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1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黑子的籃球同人】冬季過後(黃笠)Chapter 8

Chapter 8

 

「前輩…我、我…我喜歡前輩!」

黃瀨一句話讓街上的氛圍頓時染上青春校園劇的粉紅色,可當下笠松完全無法反應過來,只能愣怔在原地,等回過神時,臉頰早已經又紅又燙。

「黃、黃瀨涼太你欠打嘛!真是……少開我玩笑!」笠松甩頭就走,但是脹紅的臉依舊沒有消退,一顆心臟也隨之越跳越快。

鬧著玩的吧、絕對是鬧著玩的……黃瀨涼太這個傢伙,明明知道我對這種事情就是沒輒,還說這種話,絕對、絕對要他好看……

「前、前輩──」黃瀨見笠松頭也不回地離開,趕忙追了上去。「前輩……我不是開玩笑的,我真的──」

腦袋嗡嗡作響,一個字也聽不進去,不斷不斷地說服自己黃瀨只是在開玩笑尋自己開心,但是……

黃瀨哪來那個膽跟他開這種玩笑?而且如果是玩笑的話,不可能會帶動那樣的氣氛、不可能會有那樣的表情阿!他只是個小模,又不是影帝……

笠松實在是不知道要如何反應,更別說理清當下的思緒,只好步伐越跨越大步,試圖逃離那樣的場面,一邊走一邊喝斥道:「你閉嘴!再給我說一個字我就揍你!!!」

笠松的威脅平時聽著也習慣了,在這種時刻更起不了作用,黃瀨口氣堅定、腳步也隨之追上。「前輩要揍儘管揍吧,我、還是要說我喜歡前輩!」

「閉嘴!!!」

就算不回頭看,還是可以想像黃瀨認真的表情;就算摀起耳朵,還是能聽到彼此心跳的聲音……

到底為什麼?事情會發展成這個樣子?!剛才不是在聊大阪燒嗎?

「前輩!」

黃瀨終於追上了笠松,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逼迫笠松與他正面對視,四目相交之際,兩人都是一陣尷尬。

黃瀨的不知所措不亞於笠松,如果真如黑子所說、真要認真計較起來,這是黃瀨的初戀,他真心對一個人如此心動到不知如何是好。

「前輩…我可不是在開玩笑……」黃瀨的加重了手勁,像是在強調自己有多認真。

「你、你──」繼上回在KTV的事件之後,笠松又一次感覺自己快要缺氧了。

這傢伙不但是後輩,而且還是個貨真價實的男人,明明圍繞在他身邊不乏可愛又有魅力的女孩子,為什麼會……再說了,他不是對黑子……?

腦中各式各樣的思緒像十六倍速跑馬燈閃過,笠松張著的口想問些甚麼,卻一個字也吐不出來。

看著黃瀨眼巴巴地等著回應,直到深深吸了好幾口氣、慢慢找回呼吸的頻率之後,笠松這才稍微穩定了腦袋中的思緒。

時間不知道停格了多久,路邊的風颯颯吹起,隱約感覺到人行道上捲起的落葉打在腳邊。

不一會兒,對街走來幾個像是剛下班的上班族,笠松直覺想先抽回手,卻被黃瀨拽得更緊。

當下,笠松被這麼逼迫的動作惹得不痛快,反而升起了一股腦怒的情緒。

「放手、黃瀨……」笠松覺得腦子發熱,咬著牙撇過頭去。「少在這邊說這麼荒唐的事了……」

「前輩…」笠松的聲音雖然很小聲,可黃瀨卻清清楚楚的聽在耳裡。

「我說你…開玩笑也找錯對象了!」笠松狠狠甩開黃瀨的手,頂著嚴肅的表情望向他,擰起眉頭,一字一句說得極重。

像是一盆冷水從頭頂上倏地澆下,黃瀨的心涼了半截。

好半晌,兩人都沒有開口說話,笠松移開的眼神看向一旁,而黃瀨木然地看著他。

終於,笠松先開了口:「……我…回去了。」

丟下這句話之後,笠松頭也不回的小跑步離開,只留下黃瀨仍怔怔的傻站在原地。

不知道怎麼著,明明不是一句很重的話…不過就是被拒絕而已……為什麼心這麼痛?…不一樣阿黑子,真的很不一樣阿…跟被你拒絕時的感覺真的差太多了,這就是被真正喜歡的人拒絕的痛嗎?

豆大的淚珠無可抑制的落了下來,無論黃瀨怎麼抹都抹不去。

 


這天,海常籃球部的氣氛很不對勁,所有人都感受得出來。

先不說笠松比平時還要更加嚴厲數倍,少根筋的人或許感受不到,但最明顯的還是黃瀨,那一向嘻皮笑臉、不管笠松怎麼踹怎麼打都還是可以黏上去的日常動作,今天完全沒了,只有冷著一張臉、一板一眼的遵循著指令練習。

森山終於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小聲的跟小堀咬耳朵。「喂…海常是要發生甚麼大災難了?」

