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6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尊禮小說合本試閱】New Fire-熟悉的陌生人K0~K1

K0

 

人的一生就像是艘船。

航程上載運的東西繁多,快樂的、悲傷的、煩惱的……

這些稱做記憶的東西來來去去,一站一站累積,可到終點站時,總是得清空。

無論有多牽掛、多不捨,多麼刻骨銘心,該留下的,什麼也帶不走。

面對最不想忘記的人也好、事也罷,儘管什麼都想不起來的你,是否曾有感覺到那麼一股熟悉……

 

K1

 

眼前的這個男人分外引人注目,剛踏進飯店時就已經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宗像禮司也是被吸引的其中一人,不過只是因為這人看上去有些眼熟。

雖然說是眼熟,卻想不起是在哪裡看過這張臉……

男人留著一頭赤色的髮,張牙舞爪地就像火焰,臉上的表情慵懶,姿態中卻帶有一股極度反差的霸氣。

宗像率先微笑著伸出手。「您好,我是飯店的經理‧宗像禮司,您就是國常路大覺邀請來的周防尊先生吧?」

「阿……」喚做周防尊的男人隨意應了一聲,同時一雙眼從盯住宗像之後便沒再移開過,直勾勾地揪著、看得入神。

然而宗像卻沒心思在意他的視線,腦中只管一勁地想著不能怠慢貴賓,領著周防的腳步不曾減緩。

宗像走在前頭,一路從門口筆直穿越大廳,沿途介紹著飯店內各項設施,但周防似乎對那些並不感興趣,雙眼只盯著宗像瞧。

直到兩人在電梯前面停了下來,趁著宗像按了按鈕、暫時禁聲的同時,周防這才開了口:

「喂……宗像。」

沒有稱謂、沒有敬語,周防這聲喚得有些順口,明明是第一次見面,卻有種喊過這個名字幾千幾萬次的錯覺。

正因為這聲喚得太過自然,連宗像都沒有意識到有甚麼不對勁,習慣性地笑著回頭。「…是?」

或許是因為進到飯店之後必須禁菸的關係,周防顯得有些焦躁,擰著的眉頭沒一刻放鬆過,叫了人之後也沒再接著開口,讓宗像有些戰戰兢兢。

周防用著更加銳利的目光掃視著宗像,像是在思考什麼,欲言又止,宗像沉著氣等他開口,卻等到電梯都已經快到一樓了,周防還是沒應聲,宗像只好主動問:「周防先生,請問有甚麼問題嗎?」

「阿……」宗像的聲音似乎把周防的注意力給拉回了,周防這才開口:「我們見過面嗎?」

「蛤啊?」

宗像因為這個問句愣了好一會兒。

以為對方眼熟是自己的錯覺,卻沒料到對方也有類似的想法,這種巧合的機率有多高?

宗像不禁開始認真思考起他可能在哪裡碰過這個傢伙,但怎麼想卻掏不出記憶中有相似的紅色人影……

直到將周防送進電梯為止,宗像都還想不出個所以然,而周防也不曾移開過一直觀察著宗像的視線。

 


國常路大覺是這間飯店的最大股東,擁有著比其他股東都還要大的權力;而周防尊則是國常路大覺親自邀請來、並囑咐宗像等人不可怠慢的貴賓。

不只如此,連帶周防尊一干眷屬也通通都在招待的範圍之內,這還是宗像碰到的頭一遭。

名叫草薙出雲的男人據說是他的表親,在市區裡經營一間酒吧;而喚作十束多多良也說是他的遠親,就在那間酒吧裡打工。

同行的還有兩個少年:八田美咲和鐮本力夫,這兩個人倒是還沒問出個來歷。

不過八田似乎跟在飯店員工伏見猿比古是舊識,第一天入住的時候,兩人就碰上了,一見面就像上輩子結了什麼仇一樣,吵個沒完,讓宗像在事後還把伏見抓來訓斥了好一會兒。

但最叫宗像在意的是那個叫櫛名安娜的小女孩,草薙說那是周防的養女,可在宗像看來實在是無法相信像周防這樣的一個大男人會去主動去領養孩子,而且還是個女孩?

