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6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K同人】十五年後之續(上)(尊禮)

 

踏著靄靄白雪一步一步向前行,宗像吐著或深或淺的氣息來到了當初的事發地點,環視一番之後,便佇足了下來。

即便周遭滿是雪白一片,圍繞的幾棵松樹也沒有特別的差異性,宗像也能記得當時的那個位置。

他手刃周防的位置,白色染上血艷的位置。

沒有帶著鮮花,也沒有帶著任何該出現在弔唁場合的物品,宗像只是從口袋中拿出一包菸,率性地掏出了一支,點了火後,就這樣抽了起來。

許久沒抽菸的身體在吸入第一口的瞬間讓他忍不住咳了兩聲,但是很快就適應了,穩定了氣息之後又像往常一樣能順利的吞雲吐霧。

宗像只在周防逝世這天抽菸,然後什麼都不做,就望著一片荒蕪的學園島,有時發愣、有時回憶。

學園島在那次事件之後被封鎖了一部份,校區仍舊正常運作,來來去去的學生們也早已忘卻曾經被點燃的烽火,當然也不可能會記得赤之王的紅色怎麼消失的。

封鎖的部分,赤組成員是進不去的,而宗像即便退下青之王的位置,也只要一通電話就辦得到,所以草薙偶爾會拜託宗像讓他一起進去,但大部分還是宗像自己一個人來。

即便轉生後的周防來到他身邊,可在宗像心中的某一角落仍是感到不踏實,所以他仍是會在這天來到學園島。

想起周防的模樣,宗像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又將視線落在無盡的遠方。

 


夕照透過玻璃窗將HOMRA內部染上彩霞的顏色,但外頭的街道上卻仍佈滿著厚厚的積雪,構成一片既溫暖又帶點寒意的銀白色世界。

此時的草薙正一面擦拭著酒杯一面哼著小曲,準備迎接夜晚的到來。

HOMRA的大門無預警被推開,周防尊穿著制服、裹著一條格狀的圍巾、雙手插在口袋,滿臉無聊的走了進來。

有那麼一瞬間,草薙以為自己看到還沒當王之前、那個慵懶散漫、腦袋裡不知道都裝些什麼的周防尊,可眼睛眨了兩下,眼前的周防尊早已少了那種暴戾之氣、染上了宗像的些許溫和。

草薙看著他無奈的苦笑。「哎…我不是告訴你未成年不能來這裡了嗎?」

周防尊像是把這句話當成耳邊風,逕自筆直的走到吧檯旁坐了下來。「又不是來跟你要酒喝的…何況我已經十七,再三年就成年了。」

「那也要再等三年吶。」草薙放下正在擦拭中的酒杯,順手倒了杯熱水、遞給周防。「哎呀…要是被宗像知道你老往這邊跑,我就死定了。」

「他早就知道了……」周防咕噥著接過熱水,將它捧在掌心中取暖。

說到他的監護人‧宗像禮司……自從自己兩年前被青組的那個女人帶到他面前之後,宗像沒有二話、開始收養他,給了他新名字之後,連他的來歷都不曾問過。

他住進了宗像家裡,這才發現宗像一直是獨居,父母早死,也沒有兄弟姊妹同住,沒娶妻生子,一直過著簡單的生活,甚至在如此年輕的年紀就已經退休了,這讓周防有些震驚。

很快的,周防有了自己的房間、自己的生活用品,宗像替他買了很多新衣服,還安排他去附近的學校就學。

而今的他已經高中二年級,生活完全無慮。

或許越是無憂無慮,腦袋中就會開始思考各式各樣的事情,比如:宗像禮司這個人。

基本上宗像是個近乎完美的監護人,個性一板一眼、不溫不火的,沒見他表露過太多的情緒。

然而周防卻不喜歡這樣,那種相敬如賓的態度好似拒人於千里之外,不肯對人敞開心扉。

又有時周防會有種錯覺,宗像似乎老喜歡眺望著遠方,不知道在想些什麼,目光盡處是一個他怎麼也搆不著的地方。

明明就是同住一個屋簷下的人,為什麼卻還有陌生的感覺?只是對我嗎?……周防胡亂思考著。

縱然掛心,可周防卻一直覺得自己沒有資格過問這麼多,於是兩年來就讓疑問這麼懸著,只是每當性格衝動的自己忍受不住這般氛圍時,他會往HOMRA跑,久而久之那兒也成了他第二個歸處。

腦袋裡胡思亂想著消磨掉不少時間,接近HOMRA開店時,草薙這才催促著周防:「好啦,都這個時間了,還不回家嗎?宗像會擔心哦。」

周防窩在角落那張有點舊的紅色沙發上,搖了搖頭。「宗像說今天要去一個地方,會晚點回來。」房子空著,才不想回去……周防這樣想,卻沒有說出口。

草薙愣了愣神,這才想了起來。「喔、是嘛……阿、今天是──耶~又到了這個日子啦,時間過得真快。」

周防聽不懂草薙在說什麼,不過看樣子或許草薙知道宗像去了哪裡,周防想問,卻被草薙三兩句打發掉,周防感到無趣,只能將視線落向窗外,不知道何時開始,又下起雪了。

 