「確實很反常。」小堀抹了一把臉上的汗水。「大概是吵架了吧?」

「黃瀨的反抗期嗎……」森山怎麼也想像不出黃瀨對笠松發脾氣的模樣。「昨天不是好好的一起去看球賽了嗎?怎麼會鬧成這樣…吃虧的是誰阿?唉……」

森山和小堀小聲的一來一往,雖然不知道有沒有進到笠松的耳裡,卻因為停滯的時間太久被笠松點名,森山便趁此機會湊到笠松旁邊。

「喂、吵架啦?」

「……」笠松的眉頭稍稍擰了起來,沒有回答他的話。

「平時那傢伙總是依著你,這回拉不下臉來,問題肯定是出在你……」

「你懂甚麼……」

「對對對~我是不懂,但是在這種敏感時刻,你要讓球隊的氣氛一直這樣下去嗎?隊~長。」

「……」

不需要森山提點,笠松也明白今天的練習氣氛有多糟。

但是…昨天那種狀況,他真的腦子裡糊成一團,根本不曉得要怎麼回答才好,只能用嚴聲厲詞架起防護網、當坐他逃避的方法回應,畢竟在還無法冷靜思考之前,怎麼回答都不妥……

唉…或許真的讓黃瀨的內心很受傷吧,看今天這模樣就知道了……

昨晚回家之後,笠松躺在床上思考,心情相對平靜很多、也終於能理出個頭緒,想著想著臉還是忍不住紅了起來。

畢竟以往女孩子還沒接觸自己之前、自己就先逃之夭夭了,什麼告白的根本就沒有碰過,自己也無心接觸,被同性告白真的是第一次……

總之,笠松心裡大抵上是有個結論,問題就在於誰要先拉下臉來跟誰開口,黃瀨可以一整個禮拜都冷著臉不跟他互動,但依照他的個性他可辦不到,事情總是解決、要說開的,拖拖拉拉沒意思。

好吧,看在自己是前輩的份上……

悄悄在嘴邊嘆了一口氣,笠松扒了扒頭髮後,主動走向黃瀨。

「黃瀨,社團結束之後有空嗎?」笠松說:「在休息室等我,我有話跟你說。」

「……耶?」黃瀨抓著籃球、表情一愣,轉而有些緊張地點了點頭。「好…」

緊繃的一天就這麼結束了,幾乎所有的人都盡快離開體育館,連平時最愛看熱鬧的森山也早早就離開,似乎都很有默契地把空間留給隊長跟王牌"喬事情"。

黃瀨依言在休息室等著,雖然不知道笠松想要說甚麼,但此時此刻,他跟笠松這些日子以來的互動像是跑馬燈一幕幕閃過,他的心情倒是變得格外沉穩平靜。

沒一會兒,休息室的門被轉開,黃瀨看著笠松緩緩走了進來,順手將門給帶上,他們尷尬地對看了一眼之後,笠松這才在黃瀨旁邊的位置坐了下來。

只有他們兩個休息室裡,氣氛格外緊繃。

笠松以一個嘆氣做為開頭。「昨晚……抱歉阿,我不是故意那樣說的,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辦……」

「嗯……」黃瀨無法像平常輕易的說出沒關係這三個字,畢竟真心喜歡的心情被否定了,讓他真的非常受傷。

見黃瀨仍舊愁眉不展、雙眼直直望著休息室的牆壁,笠松煩躁地扒了扒頭髮。「喂、那你要我怎麼說阿?我也是第一次被人家告白阿,而且還是個男性後輩……」

「…這個跟是不是男性是不是後輩有甚麼關係?」黃瀨反駁:「我、就是喜歡上前輩了阿…」

黃瀨字字句句說得理直氣壯,笠松再度不爭氣地紅了臉頰。

又是沉默了好一陣子,笠松小聲地問:「為什麼是我阿……」

黃瀨終於將視線放在笠松身上,漂亮的眉宇卻微微擰起。「前輩想問明明我可以選擇的女孩子很多,我為什麼會喜歡上你嗎?」

雖說話有些直白,但大抵上是笠松內心的疑惑,遂輕輕點了點頭,不過當下笠松又反思了這句話,根本一點都不合邏輯,有多少女孩子喜歡黃瀨跟黃瀨喜歡誰又有什麼關係?

果然,黃瀨就是這樣回答他:「多少人喜歡我跟我喜歡上前輩有什麼關係?我阿…喜歡上就是喜歡上了喔前輩,雖然沒什麼具體的理由,但是…經過這些日子跟前輩的相處,越是接近前輩我就越喜歡前輩、越想跟前輩在一起。」

黃瀨一字一句說得確實,笠松也逐漸能感受到黃瀨傳遞過來的真正心情,比起被告白的害羞感覺,此刻的笠松倒覺得有一股暖流溢滿胸口,心跳很快卻不討厭。

笠松不敢看向黃瀨,轉而把視線定在地上,這才開始吐露自己的心情。「那個……我阿…昨天想了很多,黃瀨,我不討厭你,而且…有時候……也…很在意你的心情跟一舉一動,甚至是跟其他人的互動甚麼的……阿阿阿啊!!但是、我不確定這種心情是不是跟你一樣的,所以……」

黃瀨的表情隨著笠松的字句逐漸活了過來,琥珀色的眼睛瞪得老大,直直揪著笠松瞧。

直到笠松說完,鼓起勇氣看向黃瀨,這才嚇了一跳,摀著額頭掩飾自己的窘迫,擺了擺手。「而且!兩個男的交往甚麼的,我……還要再思考一陣子,能不能…給我一些時間……」

「當然!前輩!我願意等!」話一說完,黃瀨立刻拉起笠松的手。「前輩你慢慢思考、好好感受我的心情,我絕對是經得起時間考驗的!」

「笨蛋!!!不要突然──」

笠松才正要甩開,就見黃瀨緩緩的將他的手給執起、放到唇邊、輕輕的在掌心落下一吻。

「前輩…我很慶幸自己是男的,比女孩子更容易親近你,能夠跟你一起打籃球、一起為目標努力著。」

黃瀨突然投射而來的深情目光緊揪著笠松不放,笠松愣神之間幾乎感覺快要招架不住,卻無法迴避那發自內心真誠的視線。

接著,黃瀨又道:「前輩,Inter High之後可以嗎?請前輩給我一個答案……」黃瀨在內心默默許下心願,他要跟海常一起奪下這一個冠軍,讓那個日子變成值得紀念的一天。

或許,還能夠當作交往後的第一份禮物。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