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6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黑子的籃球同人】冬季過後(黃笠)Chapter 10

Chapter 10

 

黃瀨涼太得知笠松腳扭傷的時候,已經是隔天社團活動時的事了。

笠松請假,連森山都跟著沒來,隊長的事務也請小堀代為接手處理,而問起小堀緣由,他說是監督叫他暫時代理的,詳細情形他並不清楚,想要弄明白也要等社團結束之後再打電話問問。

但是黃瀨可沒有辦法等到社團結束之後,不顧小堀阻止,便拎著手機就往體育館外頭衝,撥了一通電話到笠松的手機,沒想到卻是森山接的。

『這個時間沒在練球,黃瀨,你皮癢了?』

「…森、森山前輩?怎麼會是你接的電話……」黃瀨愣了一愣,看向手機的螢幕,確定自己沒有撥錯人。

電話那頭傳來失望的嘆氣聲,接著又嘿嘿笑著說:『耶~我模仿得不像阿?』

「森山前輩別玩了,笠松前輩呢?他在嗎?今天怎麼沒來社團--」

『喂喂喂…我也沒去阿,怎麼不問問我?真是偏心的後輩吶……』

「…森山前輩……」一心只想著笠松,根本無暇顧慮其他,此刻的黃瀨不曉得自己應該先繼續追問還是先給森山道個歉。

倒是森山想來也知道笠松之於黃瀨的與眾不同,會那樣說也只是開個小玩笑罷了,從電話中聽出黃瀨的焦急跟為難之後,轉而又道:『好好好,不鬧你了,嗯~笠松他阿……』

森山吐了幾個字之後,卻欲言又止,似乎有所顧慮。

「嗯?森山前輩?」

頓了好一會兒,似乎正思考著該不該跟黃瀨說,又聽到黃瀨著急地催促著,森山這才吐實:『……他腳扭傷了。』

「咦?!腳、扭傷了?!!!」黃瀨在那頭握著手機驚呼出聲,好在是在體育館外頭,並沒有驚動任何人,不自覺一面踱步一面急問:「怎麼會這樣?嚴重嗎?現在人呢?在家裡?還是醫院?」

『喂喂喂黃瀨,你不要這麼激動……』森山被黃瀨突然放大的嗓門衝擊,將話筒稍稍遠離了耳朵,也終於知道笠松為什麼一開始沒敢先跟黃瀨說,或許早預料到黃瀨會反應這麼大吧。

森山讓黃瀨冷靜了一會兒,這才又道:『他現在人在家休養,沒甚麼大礙,我在旁邊顧著,阿~如果小堀問起,順便替我轉告他一下,等笠松腳好之前,得請他代理隊長好一陣子了。』

也不知道那些話究竟有沒有進到黃瀨的耳朵,只聽到他急匆匆的嗓音再度傳來:「我、我要去探望笠松前輩!」

『笠松怕吵,你們不用過來探望他,讓他好好休養比較重要。』

「我ㄧ個人過去就好,不會打擾到前輩休養的!」

笠松的話是一回事,黃瀨想怎麼樣是一回事,更何況得知笠松受傷,黃瀨怎麼可能不急著去探望他?而且現在陪在笠松身邊的人居然是森山,黃瀨怎麼想就是一肚子不是滋味。

『喂喂喂黃瀨涼太,你有聽懂我說的話嘛……』電話那頭的森山倒也不是生氣,只是口氣有些無奈,又有點像是等著準備看好戲,他打一開始就不認為三言兩語能夠阻止黃瀨來探望笠松。

黃瀨答道:「我明白,我會轉告小堀前輩,不過我還是要過去探望笠松前輩!森山前輩,我非過去一趟不可!」

『黃瀨你阿……』森山差一點失笑出聲,可話說到一半,突然被打斷,電話那頭似乎隱約傳來笠松的聲音,交談了好一會兒,森山才又對著話筒道:『呦~小後輩,笠松說你可以過來,我把地址告訴你,你記一下阿,對了,只有你一個人可以過來,聽到沒有?』

「好!我知道了!」

 


 

