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6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黑子的籃球同人】冬季過後(黃笠)Chapter 11

Chapter 11

 

「前輩、前輩……笠松前輩──」

黃瀨像只沒頭蒼蠅在笠松家亂竄,胡亂開了幾間房門,一下子開到廁所、一下子又開到儲藏室,這才發現笠松的房門根本就有掛門牌…

定定地站在笠松房門口、深吸了口氣後,黃瀨這才輕輕敲了兩下,小心翼翼地轉開木門,就見笠松端正坐在床上,神情有些古怪,平放在床上的右腳裹著一層厚厚的紗布。

黃瀨本想仔細欣賞一下笠松的房間、紀念一下剛踏進來的感動,不過看著笠松腳上的紗布,他就沒那個心情了。

「前、前輩?」黃瀨緩緩踏進笠松的房間,一開始還有些狐疑地歪著頭想:為什麼笠松臉頰上紅紅的?是房間沒開空調嗎?

笠松皺著眉頭,狠狠的瞪了黃瀨一眼。「你沒事叫那麼大聲幹嘛?所以才說不想讓你來,你還硬要來,真是……」

「呃……怎麼這樣阿,前輩你腳受傷了,我當然會想要過來探望阿…」說著,黃瀨關上了房門,湊到床邊,看著那一層又一層厚實的繃帶,感傷的心情猛然湧上,立刻噗通地跪了下來。「嗚阿阿阿──前輩!對不起,都是我沒有好好說清楚,才會害你、害你……嗚、要是你不能打球了怎麼辦?都是我的錯……」

「蛤啊?」

黃瀨雖然情緒激動,但似乎正努力忍著不讓眼淚掉下來,整個表情變得很古怪。

想起森山交代他的事,黃瀨深深吸了一口氣,決定先開始吐露自己的真心再說。

「前輩……我、一直想跟前輩說對不起,Inter High我沒能依照約定拿下優勝,所以我一直不敢來跟前輩問告白答案,但是……我對前輩你的感情是認真的,無論如何都不會改變的,請前輩、一定要相信這點!」

黃瀨又是道歉又是告白的,搞得笠松一頭霧水,不過……黃瀨方才在客廳那邊吶喊出的那句話可是老老實實的進了笠松的耳裡,才會惹得笠松滿臉通紅,現在竟然還補得這麼仔細……

黃瀨這傢伙也真是的,為什麼可以毫不害臊說出這麼丟臉的話阿……

笠松側頭看向黃瀨,險些失笑。「你阿……明明就有勇氣這麼大聲告白,居然只是因為沒拿到優勝就不敢來跟我問答案,真是……」笠松暼過視線,苦笑著嘆了口氣。「我還以為…你是對我這個隊長失望了。」

「耶?!……為什麼?失望什麼的,我從來沒那麼想過阿…」笠松的話讓黃瀨愣了愣神。

「是嗎?」頓了一頓,笠松開始說起緣由:「過去的一場比賽,就是因為我的失誤而輸了球,事後我被教練任命為隊長,要我抱著這份不甘的心情領導整個球隊,重拾心情、邁向冠軍……我想如果我能夠再更強一點,或許Inter High的結果不只這樣,所以──」