雖然搞不清楚這一家子的關係,但是至少看起來挺和樂的。

起初,宗像替這一家子安排了最高等級的家庭式套房,總床位綽綽有餘,但草薙卻希望能多準備一間獨立的房間給周防使用。

「因為那個傢伙很愛睡覺,睡眠時數也很長,我怕我們這群人進進出出的會吵到他,還是讓他另外睡一間好了,真是不好意思阿。」草薙是這麼說的。

所以當晚,宗像又緊急調了一間臨近的房間給周防,雖然說是緊急安排的,但等級自然是比照原本的那間辦理。

等工作人員把房間準備好、行李搬過去之後,宗像便親自領著周防過去。

雖然一路上兩人並沒有交談,但走在前頭的宗像仍感覺到背後直射而來的視線。

宗像藉著走廊上的金屬擺設反射、偷瞄身後的周防,也證實了自己的感覺沒錯:周防的視線一直落在自己身上,而且,眼神異常銳利。

眼熟歸眼熟,但沒必要用這種視線看人吧?活像是要把人吃了一般,又不是上輩子欠了他什麼……

兩人各懷著心思來到房門口,宗像才剛用門卡刷開了門,一手推開門板抵著,準備讓周防進去,卻在下一秒被身後的力道一把拉過。

還沒等宗像理解究竟是發生甚麼事時,自己已經被周防攬入懷裡。

或許是太過震驚,宗像一時之間忘了掙扎,愣了幾秒之後,宗像被周防身上殘留的菸味給嗆醒,這才冷著語調開口:「周防尊先生,請問您這是在做甚麼?」

如果宗像是女人,或許還能把現在的狀況看成是某種豔遇一類、活像是偶像劇般的橋段,但很可惜,宗像是男人,而且還是身高體型跟眼前這個人不相上下、貨真價實的男人。

可同是男人的周防卻不覺得這個動作有任何不妥,還理直氣壯地回答:

「抱你。」

宗像聽了只想翻白眼。「隨隨便便就擁抱一個陌生人……這是您慣有的作風嗎?」

「陌生人…」周防似乎對宗像的用詞不以為然。「我說了,我認為我們在哪裡見過……」

「喔呀~是嗎?所以是在哪裡?」宗像倒是認真想知道了。他對自己的記憶力頗有自信,可是連他都想不起來,這人看起來對甚麼都毫不上心的樣子,能記得什麼?

果然如宗像所料,等了半天,周防也沒有要回答的意思,擺明就是不知道,可是環抱住他的臂膀也沒有鬆開的打算。

宗像皺起眉頭,一面掙扎一面說道:「就算真的在什麼地方碰過,也不需要這樣抱我,我可不習慣這種打招呼方式……請你放手!」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宗像掙扎得還算認真,他感覺到周防稍微鬆開了臂膀,於是他也趁此空隙想一把將人給推走。

沒料到周防雖將手從宗像的腰上移開,卻又在下一秒立刻捧住宗像的後腦勺,倏地將他推向自己。

這回宗像已經是早有準備,本想著不管周防打算做甚麼、先給他一拳、保護自己再說,緊握著的右手便朝著周防一擊而去。

這拳毫無預警地朝自己襲來,周防頓時閃避不及,臉頰吃了一記,整個人向後跌進了房內。

什麼飯店經理的、什麼貴賓的這種身分,早已經通通拋到腦後了……

從高中畢業之後就不曾再打過架了,右拳揮完之後還隱隱作痛著,然而更叫宗像在意的是方才周防打算做的動作…

後腦勺整個被捧著、向前推去……剛剛周防、不會是想吻他吧?

意識到的一瞬間,宗像立刻刷紅了臉,一半是害羞,另一半則是憤怒。

既野蠻、無禮、又莫名其妙……

宗像已經不管周防是不是甚麼貴賓了,將眼鏡扶正後,直對著周防吼道:「周防尊先生,你聽著,無論我們是否在哪裡見過面,那不重要,請別再有這些無禮的舉動了!」

說完,宗像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留下周防一個人還坐在地上傻愣著。





試閱完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