得到笠松家住址的當下,黃瀨急著衝回體育館,跟小堀交代了兩句,就嚷著要早退,誰也攔不住他。

搭乘地鐵、在指定的車站下車之後,黃瀨按著森山給他的地址一路找到笠松家,前來應門的人正是森山。

「呦、看樣子你是掛上電話立刻過來的吧?」森山一面微笑一面搖頭。「社團時間都還沒結束就這樣衝來,你不怕被笠松罵啊?」

黃瀨哪裡有心理會森山的話,從車站跑來、一口氣還沒喘過,便隨意將皮鞋扔在一邊、搶著進門,森山見狀,硬是將他攔住。

「你先給我等一下阿!」森山半拖半拉地將黃瀨引導至客廳的方向。

環顧四週都還不見笠松的身影,黃瀨掩不住慌張。「森山前輩,有甚麼事等一下再說吧,笠松前輩人呢?」

「想知道?那就先給我坐好,老實的回答我問題吧。」

「蛤啊?」

黃瀨一臉疑惑的看向森山,只見森山難得露出正經的表情,雖然勾著嘴角,卻止不住散發跟平時截然不同的氛圍,大掌在一旁的座位拍了兩下。

怎麼說也都是前輩,而且如果不照著他的話做硬闖,只怕到時笠松前輩也會生氣,左思右想之下,黃瀨縱然心裡急,還是只能依言乖乖坐下。

「……森山前輩…要問甚麼?」

森山眼神一瞥,單刀直入地切入重點。「我說…你跟笠松究竟是怎麼回事?」

「?!」

一來沒料到森山心思如此細膩、竟查覺到他跟笠松之間微妙的變化,二來也沒料到森山會選在這種時間點開門見山問起,黃瀨張著嘴、一下子不知道該從哪裡說起。

說他漸漸發現自己喜歡上笠松、進而向笠松告白未果;說他本想要藉著Inter High優勝再度告白,卻被自己的軟弱給毀了……說人生算是順遂的他,怎麼一下子碰到這麼多讓他不知所措的事?

見黃瀨似乎需要一點思考空間,森山扭過頭,只好自顧自地說起來:「我跟笠松認識這麼久了,他是第一次因為過度練習而弄傷自己,他一向很注重保養的,因為恍神而扭到腳……哈、這種事發生在笠松身上,我還真是想都沒想過。」

過度練習……這四個字敲擊在黃瀨的心上,感覺特別疼痛。

森山枕著下巴看向黃瀨一臉糾結,眼波流轉,隨後又繼續道:「想來想去,這原因除了你之外還會有誰?你跟笠松之間的氣氛也尷尬的太明顯了,快給我從實招來!」

抱著沉重的心情緩緩在沙發上坐了下來,黃瀨深深吸了口氣,開始跟森山坦白事情的始末。

從慢慢發覺自己在意起笠松,到真正鼓起勇氣告白,卻被笠松以重話打擊,好幾次,森山聽著差點沒笑出來,卻又因為顧及到後輩的面子,硬是忍了回去。

最後,黃瀨說起自己承諾笠松要拿下的優勝卻沒有拿下的事,連帶的再追問笠松告白結果的勇氣也退縮了,造就現在有些尷尬的局面。

想起Inter High輸球的那天,笠松滿臉失望的神情歷歷在目,還勉強打起精神安慰他,自己卻一個人獨自吞下失望與自責,黃瀨忍不住濕了眼眶。

森山可沒打算安慰他,反而在他頭上狠狠敲了一記。

「只有美女的眼淚才能觸動我的同情心,你的話就給我省省吧。」森山雙手環胸,一雙細長的眼睛不自覺看向客廳外頭,似乎是笠松房間所在的方向,一面正色說道:「笠松他跟你我都不一樣,這傢伙幾乎把所有的精力奉獻給籃球,談感情對他來說很陌生,就連跟女孩子接觸也會渾身不自在,我想你也知道,如果你是抱著玩玩的心態說喜歡他,我可不會放過你的。」

「我才不是玩玩的!我對笠松前輩是認真的!」黃瀨幾乎是激動得吼出聲,也不管笠松是不是會聽見,或許,讓他聽到更好。

聽到黃瀨這麼說,森山才終於緩下緊繃的情緒,恢復以往從容的神情,拍了拍黃瀨的肩膀。「既然這樣,就去跟笠松把話說清楚吧,看你們這樣我也怪痛苦的…」接著,森山又突然露出詭異的表情,嘿嘿笑著搭上黃瀨的肩膀。「吶、有了笠松之後,你身旁那些可愛的女孩子都可以讓給我了吧?」

「森山前輩你請隨意。」說完,黃瀨立刻站了起來。「那、現在可以讓我去探望笠松前輩了嗎?」

看黃瀨這麼著急的模樣,彷彿除了笠松之外,其他人怎麼樣都與他無關似的,森山雖然替笠松感到欣慰、卻還是忍不住想捉弄他一下,於是擺了擺手、轉而露出一臉哀慟的表情。

「你快去吧~剛才不忍心跟你提的,他這回傷得可嚴重,醫生說韌帶斷了,或許一輩子都無法打籃球也說不定……阿~不過你這麼愛他,肯定能陪他度過吧?」

「什、什麼?!怎麼會這樣?!!!森山前輩,你不是說沒大礙的嗎?!」

「笠松不想讓別人為他擔心,所以──」

「笠松前輩──」森山話還沒說完,黃瀨大喊一聲便飛也似跑出了客廳,倒忘了森山還沒跟他說笠松的房間在哪兒呢……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