「前輩!」笠松還未說完,黃瀨便硬生生打斷他的話,神情激動的抓住笠松的肩膀,這個舉動讓笠松有些吃驚。

黃瀨正色說道:「前輩!你不是跟我說過籃球是團隊的運動嗎?既然如此,勝負甚麼的…不應該前輩自己一個人扛吧!還有我在不是嗎?」

黃瀨鏗鏘有力的話語貫入心底,一瞬間打破笠松糾結已久的心緒。

笠松怔怔的望著黃瀨那對琥珀色的眼眸,明明剛進入海常的時候,那雙眼還帶著那麼自恃甚高的神情,如今已經變得堅定可靠,漸漸成為足以讓海常視之為王牌的傢伙了。

而且,曾經用來教育黃瀨的話,他不但沒有忘卻,反倒再度用來惕勵自己……笠松不禁感到一陣欣慰與感動,轉而輕輕撫上那扣在自己肩上的手。

「黃瀨……你說得對,我是海常的隊長、你是海常的王牌,勝負……我們一起努力。」

「前輩……」笠松說的話,聽是聽進去了,但看著被笠松按著的手,感覺有股熱能透過指尖傳遞上來,全身的溫度一下子升高,黃瀨立刻的臉立刻紅了起來。

笠松也被這樣微妙的氣氛給影響了,本來已經退熱的雙頰又開始泛紅,連忙將手給收回。

霎時,空間沉默了好一會兒,才被黃瀨焦急的大喊給打破。

「阿阿阿阿──對了!前輩!你的腳、你的腳──」

「啊?喔、這個阿……」

笠松還沒說完,黃瀨立刻一臉眩然欲泣,變臉比翻書還快,趕忙又問:「醫生有沒有說甚麼時候好?需不需要開刀?」

「蛤啊?開刀?為什麼需要開刀啊?」

「咦?前輩你的腳不是韌帶斷了嗎」

「……誰韌帶斷了阿?只是輕微的扭傷而已,而且急救措施都做得很好,醫生說休息幾個禮拜就沒事了。」

「阿、耶──這樣阿……」笠松的腳沒有大礙,這比甚麼都重要,黃瀨一時之間鬆了口氣,對於森山耍他這件事也就沒這麼在意了。

倒是笠松忍不住咕噥:「真是……肯定又室森山那傢伙在造謠了…」

看著笠松提起森山時自然而然的調侃和抱怨,黃瀨內心不由得一陣吃味,而且……像是這次笠松扭到腳的事情,也是森山第一個知道的……

「阿、唔…前輩跟森山前輩……很好?」黃瀨假裝隨口一問。

「啊?」黃瀨突然問起,笠松一下沒反應過來,腦中直覺森山根本是個損友,說不上好或不好,但有事總是會想到彼此就是了。

才正想這麼解釋,卻看到黃瀨癟著嘴、活像是被哪家人拋棄的大狗一般,只差沒垂下耳朵和尾巴發出哀鳴。

笠松忍不住升起想賞黃瀨一拳的衝動,不過礙於腳傷無法隨意挪動,只好作罷。

「嘖、黃瀨,你真的是……老要把人搞得亂七八糟才甘願是吧?」

「耶?」

笠松伸出手捏住黃瀨的臉頰。「當初見面的時候,明明就充滿自信、裝得像個小大人一樣,結果骨子裡不過就是個小鬼,老愛對人做出一些讓人搞不清楚的動作,既愛哭又愛亂吃醋的……跟你這張臉一點都對不上阿。」

笠松揉捏的力道不算重,反而有種寵溺的感覺。

「前輩…你……」

「呵,可是偏偏就是對你放心不下…」笠松笑得有點難為情。

「前、前輩!我──」

沒等黃瀨反應過來,笠松放開手、轉而不好意思的搔著頭。「吶、我先說喔,昨天腳扭到的時候,本來是想打電話給你的。」

「耶?!那、為什麼不打給我?一定會立刻飛奔到前輩身邊的!」

「你過來能幹嘛?只會一邊哭一邊大呼小叫的…」

「嗚……結果前輩還是只把我當沒有用的後輩嘛……」

一下子被笠松的話惹得心花怒放,一下子又被三言兩語打落地獄,黃瀨的表情瞬息萬變,笠松終於了解為什麼森山老愛拿他的事欺負黃瀨了。

但是笠松倒也沒有這種把人耍著玩的興趣,方才不過是想把自己內心的話告訴黃瀨罷了,誰知道這個傢伙表情如此豐富,真叫人看傻了眼。

這頭笠松才正這麼想著,那頭黃瀨仍是哭喪著臉,笠松看了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頭,這是平常兩人並肩站著的時候,笠松無法碰到的高度。

「喂、黃瀨……」笠松嘴角邊掛著淺淺的微笑,釋然說道:「交往吧。」

「咦?!──」

大腦瞬間當機了數秒,還沒等黃瀨用力掐自己大腿確認自己不是在作夢,就已經先被笠松拽住臉頰狠狠的扯了幾下,跟方才寵溺的捏法完全不一樣。

「阿阿阿阿──痛痛痛!!!前輩~我是靠臉吃飯的,你下手輕一點嘛……」

「這種時候就是要越用力越好吧!怎麼樣,醒了沒有?」

黃瀨摀著剛被笠松下了七成力揉捏的臉頰,真實的痛感讓他終於相信了自己的耳朵,隨即一把抱住了笠松。

「就算這是夢、我也一輩子都不要醒了!!!前輩!!!」

「喂喂喂!黃瀨!你當心一點我的腳──」

「阿、對不起前輩,我、我是太開心了~」說著,黃瀨一面小心翼翼避開笠松的傷處,改從後方將笠松環抱住,突然放輕音量跟語氣,就在笠松的耳邊說道:「謝謝你前輩,謝謝你接受我的感情……」

耳邊的聲音伴隨一陣酥麻感,笠松沒辦法回頭注視黃瀨此刻的表情,不過聽到黃瀨聲音中的鼻音,可想而知這小子一定拼命在抑制住淚水。

但是幸好,這樣黃瀨也看不見他通紅的臉了。笠松這樣想著。

笠松小聲的呢喃道:「那…往後請多多指教了……黃瀨。」

「是!」黃瀨吸了吸鼻子,笑著說:「請前輩多多指教了!!」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