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1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鬼燈的冷徹同人】有緣千里來相逢-酒是穿腸藥(鬼白)~試閱

「這個是中國的白酒。」

白澤順口用中文說完,發現桃太郎一臉茫然望著他,他才改用日文再說了一遍。

「白酒呢主要是用糧食和麴混合發酵製成糧食酒之後、再透過蒸餾所形成的蒸餾酒,蒸餾知道是什麼意思吧?就是--」

看白澤滔滔不絕地講起酒的知識,桃太郎下意識反應認為自己該抄個筆記。

此時,白澤又從儲物櫃中拿出了其他不同種類的酒。「這是黃酒,它就沒有經過蒸餾,所以酒精濃度比較低,還有這個--」

「等一下阿白澤先生!」

白澤對酒如此瞭若指掌,桃太郎一點都不覺得奇怪,但不用開業的一早突然把他叫過去、開始沒頭沒尾的跟他暢談酒的知識,桃太郎滿頭問號的同時隨即喊停。

「你突然對我說這些……阿、難道是想要我學習釀酒嗎?」自己找了個合理的解釋後,桃太郎忍不住扳起臉孔。「真是的,不是已經常去花街喝到爛醉才回來了嗎?再說,就算再怎麼愛喝酒,養老之瀑也夠你喝到翻過去了,幹嘛還想要自己釀酒?阿、不對,難道是想要增加我的工作量?」

「唉呦、不是啦,桃子君你誤會了。」

面對桃太郎的碎唸,白澤不以為意地笑著擺了擺手,煞有其事的說:「其實中國的酒跟藥理也是息息相關的喔,看,像是白酒,添加特定中藥材就可以制成枸杞酒、人參酒、藥酒,對紓緩手腳冰冷、補氣養身都是很有幫助的呦。」

縱然白澤滔滔不絕如是說著,桃太郎還是對白澤的目的半信半疑。「真的是因為這樣才突然跟我說起這些的嗎?」

「阿哈哈哈,話是這麼說……」只見白澤乾笑了數聲,緩緩從身後掏出了一本書放到桃太郎面前。

桃太郎心中猛然升起不詳的預感,伸手接過了那本書。

「這是……食譜?!」

還不是一本普通的食譜,那封面上斗大的數個字||如何用酒點綴出美味的食物,桃太郎就算再怎麼遲鈍也大概猜到白澤的目的了。

沒意識到桃太朗扭曲的神情,白澤自顧自又道:「酒不但能入藥、也能入菜呦,俗話說藥補、食補本是同源嘛,吶吶、就像我常在喝的紹興酒、花雕酒都是被大量用於中國菜餚的酒類喔,桃子君嚐過嗎?」

桃太郎一面翻著食譜一面搖了搖頭。

他雖然在這兒工作,同時也兼打掃、下廚、像個阿桑照顧白澤的生活起居,但大部分的料理都是以簡單的和食為主,食譜上的那些工夫菜還真沒嘗試過。桃太郎盯著食譜上看起來頗美味的漢方醉雞和東坡肉思索了一番。

白澤見桃太郎看了眼睛發直,立刻見縫插針。「吶吶、桃子君、桃子君!不如試著做做看吧!用滿滿的紹興酒和花雕酒煮煮看漢方醉雞和東坡肉--」

「白‧澤‧先‧生。」立刻打斷了一旁口沫橫飛說得眉飛色舞的人,桃太郎可沒被他三言兩語給催眠。「我說你突然叫我做這些工夫菜……該不會是剛才跟誰吹噓了你會做吧?」

桃太郎待在極樂滿月也有好一段時間了,白澤不久前才剛從花街回來就急著趕鴨子上架,按照白澤的思路要推敲出緣由根本不是難事。

只見白澤愣了一秒,隨即毫不掩飾地笑了。「耶?被發現啦?真不愧是桃子君。」

桃太郎隨即一秒放下食譜、轉身、揹起竹簍準備上仙桃園工作去,白澤趕忙擋在他身前、雙手合十哀求。

「拜託了桃子君!雖然我會熬藥膳,但是對於工夫菜實在是沒輒,吶、桃子君對料理這麼有慧根,肯定可以辦到的,好嘛~就幫幫我吧。」

白澤死纏爛打了好一會兒,桃太郎終歸是心軟。

桃太郎忍不住嘆氣。「真是的……不要每次喝醉酒就對別人亂開芭樂票好不好?」

「下次不會了啦!就這麼一次,拜託了桃子君。」

「唉……」桃太郎重新拿起那本食譜。「好吧,只好試試看了。」

上司捅的簍子,就算千百個不願意還是得幫他擦屁股,不過對於白澤承諾下次不會再犯這句話,桃太郎還是在心中打上一個很大的問號。

 

* * * * * * * * * *

 

鬼燈才剛走到極樂滿月的門口,濃厚的酒香味撲鼻而來,讓他因疑惑而打住腳步。

雖然知道白澤是個不折不扣的酒鬼、酒量差又愛喝,但是至少在工作時間還會有所克制,這一點鬼燈難得給予過嘉許。

這廂開工時間傳出這麼濃烈的酒氣,難道最後的防線也打破了嗎?

