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6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K同人】十五年後之續(下)(尊禮)

對峙了許久,草薙自覺完全沒有介入的餘地,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宗像跟周防定定對視著。

似乎感覺到HOMRA的氛圍變得緊張,本來三三兩兩喝著酒聊天的客人們連忙付了錢便立刻逃離此地,以免被掃到颱風尾,畢竟雖然過了這麼多年、不少人還是有耳聞這裡曾是黑道集團吠舞羅的聚集地,什麼時後來個一兩件打架滋事也不奇怪。

看著陸陸續續奪門而出的客人們,宗像一臉歉意地看向草薙,草薙給了他一個"不用介意"的眼神、擺了擺手,就將前台留給兩人、自行到後方去收拾東西了。

而周防那雙金色的雙眸始終都定視在宗像身上,無論時光怎麼推移,王者不顧意一切的某種堅持依然沒變,只不過換一件事情罷了。

等宗像把視線挪回那雙眼眸上時,周防銳利的目光依然讓他躁動,依然能讓他平靜的心湖輕易動盪不安。

周防再度回到他身邊,宗像自私地這麼想著,但他卻不能讓現在的周防因為自己的自私而強迫接受他帶著對過去周防的記憶所飽含的情感與愧疚。

即便如此,宗像試著壓抑、試著逃避,卻停止不了回憶氾濫時在午夜夢迴淹沒自己……

是時候該面對了,無論得到怎麼樣的結果,至少…這兩年,他竭盡所能的彌補了。

宗像輕輕嘆了一口氣:「的確,曾經有一個叫做周防尊的人,他…對我非常重要,但是那個傢伙將我逼到了絕境,最後放棄自己、拋棄了這個世界……讓我生命中產生遺憾。」

周防靜靜地凝視著宗像一開一闔的唇。

「但是…你的出現填補了這些遺憾。」宗像走向前數步,再也無法壓抑自己的心情,眼神中緩緩吐露出平時隱藏的溫柔。「我不可否認,你很像他,你讓我聯想到他,所以我給你取了這個名字……周防尊…」

周防有一些茫然,他分不清此時此刻的溫柔是對哪個周防說的,分不清此時此刻聽到宗像這些坦白時、心情究竟有多複雜,但是宗像似乎還有話要說,周防也就繼續沉默無語下去。

該坦白的毫無保留一一吐露,宗像有些釋懷地翩然一笑。「但是,周防……你就是你,不是別人,真實存在在我身邊、對我最重要的人。」

宗像覺得自己說的話好像無法完全表達內心的想法,他自嘲原來表達能力也會跟著一起退休,但是事已至此,宗像仍是靜靜地等著周防的回應。

好一段時間,周防仍是沒有答上話,沉著的表情像是自消化宗像所說的一字一句,又像是在整理自已的心情。

看見周防再度因為思考中而擰了起眉頭,宗像忍不住想伸手替他撫平,卻被周防閃了開來。

「你……生氣了?」宗像神情有些黯然。

「沒有。」周防如是回答,但表情上看起來有些彆扭。

「那……」宗像又問:「你對我失望了嗎?」

周防搖了搖頭,卻沒有接話。

宗像難得被逼得有些焦躁,連忙又道:「如果你討厭這個名字的話……我-」

「宗像。」沒等宗像說完,周防便打斷他的話。「這個名字是你給我的,既然對你來說很重要,我不會討厭它。」

一字一字說得超出年齡的堅定,宗像心中的某一角輕輕一怔。

接著,周防走向前了幾步,意外勾起一抹淺淺的微笑。「但是以後叫我的時候,不許想著那個周防尊,請你…好好看著我。」

 


時間總是在你不經意的時候流逝,一晃眼又過了三年。

這天是個重要的日子,周防尊20歲的成年禮,除了宗像禮司之外,草薙、淡島也都出席參與,畢竟在周防尊的人生路途中,他們都是很重要的人。

看著周防尊接過宗像的贈禮、難得感性卻又帶點彆扭的說了一些感謝的話語,宗像不禁滿是欣慰。

自從三年前跟周防把話說開之後,宗像明顯感覺他跟周防之間的關係有了些許的改變。

宗像沒有理由再壓抑自己的情緒,剝去那層冰冷的面具之後,雖然周防老是會跟過去的那個周防吃醋,但似乎並不介意宗像把對過去的周防的感情加諸在他身上。

宗像變得比以前靠近自己,周防欣然接受這種超越親情關愛以上的感情,甚至衍伸的比宗像還要更加濃烈數倍,此時的周防才理解:原來自己早對宗像有特殊的感情,才會對宗像一直以來相敬如冰的態度如此惱怒。

