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1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銀魂同人】生米煮成熟飯之後也不一定能帶便當(銀土)單篇完

 

「多串君,我說那個阿…我們的相遇是那個甚麼的……命運吧?」

「你這個混蛋天然捲少說那麼噁心的話!你以為自己在演黑X的籃球嗎?假裝自己錯棚也不會變成X峰的你這個白癡!」

「要不然你要怎麼解釋這個狀況?嗯~?」

的確,土方完全無法用科學的方法解釋眼下這個狀況,但是如果用甚麼命運的相遇這種字眼…根本浪漫過頭、根本就不是銀魂了好嘛!

一間房間、一張雙人床,一條花色鮮艷的被子底下,躺著光溜溜的兩個男人:一個是人見人怕的真選組鬼之副長,一個是萬事屋看起來似乎不成器的天然捲,這種場面基本上不需要言語解釋就可以明白到底發生過甚麼事,而且辯解無效。

男人與男人滾床單這種事情,一次可以用酒後意外敷衍了事,兩次可以用今天天氣真好隨便帶過,三次……這下子不給對方一個交代就不行了。

銀時難得有自知之明的想要負責,但是偏偏眼前的土方似乎並不想給他負責……

「那個…我說多串君,雖然我們都是男人,但是好歹我的嗶-也在你的嗶-逍遙了那麼多次,而且開房間的錢都是你出的,就算是阿銀我也是會不好意思,不如就勉為其難娶你──厄噗噗噗噗!!!」

日本刀瞬間顏面直擊,對這種臉皮比牆壁厚實、口無遮攔的傢伙根本用不著留情。

雖然某個地方還是很痛,不過瞳孔放大跟那個器官完全沒關係。土方惡狠狠地瞪著銀時。「這些事情你要是敢給我說出去一個字,我就讓你的嗶-再也無用武之地!」

銀時摸了摸差點被捅穿的臉頰。「被人知道跟阿銀我嗶-的事情很丟臉嗎?你是十八待嫁的黃花大閨女嗎?多串君~誰都沒有吃虧阿,你不是也很舒服嗎?」

「你給我閉嘴!!!」

深怕這傢伙的嘴繼續吐出甚麼更驚人的言論,土方決定直接將他打暈比較快,才抄起日本刀準備再來一擊時,卻被銀時一把接住,順勢拖入懷裡。

「這麼有精神,不如再來一次吧?」

「再來一次你個頭!混蛋!!!」

土方當然不會這麼輕易受制於人,右手失利還有左手,左勾拳犀利的揮去,雖然正中銀時的腹部,但也因為反作用力而狠狠跌了下床,連帶把被子拖下去了一大半。

「呃……真不愧是多串君,這一拳來得又快又猛阿。」雖然嘴上這麼說,銀時卻一面搔著肚子一面往床下探頭,臉上還掛著欠扁的笑容。「你沒事吧?」

「滾開!我下次…絕對、絕對不會再上你這個傢伙的當了!!!」

「是是是~」銀時笑著,然後不禁開始期待著下次。

 




要說坂田銀時跟土方十四郎這兩只的孽緣……我們就不要再浪費文章版面從頭解釋,這就跟"很久以前我們的國家被稱為武士之國"一樣會讓讀者爆青筋的前言,雖然對剛開始看銀魂的人很不好意思,不過還是去把正劇補一補再來看同人文會比較好喔!

咳,言歸正傳,兩人頭一次私下在偏僻的居酒屋碰上,土方正好為了工作的事情一肚子窩火,見到那頭銀色的天然捲,不知怎麼著就更加不爽,三兩杯黃湯下肚就跟銀時起了口角。

銀時的嘴巴可沒比他差……我是指酒後犯賤的程度,兩三句話就把土方激得面紅耳赤,差點沒在店裡面大打出手。

兩個人雙雙被趕出了店外之後,也忘記究竟是哪個人腦子燒了提議,又或者是被激將法給騙到,就這樣糊里糊塗的進了賓館,就這樣糊里糊塗的……做了。

當然,初夜過後的兩個大男人不會像是青春少女一樣嚷著要對方負責,土方雖然臉皮薄,但還是佯裝瀟灑地當作被狗咬到就這麼算了,銀時當然也沒給他放在心上……嗯~表面上是如此。

