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1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黑子的籃球同人】冬季過後(黃笠)Chapter 6

Chapter 6

 

練習賽的前一天,黃瀨曠了社團活動,自己一個人偷偷跑去了誠凜。

原因無他,除了是想稍微探查一下敵情之外,最主要也是想見見黑子,畢竟自從畢業之後就沒再連絡了,畢業之前黑子留給他的話,他也還沒弄個清楚呢。

在誠凜的校門口被蜂擁而上的女孩子耽誤了不少時間,好不容易才到了體育館。

倒是黑子見到他時,表情也不怎麼驚訝,依然是黃瀨印象中的那抹平靜無波。

黃瀨賞給誠凜一記下馬威之後,就在籃球部隊員們不是很友善的注目之下把黑子帶到了外頭,笑著叫那些圍觀的女孩子們散去,這才開始跟黑子閒話家常。

「吶、小黑子…」說著說著,黃瀨的話題回到了畢業之前那個未解的問題。「你還記得我對你告白時,你給我的回答嗎?」

黑子點了點頭。「記得。」

「小黑子是說……朋友的喜歡跟戀愛的喜歡,對吧?」黃瀨搔了搔頭,嘿嘿笑著。「老實說…我現在正在摸索當中……」

說到此,黃瀨頓了一頓,露出一抹欲言又止的表情,黑子還是第一次看到這樣支吾其詞的黃瀨。

黃瀨隨腳踹了一顆小碎石,石頭喀拉喀拉地滾進了前方的排水溝裡。

「小黑子願意聽我說嗎?」

黑子點了點頭,黃瀨這才深深吸了口氣、開口道:「其實……我有一個不知道能不能稱之為喜歡的對象……」黃瀨仰起頭,見黑子專注的傾聽之後,這才又繼續道:「他阿…個性很嚴謹,對籃球很認真、很執著,對我也…很嚴格,阿、可能特別嚴格吧……每次想親近他的時候都會被又踹又打的。」

黃瀨一邊說著,表情又是欣喜崇拜,偶爾又帶點無辜,黑子瞬間有種看到一條大狗垂下兩片小耳朵的錯覺。

黑子只是淡淡地回了一句:「黃瀨君是抖M嗎?」想起過去在帝光的時候,黃瀨總是擔任沙包、被其他人欺負的角色,不過倒也不至於真的對他動手就是了。

黃瀨立刻委屈的癟起嘴。「阿阿阿阿──小黑子怎麼這樣講啦…」隨後扒了扒一頭金髮。「就算有人那樣對我,我也不可能傻到心甘情願挨揍吧?」

「這麼說,那個人對你來說是非常特別的。」黑子替他做出了個結論。

聽黑子這麼說,黃瀨想著那個人、笑得有些靦腆。「嘛……好像是這樣耶。」

什麼好像?分明就是了……黑子面無表情的看著黃瀨帶點粉紅色氛圍的微笑,內心忍不住這樣想。

然而,黃瀨又再度面露困擾地歪著頭問。「不過這種感覺跟當初對小黑子的感覺有哪裡不一樣,是朋友的喜歡還是什麼的……我還是搞不清楚哎,小黑子你說呢?」

黑子搖了搖頭。「我沒辦法替黃瀨君分辨,黃瀨君要自己用心去感受,總有一天會找到答案的。」

「是嗎……」沒得到肯定的結論,黃瀨顯得有點失望,不過仍是笑著跟黑子道謝,隨後便離開了誠凜。

目送著黃瀨離去的背影,黑子忍不住回想起方才跟黃瀨的對話。

對黃瀨嚴厲、又對籃球既認真又執著嗎?……黑子不禁開始期待明天的練習賽了,得好好觀察一下。

 


