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6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鬼燈的冷徹同人】約定 やくそく(鬼白)單篇完

 

「你說...什麼?」
 
這天的風颳得有些強,混淆了進入耳朵的聲音。
肯定是聽錯了。白澤心想。
那個傢伙、那個總是打著自己玩的傢伙,怎麼可能--
 
「沒聽清楚嗎?」
平時總吝於將話重複第二遍的人,如今竟耐著性子再度開口。
「我阿,似乎被安排投胎了。」
 
此時此刻已然沒有風聲,話聽得真切,但儘管如此,白澤卻不想相信這是事實,所以他笑了。
「呵、哈哈,你少胡弄我了!你這個面癱鬼!」
對阿,這傢伙不管說正事、不管開玩笑,全都頂著這張表情,他怎麼會笨到輕易相信他的玩笑話呢?
「投胎?你嗎?哈哈,你沒聽過禍害遺千年嗎?你這個做了閻王第一輔佐官不止千年的傢伙,怎麼可能--」
 
「白澤。」
 
他喊了他的名字,用著一如往常低沉而穩重的嗓音。
他不是在開玩笑的,白澤知道。
即便那張表情沒有絲毫變化,他還是知道的。
畢竟他們從相識至今,經過了多少個數也數不清的歲月阿。
 
鬼燈,那個跟他糾纏了大半輩子鬼神。
 
空間沉默了好一會兒,沉默到心口都難受了。
 
「...為什麼?為什麼是你?」
「不知道。」他搖了搖頭。「或許是早就安排好的...命吧。」
 
「你在說什麼屁話啊!你不是最強的鬼神嗎?明明都作了幾千幾百萬年的閻王輔佐官,為什麼現在卻、卻...」
「你在哭嗎?」
 
「我怎麼可能會哭!」白澤背過身去,一滴來不及擦去的眼淚從臉頰順流而下。
「是嘛。」他難得沒有戳破他的謊言,只是靜靜的在背後等他,等他逝去不該屬於他的情緒。
 
風,依然在吹拂著。
 
白澤整理好情緒,扯著微笑面對他;他卻覺得這抹笑,比哭還難看。
「你不在的地獄,就不像地獄了...不,應該會更像地獄,可能會亂上好一陣子。」
「過幾天會遴選下一任輔佐官,如果可以的話,往後多幫助他一些吧。」
「呵,我可想像不出誰會適應你那個破位置。」
「多謝誇獎。」
「我又沒說我在誇獎你!」
 
一如往常的鬥嘴,氣氛卻是截然不同。
 
「吶、鬼燈。」
「嗯?」他想也許投胎之後,他還會想念他這聲叫喚。
「不能想想辦法嗎?」
「誰知道呢,不管是天上、人間或是地獄,很多事情就是不由人、不由鬼的。」
「真不像是你會說的話。」
「如果不是突如其來的這種事...我也不得不這樣想吧。」
 
白澤不知道他在想什麼,或許是久違的不安吧,明明去過那麼多次彼世,如今卻準備以人的身份再次回去了。
 
「對了,你不是瑞獸嗎?」
「所以?」
「如果可以,替我祝福吧,投胎到一個好一點的人家...」
 
白澤明白他話中的意思,鼻子忍不住微微發酸。
 
「...我不要!」
「蛤啊?」
「我說我不要!」白澤深深吸了口氣。「我要詛咒你!詛咒你還沒出生就胎死腹中、立刻回到地獄!」
 
他忍不住笑了出來,白澤不記得有沒有看過他笑過,但白澤知道這個笑他會記很久。
 
「你一個瑞獸,說這是什麼話...」
「你也只有今天才記得我是個瑞獸...」
 
不過就是一如往常的面對面,不過就是一如往常的鬥鬥嘴,最後不是全武行、而是依依不捨地道別,
但是,天上一天、人間一年,很快的。
等我,我很快,就會回來的。他離去時暗暗這麼說。
 
==============================================
 
「你是誰?」
「我嗎?」嘿嘿笑了兩聲。「這種時候還是匿名為上,以免麻煩。」
「你想幹什麼?」
「小鬼,你知不知道自己已經死了?」
「知道,那又怎樣?」
「沒怎樣,只是...你上輩子欠我可多了,這次回來...就算你不記得,我也要你好好償還,等著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