能壓倒傳說中的鬼之副長是多麼令人興奮的事!況且其美味程度比想像中的還要好上千萬倍,雖然我們並不知道詳細內容究竟是怎麼演變的,但某人抖S的性格於是病發,自此之後便千方百計誘使"意外"再度發生,於是便有了第二次,接著又是第三次……

每次完事之後,看著土方的睡顏,銀時就有一種莫名的滿足感。

如果說棋逢對手能夠治好人的中二病(X峰:我才沒有中二!!!),那土方也只會引起他的戀愛病(這到底是甚麼邏輯阿究竟)。

戀愛嘛……真的是一個會讓人不想承認卻又成天糾結萬分的病阿,況且對象還是那個鬼之副長,認真開始考慮要不要交往、負責到底的第三次完事,銀時躺在賓館的雙人床上認真思考著,一面聽著浴室傳來的水聲、一面自我煩惱。





「土方桑……我知道的喔,你跟旦那的事。」沖田總悟沒頭沒腦的來上一句,差點害土方沒直接就朝著電線桿給一頭撞下去。

定了定神,卻免不了嚇出一身冷汗,土方抹了抹臉。他是絕對不肯承認自己是抖M體質,但是為什麼他老是會吸引這種從骨子裡透黑的抖S?這真的是完全無法理解阿。

手中的香菸抖了兩抖。「什、什麼阿,你到底在說甚麼,我完全聽不懂。」

沖田眉尾微挑。「是嗎?那你脖子上的吻痕好歹也遮一下吧。」

「?!!!!!!」

「開玩笑的。」沖田一臉淡定當沒事,繼續巡邏兼偷懶。「不過土方桑跟旦那發生過什麼我是真的知道喔。」

「總悟你這小子……」什麼人不好知道,為什麼把柄偏偏落到這個傢伙手上?

「我是無所謂啦,比起土方桑這種靠不住的警察,旦那入贅真選組似乎也是不錯的主意呢……總悟拔刀!」

「混帳總悟!!!不要給我在大街上拔刀!!!是說你錯棚了吧、很明顯錯棚了吧!那個天然捲在銀魂裡只會拔不該拔的刀,跟某室長的拔刀完全不是同一個檔次的!」

「土方桑,你現在這句話是在曬恩愛嗎?」

「蛤阿?」

說出去的話就跟潑出去的水一樣收不回來,土方下意識口無遮攔亂罵了一番,什麼是不該拔的刀,相信聰明的孩子撈一撈經驗法則都知道答案。

土方恨不得立刻找個洞把自己塞進去……






萬事屋旦那因為跟土方副長生米煮成熟飯的關係,已經準備好入贅真選組。

這個活像是某周刊既誇張又聳動的消息已經傳得沸沸揚揚,不用說也知道誰是散布謠言的主使者,但更叫人匪夷所思的是所有人對這個消息完全深信不疑,而且莫名其妙地全城歡喜。

不但近藤一臉好不容易把女兒嫁出去似的,成天滿面桃花;連消息傳到松平大叔耳裡,他老人家也難得不辭辛勞親自來屯所拜訪。

「土~方,GOOD JOB退一步當受、忍常人之所不能忍,替真選組獲得這麼優秀的人才,大叔我不得不佩服,婚禮的備品儘管記在大叔的帳上。」

土方完全是解釋不能。

正因為有口難言,完全沒有解釋的機會,土方心情極差,當然山崎就是頭一個掃到颱風尾的人,每天不是被加倍使喚就是被土方當作練刀的沙包,每天睡前都覺得看到奈何橋對面的奶奶了。