比起海常,誠凜算是一所新的學校,實力未明,連帶武內也沒將他們放在眼裡,只提供了一半的場地讓他們打練習賽。

不過在火神弄壞籃框的挑臖之舉下,武內不得已只好開放了整個體育館給他們使用。

沒想到兩軍對陣之下,海常居然以一分之差輸給了誠凜,雖說這不過只是一場練習賽,但是有黃瀨的參與還輸了球,大大的削了海常的面子。

但黃瀨並不太介意,還是頂著那張嘻皮笑臉,惹得笠松當場送了他一腳,相較於誠凜的隊員們看了倒吸了一口氣,海常的人就見怪不怪了。

黃瀨一臉委屈的從地上爬起來。「前輩~我有認真打嘛,但是輸球是事實阿,更何況誠凜是真的很強阿~對吧?小黑子、小火神?」

黑子沒有反應,反倒是火神對這個稱呼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笠松嘖了一聲,為避免在他校的人面前丟臉,也就暫時打住,沒再多說甚麼了。

練習賽就這樣劃下句點。

然而就在黃瀨跟笠松這樣一來一往的對話和戲劇化的動作之間,黑子完全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了黃瀨前一天找他商量、透露"可能喜歡的對象",既是領著球隊、嚴厲而認真的隊長,對籃球的執著程度肯定也不在話下,除了笠松之外再無他人了。

所以就在黃瀨一路伴著誠凜隊員們離開海常的短短路途上,黑子刻意把黃瀨拉到隊伍的最後方,小聲的問道:「是你們的隊長嗎?」

「耶?!」黃瀨先是一愣,後來才明白黑子究竟在問甚麼,一時之間手足無措,最後才有些尷尬地歪過了頭、微微頷首。「看出來了?嘛…也很明顯吧,前輩他就是那樣,不過這種互動我已經很習慣了。」說著,黃瀨忍不住笑了起來。

望著黃瀨提起笠松時有別於以往的笑臉,黑子不禁莞爾。「這樣很好。」

「咦?」黃瀨不明所以。「小黑子指的…是甚麼事?」

「這大概只是我的感覺,以前的黃瀨君雖然一直都是笑臉迎人的,但總是有一些距離感,雖然常常微笑,不過…感覺並不是出自真心的笑。」黑子坦然以對:「老實說,我並不喜歡當時的黃瀨君。」

「呃?!!!所以小黑子當初說朋友的喜歡是騙我的嗎?嗚……」黑子現在才跟他坦言實話,黃瀨聽了有點受傷。

黑子趕忙又補道:「阿、非常抱歉,不過現在的黃瀨君笑中多了很多真誠跟溫暖,感覺上也開始在乎起自己以外的事物了,朝這個方向慢慢在改變的黃瀨君……我很喜歡,這次是實話。」

「小黑子……」

如果黑子不說,黃瀨也不知道自己竟然會有這樣的改變,但是細想起來,這些看似鎖碎的事情,似乎……都是笠松教他的,不管是尊敬前輩們的待人處事也好,或者是表達自我、溝通想法也好。

笠松總說要打好籃球,除了本身的能力之外,也要顧及團隊合作的重要,所以不能不從這些小細節開始著手改進。

『如果想成為海常真正的王牌,就好好的照我的話去做。』笠松鏗鏘有力的囑咐言猶在耳。

心裡突然湧起頭莫名的感動,黃瀨心頭一暖,就這麼激動的撲像黑子。

「小黑子!謝謝你!!!」

中學時早就被黃瀨撲抱習慣了,黑子並沒有太大的反應,只是淡淡的叫黃瀨快點放手、他被勒得很不舒服。

離校門口還有一大段距離,笠松好巧不巧、就這麼遠遠的目擊到了這幕,竟下意識的佇立在原地、沒敢上前。

本來想說送行應該是由他這個隊長來做才對,才在誠凜他們後腳離開之後、自己隨後便追了上去,沒想到就讓他碰上了這樣子的狀況……

嗯?有甚麼好、訝異的,他幹嘛要停下腳步,應該要上前踹黃瀨一腳、叫他不要騷擾別人,這樣才是他‧笠松幸男對待黃瀨的作風吧?

況且…撲抱的動作是黃瀨的習慣,或許他以前就常對黑子撒嬌,這也沒甚麼,他到底在糾結甚麼?

笠松這樣告訴自己、想緩下莫名焦躁的情緒,卻止不住內心不斷翻騰。

等笠松回過神時,黃瀨和誠凜的隊伍早就消失在自己的視線裡了。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