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6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進擊的巨人同人】並行的翅膀(艾利/利艾)單篇完

 


「哼,就允許你加入調查兵團。」

那一天,在意識仍處於一片混沌之中,那個男人以不容拒絕之姿、這麼命令道。

「但是,只要你有暴走的舉動,我會立刻殺了你。」

嚴厲的威脅言猶在耳,不禁讓人這麼想:或許他的殘暴程度跟巨人不相上下也說不定?

 


討厭被威脅,討厭被命令,

雖然頂著自由之翼的旗幟,卻仍只能在束縛之下活動著,

可艾倫並不排斥這樣的生活方式,反而……

 


「然後呢、然後呢?意識覺醒之後,操控著巨人的身體是甚麼樣的感覺?」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想著要完成任務……」

艾倫渾身不快地坐在椅子上,雖然韓吉說只是輕鬆閒聊,但面對他閃著光芒、透出既興奮又期待的雙眼,艾倫仍是備感壓力。

倒是利威爾坐在兩人的斜對角,一雙銳利的雙眼專注地盯著他們的一舉一動,艾倫忍不住望向他,卻被那透骨刺寒的眼神給嚇得再度收回視線。

利威爾不耐煩地敲了敲桌面,忍不住插話:「韓吉,給我把你的口水擦乾淨,髒死了。」

本來早該習慣韓吉對研究巨人的癡迷與執著,但是讓艾倫暴露在這樣赤裸裸的拷問之下,利威爾還是有那麼一點不爽。

除了他這個名義上的監護人之外,誰准對艾倫怎麼樣?

這叫甚麼?這叫只許軍官放火、不准百姓點燈。

更何況這樣的對話已經連續好幾個禮拜,艾倫有精神壓力,連帶他也受影響。

當然,利威爾才沒那麼好的耐性願意奉陪這種拷問式的對話,如果艾倫的早餐可以吃快一點,他們就可以理所當然結束這種折磨,早點去跟艾爾文開會,偏偏艾倫吃飯又不算快的……

「然後呢、然後呢?」韓吉一面問,一面順著艾倫的左手摸了上去。「第一次是左手斷掉、被巨人吞到肚子裡而覺醒的吧,或許這手裡面藏著什麼秘密呢…」

「呃、」艾倫打了個寒顫,想抽回手卻一把被抓得死緊。

很明顯的感覺到韓吉正對著他的手打主意,是抽血?或是取一小塊組織下來檢驗?或是整隻手都想切下來研究……

艾倫臉色轉而鐵青,一口麵包在喉嚨裡差點沒噎到,就這麼眼神發直愣了好半晌。

"碰"的一聲巨響打破了凍結的空間,對艾倫來說算是救命之響。

利威爾一掌打在木桌上,人已經站了起來。

韓吉跟艾倫看向利威爾,能感受到他周身散發的氣息已經近似於殺氣。

但韓吉還是敢嘻皮笑臉,擺擺手。「吶~只是想想嘛,又不會真的對艾倫怎麼樣,況且……艾倫這麼的寶貴不是嗎?究各種意義上來說……對吧,兵長。」

「嘖!」

面對兵長的殺氣,不是該立馬被判死刑,要不然就是對著幹、刀光劍影,然而韓吉卻還能一個傻笑全身而退,艾倫不禁佩服。

但其中原因,艾倫不解,韓吉似乎話中有話,恰好堵住利威爾的怒氣,但下一秒,利威爾臉色鐵青地轉身、甩頭就走,似乎完全把他留在這裡等這麼久的原因也給拋在腦後。

「兵長?!」事發突然,艾倫也顧不得盤中剩下的半塊麵包,也跟著站起來、三步併兩步追了出去。

只剩下韓吉還留在原地,拿起艾倫剩下的麵包放進嘴裡嚼,鏡片後方的雙眼笑成彎月型。

 





利威爾走在前頭,一雙鞋喀答喀答地,將地板踹出不小的聲響;艾倫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後,連步伐都不敢跨大,更別說踏出聲音。

雖然利威爾兵長平時就是氣焰凌人,好像時不時都在生氣,但是今天似乎又有哪裡不一樣,好像……真的有誰惹到他一樣。

肯定是韓吉那話裡面藏了甚麼,兵長的怒氣這下轉到他身上了阿……

兩人沉默不語,走了好一小段路,艾倫猛然回神,這才發現他們行經的方向並不是往團長的辦公室,利威爾兵長難得也有恍神的時候?

才正準備提醒,就見利威爾停下了腳步,艾倫也趕忙打住。

以為利威爾是發現了走錯路、準備轉向,卻發現好半晌他都沒有任何動作,於是艾倫鼓起勇氣提醒倒:「…呃……那個,兵長,團長的辦公室是往那個方向──」

「廢話,這還用你說嗎?」利威爾雙手環胸、回過頭瞪了他一眼,雖然是仰頭瞪著,卻讓艾倫有種被居高臨下的錯覺。

這樣一瞪,艾倫不敢多話了,只好瞪大著眼睛等著利威爾的指示。

卻見利威爾一雙眼揪著自己,越看越叫他心驚,艾倫被看得頭皮發毛,只能下意識地低下頭。

奇怪,自己又沒有做錯事,幹嘛回避視線……艾倫才正這麼想著,利威爾的聲音便隨即傳入耳中。

「艾倫,你怕我嗎?」

「耶?」愣了三秒才意識到利威爾正在問話,艾倫緩緩抬起頭,露出一臉疑惑。

要說不怕是騙人的,一方面是他親眼見過利威爾兵長的實力,崇拜中帶有敬畏,另一方面是……好吧,利威爾兵長是真的很可怕,脾氣不好大家明白在心,動起手來也不留餘地。

但是,恐懼之下,他又很喜歡待在利威爾身邊,該怎麼說呢,那是安全感或是信賴感嗎……不,也不完全是那種感覺。

只是,為什麼利威爾兵長會突然這麼問呢?