唉~解鈴還需繫鈴人,如果不好好找一下始作俑者溝統一下,只怕自己的悲慘生活永遠無法結束,於是,山崎主動找上了銀時。

銀時難得離開萬事屋,正在某戶人家的屋頂上工作中,大太陽底的銀毛特別顯眼、特別好認,山崎很輕易就找到他了。

只是銀時聽了山崎的要求,完全不當一回事。「蛤阿?要我跟大家解釋清楚?為什麼我要做那種事……」況且生米煮成熟飯是一部份的事實嘛…

山崎也跟著上了那戶人家的屋頂。「拜託啦旦那,現在的副長跟更年期的婦女沒什麼兩樣,我都快要活不下去了。」

「大江戶醫院很近吧,你們應該常常進去吧,更年期什麼的吃吃藥就沒事囉,幹嘛來找阿銀我呢,我可是很忙的……」

「旦~那~」

Oh吉米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愛撒嬌了,這樣可不行喔……」

雖然隨隨便便把山崎給打發走了,不過銀時也不是不知道山崎的難處。

土方那種性格遷怒他人是一時,但是如果真的被那些流言蜚與搞到忍不下去了,說不定會顧全面子選擇切腹……

「嚇阿阿阿!!!怎麼能夠讓那種事情發生呢!!!還是早一點把土方娶回家才是上策!!!」我說銀時你根本就搞錯重點了。

於是,就在各種簇擁與誤解之下,土方十四郎嫁進了萬事屋……想也知道事情沒有這麼簡單順利,不然那邊就不叫鬼之副長了。

為了避免憾事發生,銀時百般苦思該怎麼把土方娶回家,就在這天夜裡,萬事屋開起了家庭會議。

神樂倒吊在沙發上,嘴裡還嚼著醋昆布,含糊不清的說:「@#$%︿&*~阿魯(直接用十箱蛋黃醬、保證可以順利攻略的阿魯)」

「你以為人家是妳嗎?有了醋昆布,我看連住在河邊紙箱裡的老王都可以攻略妳了!」

「銀醬,這話太過份了!好歹要有十年份的醋昆布和十年份定春的狗糧阿魯。」

「喂喂喂!我說你們兩個拜託停一停阿……」

新八急忙在旁邊制止這對父女(?),一旁聞風趕來圍爐的桂跟伊莉莎白也很認真的在替銀時思考解決辦法。

「這真的是非常棘手的問題,這可不比當年參加攘夷戰爭的時候揮一揮刀就了事的……」

「銀醬就是因為揮刀揮得太隨便了才會出事的阿魯。」

「嚇阿阿阿!!!拜託神樂!這種話不要從妳這個少女的口中跑出來阿!!!」新八的臉瞬間冏化。

桂摸了摸下巴,隨後轉向身旁的伊莉莎白。「伊莉莎白,你怎麼看?」

立牌立刻出現,上面寫著幾個瀟灑的大字"直接去求婚!"

「真不愧是伊莉莎白,戰略簡單明瞭。」

「簡單明瞭你個頭!!!再說,多串君是那種"請你讓我對你負責"還是"請跟著我一輩子"這種話能夠了事的人嗎?肯定話還沒說完就被大卸八塊阿。」

「銀時,男人就是要忍能所不能忍,為了所愛,區區幾刀割在身上如螞蟻咬,算不了什麼。」

「那區區幾刀下去,阿銀我可就要去見多串君他哥了阿……」

「銀時。」桂語重心長地拍了拍銀時的肩膀,似乎根本沒在聽人說話。「你有聽過巨人的故事嗎?」

「蛤阿?巨人?傑克與魔豆?」

「銀桑你過時了啦。」新八推了推眼鏡。「桂桑說的巨人應該是一個人類與巨人對抗的故事對吧?」

「沒錯。」桂點了點頭。「故事描述一個渺小的人類在看見自己的親人在眼前被巨人吃掉之後,發誓要用自己微薄的力量對抗所有的巨人,那種珍貴的情操至今還在我的心裡鼓噪澎湃……」

