起身,就被森山給拉住。

「喂…笠松,你不是想尿遁吧?」

「你給我放手!拉我來就算了,玩那個甚麼遊戲的……開甚麼玩笑!你明明知道──」

「笠松~不要這樣啦,現在走很破壞氣氛耶,何況數字都是混在一起的,搞不好會抽到同性阿,而且也不一定會抽到你,你緊張甚麼?」

「我──」

雖然笠松將聲音壓得很小聲,但黃瀨還是注意到他們的對話,也湊上來幫腔。「耶~前輩,我連生日蛋糕都還沒吹呢,你就要走阿?」

笠松當下實在是進退兩難。

他知道森山極力挽留他,肯定是不想聯誼場合男女比例失衡,中途離席也會對女方尷尬、不好交代,就算知道他不擅於面對女孩子也非留他不可,這笠松可以理解。

但是笠松就完全不明白黃瀨留他的用意,少他一個人替他慶生又不會怎麼樣。

就在笠松猶豫的當口,大家已經開始玩起來了,依序抽了撲克牌,笠松也被迫領走了最後一張牌。

拿到K的人是小堀,他摸著下巴、像是很謹慎地深思熟慮了一番。

森山嚷著叫國王來點勁爆一點的內容,這樣他才能展現男子氣概,逗得那些女孩子們哈哈大笑,但無論內容是甚麼,笠松只祈禱不要叫到他的號碼就好。

過一會兒,小堀這才開口:「那就…3號親8號額頭吧。」

「耶~這麼普通阿。」發牢騷的人自然是森山,不過他既不是3號也不是8號,只是喊好玩的。

拿到3號的是籃球部二軍的一個二年級的隊員,拿到8號的人則是其中一個女孩子,經過一番拉扯推託之後,拿到3號的男孩子才滿臉通紅的輕輕觸碰了女孩子的額頭一下。

全場就是一陣歡聲雷動。

接著,撲克牌扔回了桌上重新洗牌,又再玩了兩輪,好在都與笠松拿到的號碼無關,讓笠松出了一身冷汗。

到了第四輪,這回是黃瀨拿到了K,在一臉苦惱的思考了好一陣子之後,雙手一拍說道:「那就4號咬著雞米花,1號的人去吃掉4號嘴上咬的雞米花,這個怎麼樣?」

「耶~」拿到1號的女孩子把牌秀了出來,一臉遺憾地看了黃瀨一眼。「4號不是黃瀨君真可惜阿……所以,4號是誰呢?」

現場一陣靜默。

「咦?4號?誰拿到4號阿?」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隨後彼此互相檢查了手上的撲克牌,卻見笠松一臉鐵青的握著手中的牌,怎麼樣也不肯拿出來。

黃瀨見狀,立刻就明白了。「……笠松前輩,是你嗎?」

笠松仍是默不作聲,但是手中的牌立刻被森山搶了過來,一看,果然是4號。

「耶~笠松是你嘛,跟你的隊號一樣耶,害羞甚麼!來來來來~」森山從盤子裡挑了一個體積稍大的雞米花,遞到了笠松嘴邊,然後小聲的在笠松耳旁道:「別說我對你不好,別掃興啦,眼睛一閉就過去了。」

這根本不是雞米花大小的問題!

笠松白了森山一眼,卻無法阻止所有人目光同時聚集在他身上、期待著他快點執行任務的那種壓力。

此時,拿到1號牌的女孩子已經把黃瀨給隔開、坐到了笠松旁邊。「來吧學長,我會盡量不要碰到的,哈哈~還是說…學長想碰到阿?」

笠松驚得一身冷汗,下意識的往後退,但森山暗暗的頂在他的背後,不讓他有後退的空間。

包廂非常昏暗,所以看不太清楚此刻的笠松已經滿臉通紅了,他覺得自己缺氧的狀況越來越嚴重,心臟像是跑完五千公尺一樣跳得飛快,好像隨時都有可能從嘴巴跳出去一般。

突然,笠松感覺到女孩子緩緩湊近,修長的手指似乎觸碰到他的手背,笠松終於再也忍不下去了,顧不得甚麼掃不掃興,猛然站了起來、抓起書包便奪門而出。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