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6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K同人】是愛(尊禮)單篇完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如一日,生日這種事情如果不是特別提起是不會記得的。

生活散漫如周防尊,每年的生日都要在草薙有意無意的敲邊鼓,他才會記得要把那天給空下來,讓吠舞羅那群孩子藉慶生名義大鬧一番。

雖說是空下來,不過就是囑咐自己別在外頭繞著繞著忘了回HOMRA,倒是最近還三不五時就往宗像禮司家跑然後就不小心賴在他家過夜了……

嘛~這也不是他的錯,多多良煮的食物雖然不差,但宗像的手藝才真的讓他回味無窮,會不小心就去蹭飯…怎麼說也情有可原吧。

不料這種說法完全被草薙吐槽:「第一,別以為我不知道人家Scepter 4室長每天都這麼忙碌,哪有可能每天幫你煮飯?你去他家大多時間都是開人家家的冰箱吧?第二……」草薙頓了頓,輕咳兩聲,然後用著一抹詭異的表情說道:「你食髓知味的不是飯菜,根本就是宗像本人吧。」

「噗~」草薙這句話說得不大聲,但是在座包括多多良、八田、鐮本都"不小心"聽到了。

安娜一臉好奇地眨了眨眼,拉著多多良的衣角。「什麼叫食髓知味?」

「這個阿……」多多良乾笑了兩聲、立刻看向草薙,他卻一臉事不關己的模樣,周防則是托著下巴、一臉木然地在吧檯上啃著吐司、完全不想救他。

八田跟鐮本基本逃避跟多多良對到視線,一分鐘之內就開溜了……

「吶、多多良…」安娜還在等著解答,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直揪著多多良,讓多多良也不得不舉白旗投降。

多多良摸摸安娜的頭。「食髓知味意思呢……就是吃了一次很好吃,還想再吃。」

「喔……咦?那為什麼──」

「安‧娜!」多多良立刻打斷安娜接下來的提問。「我帶你去公園玩好不好?」

說完,多多良一把牽起安娜的手,也不顧安娜仍處於滿頭霧水的狀態、半拖半拉的就把安娜給帶出去了。

不能對孩子做錯誤的教育、但是又為了避免孩子做出大人無法回答的提問時,最好的方式就是轉移他的注意力。

這下子,HOMRA裡只剩下草薙跟周防尊,室內恢復一片寧靜,周防繼續啃他的吐司配牛奶,草薙在一旁有一句沒一句的自說自話。

「所以阿……尊,你等一下還去宗像那裡嗎?」

「阿…」周防應了一聲以示肯定。

「是嗎……」草薙點了點頭,又道:「可是不要忘記今天是你生日,晚上有準備慶生活動,記得早點回來阿。」

「……我盡量。」

倒不是說周防多無情無義、有了戀人就忘了朋友和屬下,一來是宗像確實工作到很晚才回家,要他蜻蜓點水完之後立刻走人實在強人所難,二來……嘖,只好自己承認食髓知味,對食物跟人,都是。

 





為了避免周防尊直接殺到Scepter 4總部,宗像勉為其難的打了一串鑰匙給他,周防當然也很不客氣的收下,時不時地進出他家。

日子久了,周防對這裡有種莫名的依戀感,吠舞羅是獅子的地盤,而宗像他家是獅子的歸處。

從牛仔褲口袋中拎出鑰匙、推開了宗像他家大門、堂而皇之的走了進去,這是周防這幾日必做的事。

宗像他家一向都保持著一貫的整齊與乾淨,雖然不到一塵不染的程度,但至少可以用井然有序來形容。

客廳是日式的格局,周防知道這是宗像的喜好,有時他會看著宗像在矮桌前、用著非常標準的姿勢和器具沖泡抹茶,將他不喜歡抹茶的味道這件事排除在外,他倒挺喜歡欣賞宗像泡茶時的神情跟姿態。

