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6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黑子的籃球同人】冬季過後(黃笠)Chapter 7

Chapter 7

 

自從那次目擊到黃瀨撲抱黑子之後,笠松便時不時的想起那件事,心情就這樣一直悶悶不快好幾天。

向來某部份心思敏感的黃瀨很快就察覺到了這件事,曾問笠松是不是心情不好?笠松當然答不上話,因為他根本就不知道原因,只能扳著一張臉叫黃瀨快點去練習、別說這些莫名奇妙的話。

隨著Inter High的預賽正式展開,笠松倒也很快將這種心情拋在腦後、專心準備比賽了。

在那之後的某一天,黃瀨突然邀請笠松去觀看誠凜跟秀德的現場比賽,一提到誠凜,笠松自然而來的又想起了黑子哲也。

「為什麼找我阿?」當時的笠松也不知道自己在賭氣甚麼,再說觀戰也是一種學習,自家王牌找他一起去研究未來可能的對手,根本就不需要問為什麼。

「耶~前輩你問為什麼……」黃瀨理所當然覺得疑惑。

笠松立刻擺了擺手。「阿…沒甚麼啦,我也對奇蹟世代的對決有興趣,走吧。」

誠凜和秀德的對戰……笠松雖然是挺看好誠凜的(畢竟曾經輸給他們一回),不過上午才剛打完正邦,下午就要面對秀德,別說誠凜吃不消,換做是海常,笠松也沒把握在這種狀況下面對秀德能有多少勝算。

倒是黃瀨看得認真,對誠凜異常有信心。

「嘛~我相信誠凜會有勝算的。」黃瀨笑著說。

笠松根本就搞不懂黃瀨那麼紮實的信心從哪裡來的,秀德的綠間投出那麼誇張的三分球,截至目前為止,誠凜可是一點辦法都沒有吧?那黃瀨到底是哪來的依據說出那種話呢?

阿…或許只是因為心向著黑子吧。

笠松的腦子裡猛然出現這樣的想法,連他自己都感到有些詫異,隨即那天黃瀨撲抱黑子的畫面再度流入腦海中,當時的焦躁感同時湧上。

該死……自己到底為什麼會一直想到那樣的畫面?……笠松撐著下巴、怎麼都無法明白。

雖然很不好意思,但比賽就在笠松這般漫不經心的觀賞之下結束了,誠凜最終贏了秀德、進入巡迴賽。

離開的路上,黃瀨不斷讚揚著哪幾球有多麼精彩,接著又問了笠松如果是他會怎麼打之類的問題,笠松有一搭沒一搭的應著話,但那些問題完全進不到腦子裡,他究竟回了些甚麼,自己也不記得了。

沒一會兒,黃瀨察覺到笠松的異樣,隨即打住往前行的步伐,拉著笠松就問:「前輩,你怎麼了阿?」

「蛤啊?」

「感覺好像沒甚麼精神…是感冒了嗎?」說著就要伸手去觸碰笠松的額頭。

笠松擋開了他的手,順勢皺起眉頭。「我沒事啦!你別亂摸……」

「前輩……?」

或許是好意被拒絕有些受傷,黃瀨的表情隨即垮了下來。

笠松自知理虧,嘴邊嘖了一聲,這才拍了拍黃瀨的手臂說道:「那個……只是有點肚子餓了啦,去哪裡吃點東西再回去吧。」

「好!」笠松主動的邀約讓黃瀨瞬間恢復了精神,笑得像個孩子般。

沿路上,黃瀨不斷的提出各式各樣想要吃的食物,鐵板燒、烤肉、義大利麵…各式各樣的料理全說過一便了,不過卻被笠松一一否決。

最後,笠松拉著黃瀨進到一家大阪燒的店裡,兩個人都不曾來過,也不知道到底好不好吃,但看他如此忠於和式料理的堅持,黃瀨也就由著他。

料理的口味算是一般,倒是黃瀨很開心能跟笠松單獨用餐,就算只是天南地北聊一些不著邊際的話,也感覺很開心。

用餐用到一半,剛打完比賽的誠凜隊伍恰巧也來到這間店光顧,由於誠凜的人數過於龐大,黑子跟火神跑來跟黃瀨兩人併桌,笠松注意到黃瀨因此喜形於色,忙不迭送的跟黑子聊起方才的比賽過程,笠松枕著下巴,完全不想插上話,內心暗暗壓抑著莫名翻騰的情緒。

過沒一會兒,不知道又吹了甚麼風,秀德的綠間跟高尾也相偕進了這家店,不久前還打得如火如荼的對手相見份外眼紅,高傲如綠間本來轉身就要離開的,但好巧不巧外面突然下起大雨,他也不得不勉強待了下來。

倒是高尾本來就人來瘋,下了球場也就沒甚麼的敵對不敵對的關係,看到笠松就像是看到甚麼偶像一般直衝而來,左一句右一句的說著自己有多崇拜笠松,搞得笠松有些不好意思、只能愣愣地接受他的讚賞。

胡亂之下,笠松被高尾拉去跟誠凜的其他隊員們擠一桌,而笠松空下的那個位子就理所當然的讓給了綠間,幾個奇蹟世代的成員齊聚一堂,倒有點像是同學會之類的。

雖然笠松還是有點在意黃瀨他們的話題,不過被拉到另外一桌之後,笠松倒也沒心思顧及其他了,高尾鬧到正興頭上,把大阪燒拋得老高,"啪"的一聲落回鐵板時,醬汁像是散彈一樣朝四面八方噴灑,大夥兒一面笑著一面拿紙巾去擋。

