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6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黑子的籃球同人】冬季過後(黃笠)Chapter 12(完)

Chapter 12

 

黃瀨跟笠松開始交往後,不免還是讓森山好好揶揄一番,一面調侃笠松怎麼會被這種二貨給吃得死死的,但另一面仍是衷心祝福這個認識這麼久的朋友能夠幸福快樂。

當然,森山也沒少向黃瀨卡油,他這算是半個媒人沒功勞也有苦勞,往後的聯誼要黃瀨多幫他出點力,黃瀨自然是笑著允諾。

或許是有黃瀨在一旁照應著,笠松的腳傷復原得比一般人都還要來得快,在確定腳傷痊癒之後回到球場上,海常的眾人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儘管笠松如期趕上這一年的Winter Cup,海常卻仍敗給了誠凜。

這回的輸球,笠松沒有像過去一樣痛苦自責,雖然輸了總是會難過、雖然這是他在高中三年最後一場籃球比賽,可跟大家一起努力過、一起奮戰過,不論結果如何,拼盡全力的那段過程才是最重要的。

笠松抱住如預期般哭得慘烈的黃瀨,大掌揉揉他的頭,這次不想說那些不實際的安慰話了,反倒是哽噎地對對黃瀨說:「吶、黃瀨,雖然沒能一起拿下冠軍,不過之後你得帶著我的份領導海常奪冠吶,聽到沒有?」

一想到沒能在笠松畢業之前讓海常拿下冠軍、實現承諾,黃瀨哭得更兇,卻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抹在自己的袖子上,用力地甩著頭,對笠松承諾道:「我、我、我會的前輩……」隨後又補上一句:「我……能夠加入海常,真的是太好了!」

 




那一年的冬季過後,笠松畢業,順利保送進入一所體育大學、繼續打著籃球,而黃瀨也成了海常高校二年級的學生,繼續以海常王牌的身分在球場活躍。

黃瀨跟笠松已經不再是前輩跟後輩的關係了,純粹只是交往中的戀人,但每當提起這件事的時候,笠松還是會忍不住臉紅,然後習慣性的賞給黃瀨一腳。

「就算我畢業了還是改變不了你是我後輩的事實,別太囂張了,黃瀨。」

黃瀨倒也欣然接受這麼容易害羞、害羞到常常會忍不住對他拳打腳踢的前輩戀人。

那一年的Inter High前夕,笠松特地準備了蛋糕、邀請黃瀨到他的租屋處替他慶生,雖然這不是黃瀨第一次踏進笠松的租屋處,但是笠松特地在他生日有所準備,這份心意與意義都讓這天截然不同。

一片漆黑的室內,就黃瀨跟笠松兩人,黃瀨雙手合十一面在內心裡默念著願望、一面偷瞧著笠松笠松的表情。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笠松似乎有些緊張?

「前輩,我許好了呦。」黃瀨一面笑著說、一面將蠟燭給吹熄。

願望要是說出來就不會實現了,所以黃瀨將它放在心底,希望他跟笠松前輩能長長久久、希望能夠跟笠松前輩上一樣的大學、希望……今年的Inter High能帶領著海常拿個冠軍給笠松前輩看看。

等黃瀨回過神時,笠松已經將室內的燈給打開,隨後坐回了矮桌前,將切蛋糕的刀子遞給黃瀨,臉上還是那副緊張的表情。

「你怎麼了阿,前輩?」黃瀨一面偷吃沾在邊上的鮮奶油一面問:「從剛剛開始你就一直心神不寧的,難道說……跟我獨處你會緊張嗎?哈~還是……怕我的生日願望是想要H──嗚阿阿阿!!!」