「艾倫…」

艾倫的思緒被一秒喚回,利威爾還正瞪著他,等著他給答案。

「是!」艾倫下意識立正,雙手緊緊貼在大腿兩側。「……怕,不是…很正常的嗎?」

「喔~?」利威爾順勢靠在牆邊,揚起下巴。「理由呢?」

艾倫分不清利威爾當下的情緒是甚麼,只能硬著頭皮繼續吐露自己的本意:「因為…兵長你很讓人敬畏阿,無論是在形式風格上或是…個性上……」

滿意與否都至少有個回答,但偏偏艾倫一說完,就只換來良久的沉默,急得艾倫冷汗直流,只能戰戰兢兢地盯著利威爾的雙眼,卻絲毫讀不出眼神中傳達的意思。

想著想著,艾倫還是決定補充說明:「我剛剛那是……誇獎的意思。」

利威爾總算有了反應,眉尾一挑。「喔?為什麼我聽不出來?」

「耶、我是說真的啦……」艾倫顯得有些慌張,本來貼在大腿兩側的手比劃起來。「雖然兵長要求很高,讓大家都很敬畏著,但是相對的,兵長自己也不會怠慢吧?所謂的…嚴以律己、嚴以律人?」

「哼。」像是聽到什麼笑話一樣,利威爾用鼻子冷哼出一口氣。「要是鬆懈了,還能活著站在這裡聽你說廢話嘛?」

「嗯、說的…也是……」艾倫搔了搔頭,面帶潮紅,似乎也覺得自己方才說的話有些多餘了。

但是,誇獎確實是他的本意,除了敬佩之外,更多的情緒是無法瞬間用語言拼湊出來的。

雖然畏懼著,但也深深敬愛著……

艾倫曾不小心被韓吉套出了真心話,全盤跟他吐露自己跟兵長相遇那一刻的心情。

雖然當時的自己因為過度耗損體力而近乎暈厥,但在意識完全被奪走的前一刻,他看到自由之翼在他眼前展翅,踏過巨人的鮮血、踩過巨人的骨頭,華麗地翱翔在他眼前。

如此渴望自由的他被自由的翅膀給保護了,所以,他立刻折服,他希望能跟自由之翼並肩,希望能跟兵長一起翱翔、一起戰鬥。

聽完之後,韓吉嘿嘿笑著說艾倫戀愛了,他慌張駁斥,自己怎麼可能喜歡上兵長?但日久之後,韓吉這個無理頭的猜測卻演變成事實。

想著想著,艾倫有些情不自禁地害羞起來,笑著摸了摸後腦勺。「畢竟是兵長救了我嘛……」

倒是沒料到艾倫會吐出這句話的利威爾,先是一愣,隨後眉頭皺得更緊。

「巨人見幾頭我砍幾頭,不管那時候那裡躺的是誰,你這個臭小鬼別得意忘形!」

利威爾落下這句話之後,扭頭就走,這回方向正確了。

艾倫急匆匆地跟上,不斷在身後反問著為什麼兵長要問他怕不怕他這種問題?惹得利威爾某種情緒累積到了頂點,猛然轉身,一腳把艾倫踹到牆邊去反省反省。

 


討厭被威脅,討厭被命令,

卻十分慶幸自己能在利威爾的監控之下生活著,

雖然現在的自己還不足夠,但總有一天能跟兵長一起飛翔的,

艾倫想著。

 


利威爾冷冷地看著被自己踹暈過去的艾倫,本來想替他擦去嘴角的那口血,卻發現那個傷口緩慢癒合了,傷雖好得快,但要醒過來似乎也不是一時半刻。

利威爾一面等著艾倫甦醒,一面想著那天的事……

不過就是韓吉前來跟他討論初步研究艾倫的身體狀況,簡單做一個報告,說著說著,就不知道往哪邊偏題去了,一會兒嚷著"艾倫很可愛對吧",一會兒又叫著"最好能全身上下都摸一遍"。

利威爾怎麼聽就怎麼不舒服,一貫皺著眉頭回了一句:「不准玩過頭了,艾倫可是我費盡心思從憲兵團搶過來的,很寶貴……」

沒想到這句話就被韓吉解讀成了某一種特殊的意思……

本來沒打算陪著韓吉繼續沿著這個誤會鬧下去的,卻在某一天發現艾倫對自己的意義產生了某種轉變,至於具體是甚麼,他也懶得去思考了。

只不過看到艾倫有時因懼怕自己露出的神情,總感到非常不悅阿……

利威爾一面想著一面蹲了下來,卻看到艾倫暈厥過去的表情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不知道是想到甚麼好事了?

不在任何人面前露出過多表情的兵長也勾起嘴角笑了。「有病的臭小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