伊莉莎白適時拿出立牌:"這傢伙最近剛成為巨人粉"。

銀時扯扯嘴角。「那個……不是我要打槍你,該怎麼解決我跟多串君的事情和打巨人一點關係也沒有,再說了,巨人不就是長得比較大的孩子嘛~愛吃是天性,要多包容他。」

「總之,銀時,跟真選組對抗是一條無止盡的不歸路,兄弟我永遠在這裡支持你。」

「完了……這傢伙完全帶入他的革命情操。」

就在此時,萬事屋的電鈴響起,眾人瞬間定格。

「這個時間會是誰呢?」新八站了起來往門口走去。

「難道是蛋黃醬跑來提親了阿魯?」

「不好!那我要先走一步了,走吧伊莉莎白,打巨人去了!」桂手腳麻利地從窗戶一躍而下。

「……」頓了一頓,銀時內心深處某種少男的掙扎下定決心之後,立刻起身將新八按住,自己往門口走去。

日式拉門被喀啦喀啦打開,不是凱薩琳來收保護費,也不是MADAO跑來找酒咖,眼前的人除了一臉夜叉的土方十四郎沒有別人了。

還真給說中……銀時的表情活像是做錯事的孩子撓了撓臉頰。「呀阿~多串君這麼晚了有事嗎?」

「銀時……我有話跟你說。」

「耶!!!有有有有有話跟我說?!!!」

呀阿阿阿坂田銀時你還真的不是個男人,居然讓土方等不及到要先開口的地步…

「嗯。」土方點了點頭。「就是那個……我想我們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

STOP!!!多多多多多串君有什麼話進屋子裡面再說吧。」

「不,不需要,站在這裡就可以了。」

土方你也太不害臊了,雖然屋子裡面天花板上那個隔牆有耳時不時都在偷聽,不過站在門口街坊鄰居也都能共襄盛舉吧!是有這麼迫不及待要讓大家知道結果嗎?

不行!既然街坊鄰居都會聽到的話,說什麼也要宣示一下主動權,阿銀我才不想被反攻呢!

銀時趕忙擺了擺手。「其實多串君你想說什麼我都知道了。」

「喔?你都知道了……」

「當然囉,你以為我是誰啊?」

「這樣正好,省的我一番口舌──」

土方嘴角一勾,手邊的日本刀隨即緩緩抽出,醒目的銀光立刻在夜空下閃得刺目,銀時突然升起一股不詳的預感。

「為了讓這些流言蜚語盡早停止,就只好讓你這個罪魁禍首先一步到另外一個世界謝罪吧!!!」

「等等等等一下阿多串君!!!還沒入門你就想先守寡嘛?!!!」

「跟你這個白癡天然捲根本就不會有什麼入不入門的問題!不管是誰嫁到誰家都一樣!絕對不可能會發生的!!!」

「多串君真無情阿~明明我們都做了三次──」

「混蛋給我閉嘴!!!──」

這回副長開鋒的日本刀直接往某人的巴比倫塔衝刺過去,要不是銀時立刻以高超的跳馬背技巧閃過,只怕下一秒他就要變成銀魂的女主角而不是男主角了。

日本刀沒打到人,硬生生捅入萬事屋的牆壁……

「報警!!!我要報警!!!」

「老子就是警察!!!納命來──」

「你們樓上的吵死了!!!以為現在幾點啦!!!」噪音大到連登勢都受不了,木屐喀答喀答的就衝上來罵人,一看到自家房屋的二樓給打穿一個洞,額頭青筋瞬間爆出。「你們夫妻吵架給我去床上吵!少在這邊搞破壞了!」

歌舞伎町雖然是個不夜城,但萬事屋這裡可算是住宅區,幾個大嗓門你一言、我一句,整條街的人都被吵醒了,紛紛點起來瞧個究竟。

「喂…你們知道現在是幾點嗎!!!」

「到底是哪一家在那邊吵個沒完沒了阿~真是……」

「喔~原來是萬事屋阿…嘖沒事娶了個這麼麻煩的媳婦……」

「趕快滾進去門關著生孩子吧,不要在那邊擾人清夢了……」

眾家鄰居的意見此起彼落,土方臉色一陣青一陣紅,只差沒直接高血壓倒地送醫院,不過他絕對不會讓銀時有替他人工呼吸的機會。

土方好不容易找到一丁點插話的機會,幾乎是咬著牙吐出這句話…「死天然捲…老子一輩子跟你沒完沒了……」

「喔?一輩子是嗎?那就請新婚妻子多多指教啦。」

 

 

 

 

 

※ ※ ※ ※ ※ ※ ※ ※ 

結束了?!

對,結束了。

………………………………

不要問我為什麼!!!銀魂也是隨隨便便就打上完結篇的不是嗎?(人家哪有隨便~你滾!)

※ ※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