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6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黑子的籃球同人】冬季過後(黃笠)Chapter 5

Chapter 5

 

天色早已經暗了下來,兩旁的路燈依然把道路照得明亮。

笠松的腦子裡亂成一團,只是拼命的往前跑,想快點逃離那個地方。

不論是甚麼樣的人總會有一兩個弱點,而笠松就是無法坦然的面對女孩子,打從進到那間包廂之後,他就渾身不對勁,更別說直視女孩子們、跟她們互動了。

森山很早就知道他這個狀況,但總是對他說一定是他太少接觸女孩子了才會這樣,反而鼓勵他多跟他去聯誼幾次就駕輕就熟了,但笠松還是沒有辦法越過這道障礙。

直到碰到了十字路口處的紅燈,笠松才停了下來,大口得喘著氣。

……實在是太丟臉了,居然就這樣子跑了出去…

笠松一手摀著臉,手掌下的臉揪成一團,開始能夠運作的腦袋先是祈禱森山不要亂說甚麼話才好,另一方面則是開始思考明天該怎麼樣跟黃瀨他們交代又不失面子,畢竟就突然這樣子跑出去,也不是辯稱"臨時想到有事"可以呼嚨帶過的。

前方的號誌已經變成了綠燈,笠松嘆了口氣、想著還是回家之後再做打算,立刻跨步準備過馬路。

突然後方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笠松猛然回頭,就見黃瀨正急匆匆的朝他跑來,滿臉焦急,笠松就是一驚,他可沒料到任何人會追出來…

黃瀨的模樣有些狼狽,似乎是為了追上笠松而用盡全力奔跑。

「呼…前、前輩……」

「呃、黃瀨……你怎麼出來了?」笠松愣愣的看著黃瀨,腦中第一個念頭卻是:他還沒想好落跑的說詞……

沒想到黃瀨才剛站定在笠松面前,劈頭第一句話就是:「前輩,對不起…」

「咦?」笠松反而因此愣住。

照理說他突然跑走、打壞了聯誼慶生的氣氛,該道歉的是他,怎麼反而是黃瀨追出來向他道歉阿?笠松不明所以。

黃瀨有些支吾其詞,隨後還是坦白道:「那個…其實……我知道前輩不擅長跟女孩子接觸,還勉強前輩來參加這樣的聚會,真的很抱歉,我不知道前輩這麼的…」

「你、你知道?!你怎麼會知道的?!」

比起"知道了還硬逼他去參加",笠松似乎更在意的是"黃瀨是怎麼知道的",森山雖然老拿這件事情來糗他,但他絕對不是那種會把別人弱點到處宣揚的人。

「就……」黃瀨搔了搔頭,簡單的一語帶過。「算是觀察到的吧,畢竟我身邊老是聚集了一堆女孩子阿…」

黃瀨這麼回答,笠松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沒有加以反駁,間接證實了黃瀨的觀察和推斷是正確的。

見笠松遲遲沒有開口,黃瀨再度雙手合掌,重重地道歉。「前輩…對不起啦,拜託你不要生氣了。」

確實被人這樣逼迫的感覺不是很好,可被後輩知道這麼丟臉的事情……感覺更不好!但是黃瀨都已經這樣低聲下氣的跟他道歉了,笠松就算想要生氣也氣不起來,再說,他也因此破壞了人家好端端的熱鬧場子。

