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6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黑子的籃球同人】冬季過後(黃笠)Chapter 9

Chapter 9

 

Inter High如火如荼展開,海常在打入八強戰時遭遇桐皇。

面對曾經崇拜著、追逐著的對象,黃瀨知道青峰大輝的強大,他對自己依然保持著信心,卻沒有必勝的把握。

曾經對自己許下的承諾還刻在心上,黃瀨告訴自己絕對不能輸,為了前輩、為了海常。

戰況一度膠著,黃瀨在拋開崇拜之後、用盡全力模仿了青峰,海常幾乎和桐皇戰得不相上下,不到最後誰也不知道結果。

但比賽總有勝負,海常仍是在最終飲敗了,

劃下句點的哨音響起時,黃瀨愣愣的坐在球場中央、看著已成定局的比分,再看向前輩們一個個掛上失望的表情,無限自責瞬間淹沒黃瀨。

一心想把勝利送給笠松前輩當禮物,最後仍是因為能力不足而成了泡影……如果…自己能夠再強一點的話……

腦中不斷、不斷地盤旋著這些想法,久久不能自己,直到裁判呼喊著列隊的當下,黃瀨才準備起身,然而在比賽中完全超出負荷的雙腳已經支撐不起這個身體,黃瀨試圖站起,卻一而在、再而三地跌坐回地板上。

「呵…」黃瀨苦笑,卻露出一個比哭還要悲慘的表情。

口口聲聲說自己是海常的王牌,還發下豪語表示一定能拿冠軍,現在不只淪落輸家,更連站都站不起來,很可笑阿這樣的自己,前輩肯定失望透頂了…

黃瀨此刻的心情近乎萬念俱灰,鼻子發酸,就在此時,矇矓的眼前緩緩伸出一隻手。

「黃瀨,站得起來嗎?」那隻手的主人別無他人,正是笠松。

啪啦,豆大的淚滴隨即像是瀑布一般傾瀉而下,黃瀨已經搞不清楚此刻的心情究竟是感動、愧疚,或是其他的情緒,只知道眼淚怎麼樣止不住。

黃瀨一面激動落淚、一面被笠松攙扶了起來,體貼的大掌一面輕拍黃瀨的頭。「你做得很好、已經很努力了……」

聲聲入耳的安慰讓黃瀨眼淚掉得更兇。

雙方列隊鞠躬之後,海常的Inter High正式劃下句點。

等眾人稍微平復心情、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的時候,黃瀨在隊伍的最後頭張望,卻沒瞧見笠松的身影。

黃瀨問起,森山立刻將他拉到一邊、小聲耳語:「笠松要我們先走,不用等他。」

「可是我還有話想跟前輩說……」

「黃瀨,今天暫時不要去打擾笠松。」森山難得露出十分嚴肅的表情。「現在的他肯定比任何人都痛苦。」

「咦?森山前輩,你這句話是…甚麼意思……」黃瀨愣了一愣。

「笠松大概沒告訴過你……那是他在擔任隊長之前的事。」森山想了一想,還是決定告訴了黃瀨:「有一年比賽,因為笠松的失誤,我們以些微之差輸球,他很自責,但是監督反而在那之後認命他為隊長,希望他能領悟到團隊合作的重要性,多少可以減輕自責感。」

黃瀨怔怔的聽完後,森山苦笑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但是成為隊長之後,他反而更把勝負往肩上扛……他比任何人都想要贏球,相對的,輸球之後也比任何人都痛苦,他不會想讓其他人看到他脆弱的一面,所以你就不要去打擾他了。」

「唔……」

儘管森山這麼說,但黃瀨還是止不住想要去見笠松的心情,畢竟輸球的失望,他深刻體會,他想要成為笠松的依靠、在他難過時安慰他。

黃瀨悄悄地脫了隊、折回海常的休息室,本來不確定笠松是否真的還留在裡面,打算推門而入一探究竟的時候,卻聽到門後傳來敲擊鐵櫃的聲音。

只有一聲,卻是很沉很重的一聲,似乎是將所有的悔恨盡付這一擊之中,隨後就是良久的靜默。

黃瀨懸在門把邊的手沒敢將門給轉開,只能愣愣的盯著海常休息室這幾個大字。

看不到裡面的人、同時也聽不見裡頭的聲音,愣了數秒之後,黃瀨還是決定離開。

那一擊打在鐵櫃上、同時也打在黃瀨的心上。

縱然笠松一方面柔聲安慰、說他已經盡力了,但是另一方面卻又不斷地用自責折磨自己…把成敗都擔在自己的肩膀上,這算什麼?