這天晚上,HOMRA的客人並不多,淡島打電話告訴草薙她得加班之後,草薙更覺得今晚有些清閒。

剛過9點,一位意外的訪客踏入HOMRA。宗像禮司的出現讓草薙吃了一驚。

「歡迎光臨……你怎麼突然來這裡了?」自從收養周防尊之後,宗像即便是個退休的閒人,也幾乎不來HOMRA了,完全將時間花在處理周防尊的事務上,反倒是周防來的次數還更頻繁。

宗像筆直的走向吧檯坐了下來,只是朝草薙微微一笑,點了一杯波本。

草薙聞到許久不抽菸的宗像竟帶著一股菸味,便問:「是因為今天是那個日子嗎?」

宗像沒有答話,微揚的嘴角依然,鏡片後方的眼神看來情緒複雜。

「今天還是去學園島了?」草薙又問。

「嗯。」宗像點了點頭。「已經變成一種習慣了。」

「唉呀…整整十七年來沒有一年間斷過,這是甚麼樣的毅力與執著呢?對於周防……」草薙意有所指。「喔、說到周防……那小鬼傍晚的時候過來了,說你會晚回去,所以他就留在這邊吃晚餐了,剛剛才上樓去小睡。」

「是嗎?……」說起周防,宗像不自覺露出溫柔的神情。「獅子也會有認巢的本能阿。」

「哈哈,就算真的是周防尊轉生,那小鬼現在的巢也是你家阿。」說著,草薙將波本遞給了宗像。

「也是……」宗像接過酒杯,凝視了杯中的琥珀色良久,記憶倒轉到曾經跟周防一起並肩、唇槍舌戰飲酒的時候,彷彿那些日子並沒有遠去太久。

一口飲下,獨有的焦糖香氣在口腔內蔓延開來,入喉後,口感滑順豐富,暖了整個身體,更暖起了冰凍的心。

伴隨著酒與回憶,宗像的笑容漾得更深。「周防他…終於又回到我身邊了……」

就在宗像喃喃說出這句話的同時,下樓的腳步聲倏地停止,兩人這才注意到一臉睡眼惺忪的周防正緩緩走下樓梯,卻在聽到那句話的同時打住腳步。

「周防……」宗像看著樓梯口的人輕喚出聲。

周防擰起眉頭,顯得有些不快。

宗像不曾用這種口氣喚他,也不曾對他露出這麼柔和的表情,還有,他方才說的那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

 

    『周防他…終於又回到我身邊了……』

 

望著那直勾勾揪著自己卻不發一語的人影,宗像立刻回過神,整個人像被潑了一桶冰水般瞬間清醒,倏地站了起來。

室內的空氣一度凝結,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敢喘一口氣。

「周、周防,你醒了阿。」

宗像再度喚著,但吐出口的話語早已恢復平常的口吻。

先前的忍耐已經到了極限,再加上從沒有吐出口的疑問一瞬間翻攪在一起,周防緩緩將手掌握成拳頭。

「"周防他終於又回到我身邊了",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周防單刀直入地問。

「……」這回換宗像沉默不語,連草薙大氣也不敢吭一聲,說實話,那是人家的家務事,他沒資格插手。

兩年前把周防尊這個名字、這個身分、這個記憶強加在他身上,卻不曾告訴他有關周防尊的一切,宗像難以啟口,但正因他也從來沒問起,以為日子就可以這樣過得平靜安穩……

但是他忽略了周防的個性,一但有所懷疑,絕對不可能默不吭聲,攤牌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

算一算這天雖然來得比想像中的慢、可卻太突然,宗像還沒有準備好該如何對他說明,只是淺笑打啞謎:「那不重要…」但總有一天會告訴你的,周防。

可是周防哪會讓宗像逃避這個話題?他緩步走下樓梯,腳步聲卻遠遠超越他這個年齡的沉重,來到宗像面前時,他幾乎跟宗像一般高,兩年前剛見面的時候,明明還矮宗像大概半顆頭。

周防不給宗像逃避的空間,定定的站在宗像面前直視著他,宗像也只能坦然對視。

「如果不重要,你不會用那種眼神看我……你都用這種眼神看這個名字原本的主人吧…」

「周防!不要亂說!」

宗像難得大聲斥責,不只周防、連草薙也愣住了。

宗像反而覺得自己才被周防的眼神逼得毫無招架之力,無論是過去或是現在,他都無法忽視那雙金色眼眸,只要與之對視,他都能感受到每一吋肌膚、每一滴血液都會隨著緊繃的氣息燃燒顫動。

已經多久沒有這種感覺了?不……該說是他為了避免回憶這種感覺,他逃避、壓抑了多久了?是時候該面對了吧?

 

待續

 

 

 

(我們往往記得思念已經逝去的人,卻忘記珍惜還留在身邊的人)

突然想到這句話,覺得很喜歡,所以就記下來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