儘管這三年之間兩人的感情變化如廝,可宗像卻拒絕他們有再更進一步的肢體接觸,每當周防鬧彆扭,宗像也只是淡淡地說:「至少等你成年禮…在那之後,我們再好好談談。」

還未成年是一個原因,但周防總覺得宗像還有其他考量。

可今天終於讓他熬到了成年禮,這對周防來說還有這樣的一層重大意義。

也就在這樣重要的一天,周防在從學校返回家之前,依照宗像的吩咐先去了一趟HOMRA,平時已經去慣了的地方,今天卻染上不同的氣氛。

草薙讓他坐了下來、跟他說了一個很長的故事,屬於過去的周防尊與吠舞羅的故事,王與王之間的抗衡、王與王之間力量的崩壞,最後赤之王殘忍的把自己的結局交給青之王。

「我自己是不信前世今生這種東西…」草薙笑著說:「不過宗像認為有權力讓你知道,畢竟那是他跟周防共有的記憶,你可以選擇要不要接受它。」

周防點了點頭,似乎並不太在意,拎了一瓶貌似宗像喜歡喝的波本就這麼回家了。

剛回到家,宗像也正如預期的端坐在客廳裡等他。

周防將酒瓶放置在桌上之後,端坐到宗像面前,宗像正著神色緩緩開口:「周防,首先恭喜你成年了。」

「阿…」周防隨意應了一聲。「這個在學校說過了…你還要更重要的事情要跟我說吧。」

「哈…即使受過教育,你還是不改這急性子。」

「我想我耐性已經夠好了……」周防冷哼了一聲。「你知道我等多久。」

「……好吧,那我就直說了。」宗像嚴肅道:「你已經成年了,你的生活、你的行為舉止,你必須開始對自己負責。

周防耐著性子聽完宗像口中一堆他聽起來像是多餘的廢話。

宗像頓了一頓,又道:「當然…你的感情,包括你跟我之間的關係,你有權自己選擇、自己決定。」

最後這句話聽起來比較接近重點,周防的眼神轉而專注。

接著,宗像又說:「身為你的監護人,我無法否認對你有超越親情以外的感情,但是我也不打算隱瞞……周防尊,不管過去或現在,對我來說一直是同一個人,所以這份感情一直以來都沒有變過…裡面有歉疚也有愛情。」

聽過草薙說的那些故事,周防可以理解那所謂的歉疚何來,他聽的仔細,卻看到宗像越說越沒了自信。

「我自私的希望你可以理解我對你所有的感情,所才讓草薙跟你說了那些……」

「嗯哼。」周防應了一聲表示還正聽著,可表情卻沒什麼變化。

「所以……」宗像再度停頓了數秒,他發覺自己卸下青之王之後、面對周防,早就失了以前那種侃侃而談的氣度,或許是周防的離開讓他變的膽小,也或許是周防的回來讓他對感情變得更小心翼翼。

宗像深深吸了一口氣。「周防,你…沒有過去的記憶,或許不懂我的執著與感情,而且現在的我不過是個44歲的大叔,我無權束縛你的青春,周防尊,你可以自己做選擇。」

聽完宗像說完這些話之後,周防收回之前的想法,宗像這一堆話裡面根本一點重點也沒有,44歲?這張臉44歲是想要欺騙誰……

雖然能理解宗像的顧慮,但是周防根本就不在乎那些!

仔細想想這些日子,當宗像能夠用最純粹的樣貌面對他的時候,他有多麼的蠢蠢欲動,即便沒有所謂前世的記憶(雖然周防本人跟草薙一樣根本就不信這套),當然也無關乎他今天才知道的赤王與青王的故事,他只知道自己,一直被身為一個男人而非監護人的宗像給吸引著。

他忍到了成年,不是為了要聽宗像糾結這些屁話。

猛然,周防站了起來,一把將宗像拉往懷中,他有自信20歲的自己已經有足夠的臂膀能夠牢牢鎖住這個人了。

「宗像。」周防用著低沉的嗓音在宗像耳邊說道:「我只要你一句話。」

宗像仰起頭、眼神昭示著不明所以,可周防低沉的嗓音卻不斷迴盪在他耳邊,悄悄點燃了熄滅已久的火苗。

「一句話:我愛你、我想要抱你,你呢…」周防靠得極近,卻不打算在宗像同意之前碰觸到他。

「我……」

靠在厚實的胸膛上聽著穩定而強健的心跳聲響,宗像不語,卻默默地鼻頭發酸、流下了眼淚,那是周防死的時候他來不及流下的眼淚,但現在卻不是因為悲傷、而是因為感到幸福而流。

最後,宗像點了點頭,緊緊回抱住周防。

 


草薙聽淡島說宗像沒有再向青組申請進入學園島了,這是一個好消息,因為草薙知道這時候的宗像才算是真正的放下。

不再眺望遠方、懂得珍惜身邊的人,才是真正的平凡與幸福。

 


 

 

    ※ ※ ※ ※

先說一句:我跨越了相差24歲的年下攻這個障礙了!優齁!(咦?)

 

嗯~其實對轉生周防來說,

沒有過去的記憶、卻被宗像對過去周防的感情給套住是很不公平的,

所以宗像一直壓抑情緒、直到轉生周防說破,

最後拐了個彎讓宗像給轉生周妨的感情一個選擇的空間,

雖然到頭來周防根本就不管什麼前世今生,

他想要宗像好好看著他、好好愛他這個人就對了(喂)

就算轉生還是在某種程度上是野蠻人(喂喂喂)

 

其實我後來才發現一個小小的錯誤……

淡島嫁給草薙之後應該改姓草薙了,

但是我還是習慣以淡島稱呼她,

這一點小問題就請大家不要見怪了(鞠躬)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