黃瀨低著頭、良久都沒等到笠松的回應,才正想要抬起頭看看狀況,腹部卻狠狠地吃了一記拳頭。

「嗚阿阿阿阿──」無預警的一擊,黃瀨倒退了數步,但是依他對笠松的了解,這拳沒有用上太多力氣,只是有些突然才讓他招架不住而已。

笠松扳著臉孔,冷哼了一聲。「既然知道,以後不准再覆議森山的約了!……還有,他如果再強迫我去,你也要幫我擋掉,聽到沒有?」

「耶?」黃瀨摀著肚子、眼睛眨了兩下,下意識地順著笠松的話允諾。「喔、好……」

見黃瀨如球隊練習時乖乖的遵從他的話,笠松才算是平復情緒,隨後擺了擺手。「好了好了,你快回去吧,壽星跑掉了還慶甚麼生呢。」

「咦?那前輩呢?」

「我怎麼可能還回去阿,尷尬的要死…」笠松嘆了口氣,順手扒了扒頭髮。「抱歉阿…壞了這次的聚會。」

「不!不會!怎麼說也是我──」

「好了啦…不要再道歉了。」笠松不耐煩的皺起眉宇,順勢握起了拳頭,在黃瀨眼前晃了兩下。「你還想再挨一記嗎?」

黃瀨立刻瞪大眼、搖了搖頭。

「那就快給我回去。」

「喔…好,那……前輩,我走了,回家路上小心,明天見。」

「阿、嗯,明天見…」

笠松佇立在原地好一會兒,怔怔的看著黃瀨離去的背影,說不上方才看到黃瀨追上來時的心情,總之像是有一股甚麼感覺堵在胸口。

突然,笠松想起甚麼,對著遠去的黃瀨大吼:「喂!黃瀨涼太!」

已經離了好一段距離的黃瀨聽聞呼喚,隨即回過頭,就看到笠松掛著笑容朝他大喊:「生日快樂!」然後,便旋身離去了。

這下子換黃瀨愣愣地站在原地,儘管已經看不到笠松的身影了,可笠松方才帶著笑、吐出那句祝福時的身影,仍然清晰地刻劃在黃瀨的腦子裡,久久揮之不去。

過了好一會兒,黃瀨摀著胸口、緩緩蹲了下來,臉上盡是退不去的緋紅。

「前輩這樣太過份了啦……」

緩不下來的心跳、說不出的開心,黃瀨第一次感到如此悸動,僅僅是因為一句生日快樂……不,是因為說的人是笠松才會這樣的吧?

他好像看到了比前輩可愛的一面更不得了的東西了……阿、莫非、這是一種喜歡的感覺嗎?

 


隔天,笠松果不其然被森山調侃了一番,不過也只有森山跟黃瀨知道笠松逃跑的真正原因。

黃瀨返回KTV的時候對大家解釋說笠松是因為身體不舒服才臨時離開的,總之男人愛面子、不想要給女孩看到脆弱的一面,就請大家多包涵了。

笠松不得不佩服黃瀨給他找了一個好台階下。

然而經過這件事之後,笠松總感覺欠了黃瀨很大一個人情,自此之後,黃瀨也隱隱約約黏他黏得更緊了,像是仗著秘密在手可以為所欲為那樣,倒是笠松並不會因此手軟,反而越踹越大力,卻沒因此讓黃瀨的行為收斂。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笠松總覺得黃瀨看他的眼神中帶有一股脅迫性……"如果不讓我撒撒嬌,我就把前輩的弱點給說出去喔",大概是這種感覺,帶著笑意的眼神都會瞇成下弦月狀,看起來毛骨悚然。

不過時間久了,笠松也知道這是錯覺,因為黃瀨從沒說過這樣的話,笠松偶爾心情好,也就讓他蹭一蹭無妨。

Inter High已經迫在眉睫,為了增加實戰經驗,笠松像往例一樣安排了幾場跟別校的練習賽,其中也包含了誠凜高校。

「誠凜?真的是誠凜嗎?」黃瀨得知練習賽的對手之後,反常的興奮。

「阿…是阿,安排在後天吧。」笠松感到有些狐疑,接著就問:「誠凜……有認識的人嗎?」

「有喔、有喔!」黃瀨點了點頭。「是我在奇蹟世代裡最好的朋友,他叫黑子哲也。」

「黑子哲也……沒聽過阿。」

「嘛~總之,小黑子是個很特別的人。」黃瀨如是回答。

「喔…是喔……」

小黑子?那是甚麼像詭異的稱呼,特別的人又是怎麼回事……

笠松不自覺的思考起這些事情來,等回過神才發現自己竟然想著一些無用的事情,趕忙搥了搥自己的腦袋,專注在練習之上。

而黃瀨也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絲毫沒有發現笠松的異樣。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