笠松本想要叫他住手,可誠凜的其他人卻跟著瞎起鬨,完全蓋過他的聲音,高尾越玩越起勁,他一時也阻止不了。

最後,失控的大阪燒被拋向空中、硬生生劃過天際,好死不死就正中綠間頭上,黏呼呼的醬汁從頭髮順流而下……

想當然爾,肇事者高尾被硬拖出去店門外、狠狠地教訓了一頓,至於實際內容也沒人知道,只從門外慘絕人寰的哀嚎聲得知:綠間下手肯定不輕。

綠間二人被迫離開後沒多久,笠松跟黃瀨也用餐完畢、相形離開了。

空蕩蕩的街道上幾乎沒有甚麼人,而打出了店門之後,黃瀨跟笠松也沒說上一句話,這讓空氣間顯得更加寧靜。

黃瀨不習慣這種寧靜的氛圍,本來想找個話題打破沉默的,沒想到居然是笠松先開了口。

「吶、黃瀨,你們剛剛那邊…在聊甚麼?」

「耶?聊甚麼阿…」突然被笠松這麼問,黃瀨歪著頭思索了一番。「就是這次小綠間他們也輸給了誠凜、很不甘心阿,說下次再交手的時候一定要扳回顏面甚麼的…阿~不過也不知道能不能在Inter High上碰頭呢,畢竟誠凜還要跟小青峰交手阿……」

「…青峰?也是奇蹟世代的一員嗎?」知道黃瀨說話的習慣之後,笠松直接把"小"字給去掉。

「是阿,小青峰很強!他以前可是帝光的王牌喔,我想想阿……他唸的是桐皇吧?」提起青峰,黃瀨不禁又是一陣懷念。「其實阿…我會打籃球都是因為小青峰的關係呢。」

「嗯?還是第一次聽你說。」

「是嗎?我沒跟前輩說過阿…」

接著,黃瀨就從中學二年級的時候開始談起,在百般無趣的人生中發現了正在打籃球的青峰,被那股強勁瀟灑的姿態給吸引了,最後選擇了加入籃球部,雖然是從零開始,卻因為他優越的運動細胞跟模仿能力,很快就升上一軍。

瞧黃瀨說得眉飛色舞的模樣,笠松也不禁莞爾,看來黃瀨是真的很喜歡、也很珍惜那段奇蹟世代的日子,自己雖然無緣參與,但是可以想見開始愛上籃球時的黃瀨有多麼耀眼。

說完了自己的過去,黃瀨也忍不住問起笠松:「那、前輩跟高尾在聊甚麼?」

「啊?聊甚麼阿…也沒聊甚麼阿……」笠松只記得自己一直膽戰心驚的看著騰空飛起的大阪燒,來不及喊住手,最後悲劇還是發生了。

走沒幾步路,黃瀨又支吾地問道:「秀德那個高尾……好像很崇拜前輩阿?」

總覺得黃瀨的語氣有些奇怪,聽在笠松耳裡產生了另一種不同的解讀,遂沒好氣地白了黃瀨一眼。「幹嘛…不能有人崇拜我嗎?」

「沒、沒有這種事啊!!!」黃瀨緊張的擺了擺手,趕忙說道:「前輩你那麼厲害、而且還受過籃球月刊訪問,肯定會有很多人崇拜的吧……」

黃瀨再度提起籃球月刊的事情,這讓笠松不禁回想起跟黃瀨第一次交手的那天、黃瀨也是像這樣因為害怕自己說錯話而緊張得要命,不過相較於那時,現在的黃瀨少了那種油嘴滑舌的厭煩感、多了一點身為後輩的可愛。

笠松不禁勾起嘴角,伸手揉了揉那顆金色的腦袋。

「緊張甚麼?又沒有責怪你。」笠松說著:「更何況我們也不是因為想受人崇拜才努力打籃球的吧?」

被笠松摸過的地方有些發熱,緩緩傳遞到耳根、臉頰,黃瀨沒有辦法看到自己的表情,不過他肯定現在的顏面神經已經無法控制、刷地變像蘋果一樣紅了。

但此時的笠松已經收回手、背對他繼續往前走了,沒注意到黃瀨的表情。

黃瀨看著笠松的背影,胸口溢滿了一股不知明的情緒……

前輩,再多碰觸我一點…再更親近一點也沒關係……無論怎麼對待我,我都想、在你身邊看著你,想看到你更多不一樣的表情……

阿、黑子!我懂了、我懂了!!!

不是依賴,也不只是尊敬、不只是有好感,這是超越朋友、隊友,甚至是後輩之於前輩的喜歡吧?

黃瀨佇立在原地撫摸著被笠松觸碰過的地方,感覺自己的心跳聲越來越大,幾乎快要喘不過氣來,一瞬間的豁然開朗讓他是又是驚喜、又是不知所措。

笠松才向前踏沒幾步就發現身後少了另外一個人的腳步聲,這才趕忙停下來回頭,看看這黃瀨究竟又是哪根筋不對了。

只見黃瀨垂著頭、前額的髮絲陰影幾乎把臉上的表情給遮住。

笠松滿肚子莫名奇妙,一邊走上前一邊問:「喂!黃瀨,你在幹嘛阿?」

聽到笠松的聲音,本來陷在自己思緒的黃瀨怔了一下。「那個……前輩…」黃瀨沒有抬起頭,就著原本的姿勢開口:「我……也是很崇拜前輩…」

「蛤啊?」笠松感到莫名,揚起眉宇。「你幹嘛突然──」

「但是!不、不只是崇拜阿!」黃瀨放大音量,像是要把感情從身體中用力傳達出來。「前輩…我、我…我喜歡前輩!」一面支吾其詞、一面將頭給抬起來,笠松看到一張滿臉通紅、眼眶泛淚,但又盡力想把話一吐為快的黃瀨。

煞時間,笠松也被感染了氣氛,立刻刷紅了臉,像是石化一般定格在原地。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