沒等黃瀨說完,笠松便狠狠地踩了他一腳,阻止這傢伙再說些讓人臉紅的話。

笠松皺著眉頭,似乎是在掩飾害羞。「再說一些沒長腦袋的話,我就拿蛋糕幫你洗臉。」

黃瀨一邊摸著被踩痛的腳尖、一邊皮皮地笑著。「前輩~不要害羞啦,在這種特別的日子會想H不是很正常嘛?我可是血氣方剛的年紀阿。」

「你這傢伙沒忘記你還未成年吧。」笠松扯著嘴角。

「嗚……所以我不是正忍著嘛……」黃瀨搔了搔頭,滿臉的心不甘情不願,接著又問:「那前輩到底是在緊張甚麼?又不讓我──」

「我、哪有緊張阿,只是…」笠松欲言又止,撓了撓臉頰,隨後就從身側旁邊的包包裡面拿出了一樣東西放在黃瀨的面前。

精緻但卻樸素的包裝,一看就知道是生日禮物,黃瀨愣了一會兒,隨即眼神中寫滿驚喜,他壓根沒料到笠松願意幫他慶生就算了,居然還幫他準備禮物……

笠松將禮物放在黃瀨面前後,支吾幾聲:「那個…除了籃球之外,我不知道你還喜歡甚麼,反正就…那個……」

「只要是前輩送的我都喜歡!!!」這句話是黃瀨的真心話。

黃瀨一面將包裝紙拆開、一面觀察著笠松的反應,笠松死死的盯著他的手瞧,表情又是緊張又是期待著他的反應似的,阿~怎麼會這麼可愛!!!

黃瀨三兩下就把包裝紙給拆了,包裝紙底下是一個精緻的的手機吊飾,形狀看起來像是一把鑰匙,銀色的烤漆非常有質感。

只是…這個手機吊飾好像在哪裡看過……

黃瀨一面想著一面道謝,隨即把自己的手機拿了出來,將手機吊飾掛在上面,才剛掛上便靈光一閃、終於想起了自己到底在哪裡看過這個手機吊飾了,他嘿嘿笑著看向笠松。

「阿~前輩~你怎麼會這麼可愛啦~~~」

「什、什麼?!我哪裡……」

「這個不是跟前輩手機上掛的一模一樣嘛,這樣我們就是"一對"的囉。」黃瀨開心的把手機放在兩人中間、晃了兩晃,銀色的鑰匙在兩人眼前閃閃發亮,這下子他終於知道笠松前輩究竟在緊張什麼了。

用意被識破,笠松的臉紅得跟熟透的番茄一樣,如果地上有個洞,他肯定毫不猶豫地就鑽進去,但黃瀨怎麼可能給他挖洞的機會?他趕忙起身、用力從身後將笠松給抱住。

所幸這裡是室內,只有他們兩個人,笠松縱然害羞,也已經試著不再因為害羞而出手將黃瀨給揍飛了,而且黃瀨這回先下手為強將人給抱個掩掩實實,笠松也沒那個空間出拳了。

黃瀨靠在笠松的頸窩、像隻大型犬一般蹭了兩下。「謝謝你前輩,我很喜歡,這真是我收到最棒的禮物了。」

「唔……是嘛,你喜歡就好。」笠松見黃瀨是真的開心,僅剩那最後一點點的拘謹也緩緩放了下來,順手拍了拍黃瀨的頭。

「那這樣前輩七月底生日的時候,我也要送前輩一份愛的禮物!」

「蛤啊?」愛的禮物?聽起來就令人發寒。

黃瀨似乎已經開始在認真思考了,想沒幾秒鐘便擊掌叫道:「有了!吶、前輩,七月的時候我有一個拍攝平面寫真的工作喔,到時候把寫真海報送給前輩,前輩就可以貼在牆壁上,每天看──」

「誰要那種東西阿!!!」

「耶~學校可是很多女生搶著要的……」

「那就留給那些女生好了,我不需要。」

「嗚……前輩你怎麼這樣嘛……」

講沒幾句,黃瀨又開始哭鼻子,笠松隨即想起之前森山曾經對他提的:害羞歸害羞,偶爾也別對黃瀨那麼嚴厲,戀人嘛~撒撒嬌總是正常的。

第一次戀愛,甚麼都還很陌生,但溢滿心頭的幸福卻又是不容忽視的事實……

笠松摀著額頭、反覆思考,終於想到一句話,肯定能讓黃瀨振作的,但是…他真的要說嗎?……阿阿阿阿──算了,就看在他是壽星的份上……

「喂!黃瀨……」

「……嗯?」

「我、已經有你在身邊了,自然不需要那種東西了……」

不用想也知道這句完全不是平常的笠松會說出口的話對黃瀨的衝擊有多大。

但從那天開始,笠松就決定不要再說這種話了,殊不知這種話的影響就像是興奮劑之類的東西,給黃瀨來一句,他就會失控到差點……把他褲子給脫了。

還是就維持這樣的關係、這樣的相處模式就好,足夠了。笠松這麼想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