一屁股坐在自己習慣盤據的角落,榻榻米的味道撲面而來,周防換了幾個姿勢都覺得不舒服,乾脆躺了下來、枕在自己的手臂上,沒幾分鐘就感到睡意襲身…

等周防醒來的時候,天色還亮著,但身上卻多了一條小毯子,周防迷迷糊糊地起身、愣了數秒…

天色還亮著,這表示現在是白天;但卻有人幫他蓋被子,這是表示宗像回來過……

所以……他已經睡到隔天早上了嗎?……周防尊望著牆面又是一愣。

下一秒,猛然想起慶生的事情,周防尊匆匆忙忙地站了起來,撓了撓蓬鬆的頭髮,立刻準備回吠舞羅,卻才剛踏出客廳就看到宗像迎面而來。

「……你要回去了嗎?」宗像看著周防難得匆忙,緩緩皺起眉頭。

「阿……」周防一面狐疑為什麼明明是白天、宗像會在家裡難,道是還沒去上班?但他沒心思細想,一心還懸著失約於草薙這件事,雙手一插口袋,趕忙往玄關走去。

宗像仍站在他身後,頓了一會兒,又道:「我今天難得提早回來,你現在睡飽就要走了?」

「啊?」周防回過頭,感覺宗像顯得有些焦躁。

宗像倒沒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鏡片後方的眼神一沉。「……不是你生日嗎?」

「嗯?」

「嘖,周防尊你真的是──」話頭至此,宗像這才查覺自己的情緒稍微失控,便趕忙打住,撇過頭去。「算了,你回去吧,HOMRA應該也會幫你慶祝……」

說完,宗像轉身就要往室內走去,周防這下才回過神:原來自己並沒有睡到隔天,只是難得宗像提早回來了,才會在天還亮著時就在家裡看到他,至於原因……

「喂,宗像。」周防趕忙拉住宗像的手。「你說"也"的意思,是你也有所準備了?」

宗像背對著他,沒有答腔。

「所以,為了我才會提早回來……」周防將人給拉近,湊上宗像的頸窩,聞到一陣沐浴過後的香氣。

頸側被搔得癢癢地,宗像想躲開,身後的人卻黏得更緊。

周防笑問:「為我準備什麼?」

宗像答道:「回來的路上買了一些食材,上次你說你想吃──」

「你。」

「周防尊!」

唇刻意來到宗像耳邊,用著低沉的嗓音說道:「你洗過澡了吧?」

在周防想來像是某種再明顯不過的邀請暗示,但宗像只是淡淡應聲:「對,今天上午外勤流了一身汗,看你還在睡,所以就先洗了個澡。」

「可以等我一起的。」

「不需要,等你一起,我還有辦法好好洗澡嗎?」

有時候周防真的很討厭宗像這種沒有情調的嘴上交鋒,這個時候最好的克制方法就是堵住他的嘴,然後把腦中想的事情,好好身體力行就是。

 





草薙接到周防的電話時已經過了11點。

周防還是說他要在宗像家住下來,對吠舞羅的人只能說抱歉。

預感成真,草薙還是無奈地嘆了一口氣。「算了,那群孩子還是吃吃喝喝玩得很開心,多多良一直被安娜纏著問你去了哪裡,唉~真難解釋阿。」

『呵。』

「……尊。」

『嗯?』

「開心嗎?跟宗像一起渡過的第一個生日…」

沒料到草薙會這麼問,周防尊頓了一會兒,這才回答:『阿…很開心。』

「是嗎?那就好……可以偷問宗像準備了什麼嗎?」

『這個嘛……』

左手拿著手機、右手環著沉沉入睡的人,內心的感覺難以言喻,周防只好笑著說道:『大概是…愛吧。』

 


 

 

 

※ ※ ※ ※ ※ ※ ※ ※ ※ 

嗚嗚嗚嗚~我也想讓尊哥在我耳邊講話阿…(你滾

津田健次郎的聲音實在是太有魅力了!!!QQQQQQQ

※ ※ ※ ※ ※ ※ ※ ※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