笠松是海常的隊長,可是、他是海常的王牌不是嘛!能兩人一起擔倒好,但至少…他該讓前輩減少些負擔才行阿。

對……他要變得更強大才行,他要成為不辜負海常的王牌,他要帶領海常邁向勝利,讓笠松前輩能夠開心微笑……這樣的他……才有資格跟笠松前輩談交往。

黃瀨閉上眼、握緊了拳頭,同時也把未來的目標給緊緊握在手中。

 


Inter High結束之後,海常的練習也恢復平常,縱然比賽之前大家都以奪冠為目標,但終究勝敗乃兵家常事,一次的失敗過幾天就該放下,以下次的勝利為目標繼續努力便是。

在那之後,改變最大的人莫過於黃瀨涼太。

不同於那次跟笠松冷戰時的氛圍,儘管黃瀨在練習時收斂了嘻皮笑臉,卻不會讓人有不敢接近的氣場,反而像是一瞬間長大了,對每分每秒的練習都是全力以赴。

然而在旁人眼中看來,與其說他更認真投入練習,倒不如像是一直強迫自己做到滿分,不但模特兒的工作減少、準時參與社團訓練,而且還主動留下來自主練習。

武內知道這是Inter High對黃瀨的刺激,雖然他樂見黃瀨努力後的成長,但也囑咐黃瀨不要太過勉強,反而傷身。

面對黃瀨的改變,笠松的心情相對複雜,一方面是欣慰王牌終於有王牌的樣子了,另一方面也反思是自己不夠強、不足以領導整個球隊,無法讓黃瀨發揮他所有的實力,才會讓黃瀨嚐到失敗的滋味。

而且……從那之後,黃瀨就再也沒有跟他提交往的事情,笠松雖然介懷,但也不可能自己主動問起。

兩人的關係就這麼懸在一種相當微妙的狀態。

 


這天,空氣有些潮濕,到了傍晚,似乎有種準備下大雨的跡象。

大部分的籃球部員都已經回去了,只有笠松依然準備自主練習,但是連日下來加倍的份量讓他的身體已經有點吃不消,再加上夏天的排汗量不比冬天,能量也相對消耗快。

然而,只要一想起輸球的那天黃瀨崩潰痛哭的表情,不時像一把鞭子督促自己的軟弱,笠松牙一咬,還是繼續了既定的練習計畫。

幾球射籃下來,準度已經大幅降低,笠松轉了轉有些疲倦的手腕、一面思考著是否今天就到此為止了,手中的籃球運了幾下、思量一番之後,笠松打算以一記拿手的模擬閃身跳投結束今天的練習。

但就在一記快速轉身、跳躍、將手中的籃球出手之後,一雙腳還未著地,小腿的乳酸已經累積到了臨界點,笠松只感覺小腿肚的肌肉一瞬間繃緊、像是抽筋一般,剛踏回地面的腳頓時重心一偏,整個人側身摔倒在地上。

「嘶──痛……」笠松倒在地上第一時間,疼得無法起身,只得等疼痛感稍微緩和,才能緩緩坐起。

這個時候,方才落地時扭到的右腳腳腕已經開始脹紅,慢慢腫了起來。

運動員手腳扭傷摔傷很常見,基本的緊急處理也不是不明白,但是都這個時間了誰都不在,上哪去找冰敷?

笠松暗罵自己不小心,環顧四之後,順手扒了扒頭髮,試著用另外一隻腳站了起來,勉強把自己弄到球場旁的長椅上坐著,隨即拿出自己放在外套口袋中的手機準備打電話求救。

開啟電話簿,笠松看著黃瀨的電話號碼凝視了好一會兒。

最後,笠松甩了甩頭,還是決定撥電話給了森山。

「喂?你人在哪……我還在體育館,腳好像扭了,你能不能來幫我……對,先買包冰塊再說……嗯,拜託你了。」

掛上手機,笠松愣愣的望著滿地滾來滾去的籃球,都是方才自己練習時散落的成果。

也不知道這次扭傷要休息多久,希望不會耽誤到海常的練習才好。笠松仰躺在椅背上這麼祈禱著。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