才正這麼想著,只見白澤從室內晃晃悠悠地走了出來,兩頰上泛著微醺的粉紅色,見著鬼燈意外地衝著他咧嘴一笑,讓鬼燈瞬間在狼牙棒出手與不出手之間猶豫了一秒。

「唉呀~怎麼是你阿,算了算了,算你來對時機、有口福阿。」白澤朝鬼燈招了招手,示意他入內。

鬼燈並沒有隨之踏入,反而惡狠狠皺了個眉。「我可不想跟你這個正中午就喝得爛醉的傢伙同流合污,我的金丹呢?」

「急甚麼急甚麼,還沒開始做啦……」

「還‧沒‧開‧始‧做!」

聽到這句話,鬼燈火氣驟升,手裡的狼牙棒一握便準備往眼前的人招呼下去,卻見白澤不知道是否是酒氣醺腦、對鬼燈的殺氣絲毫無感,見鬼燈還杵在門口,揪著他衣袖就將人往裡頭拖。

「你這個傢伙--」

「快點來嘗一下桃子君的手藝,他做的花雕東坡肉真的是好吃得不得了。」

「花雕東坡肉…那是什麼?」

鬼燈是第一次聽到這個名詞,從白澤的語意前後推敲,似乎是某一種菜名。

廚房裡,桃太郎剛將一大塊滷好的東坡肉給盛盤,餐桌上還擺著另外一道看起來像是雞肉的料理,整個廚房瀰漫著酒香,而味道最濃郁的地方正是在這個餐桌上。

聰明如鬼燈一下子就會過意來。「原來是摻了酒的中國料理。」

「阿、鬼燈大人您好。」桃太郎朝他點了點頭,一面將手中的菜餚擱在桌上、一面無奈地搖了搖頭。「還不是因為白澤先生亂跟人家吹噓會做這種料理,硬要叫我代勞。」

「但是桃子君真的很厲害阿!看著食譜就做出來了。」白澤將筷子遞給鬼燈。「快點快點,你不是很會喝酒嗎?快嚐嚐看怎麼樣。」

雖然鬼燈很想吐槽他會喝酒跟食用參酒的料理根本是兩碼事、料理中的酒精經過高溫蒸煮後早就揮發殆盡了,但是眼前的兩道料理香味撲鼻讓鬼燈暫時忘了跟白澤鬥嘴。

伸出筷子、夾了一塊漢方醉雞放入口中,咀嚼過後,腦中隨即浮出美味兩個大字,彷彿有一群仙女下凡在背景跳舞;隨後,鬼燈又嚐了一口花雕東坡肉,鹹香不膩的感覺在口中四溢,同樣也是一絕。

「這兩道料理非常好吃。」他放下筷子,如是評價。

「真的嗎?那真是太好了。」

「對吧對吧!真是太好了阿桃子君。」只見白澤笑彎了眼,對著桃太郎道:「麻煩就這樣幫我做兩道全新的打包起來,明天我帶去給妲己嚐嚐。」

「喔?就為了這點事情把我的金丹給擱在一邊了。」鬼燈面無表情地插上一句,隨手又夾了一口醉雞入口。「還厚著臉皮借花獻佛,白豬就是白豬。」

「蛤啊?你說甚麼--」

嗚阿阿阿才安靜沒幾分鐘,這兩個人的鬥嘴又開始了!

桃太郎有先見之明,藉故刷洗鍋子、趕忙退到一邊去。

筷子在盤緣上敲了兩下,鬼燈又道:「桃太郎做的東西,你有臉吹噓是自己做的?」

「反正桃太郎是我部下,誰做的不都一樣!」

「哼,不會做就說不會做,耍什麼嘴皮,說什麼漢方醫學權威也不過如此,連漢方醉雞都不會做。」

「我是藥學不是食品學!」

「你不是常說醫食同源嘛,看來只是根本不想自己學,一點誠意也沒有。」

「阿阿阿阿--你吵死人了!誰說我不會做?我這就做給你看!」

雖然不知道鬼燈是不是刻意使用激將法,但是十次之中整整十次白澤都會入套,桃太郎偶爾覺得白澤有些可憐,不過某種程度也樂於陪鬼燈看好戲。

 

這日的極樂滿月雖然是公休不營業,但還是有許多事情要做,首先就是先處理鬼燈委託的金丹。

桃太郎一個人在店前忙活,不時憂心的目光飄向室內,嘴邊還忍不住呢喃:「不知道白澤先生怎麼樣了,為什麼裡頭一點動靜都沒有……」

比起桃太郎的焦急,鬼燈倒是一臉老神在在,雙手環抱著白兔順著毛輕輕撫摸。

「煮個東西死不了人,你不需要這麼擔心,大不了失手把自己身上的毛全燒光了,再重新長一次也不是什麼壞事。」

「鬼燈大人別一臉正經地說著這麼可怕的事情好嗎……」

兩個人就麼閒聊著,突然室內傳出一陣劇烈聲響,不像是爆炸聲,但是也足以讓人驚得愣神。

桃太郎整個人被嚇到跳了起來,手中的藥材灑了一地,同時鬼燈已經先一步往室內衝去了。

鬼燈跟桃太郎先後跑進廚房,只見白澤癱坐在地上,手還摀著後腦勺,本來只是微醺的臉頰已經變得滿臉通紅。

「……」鬼燈無言地看了白澤一眼,又看向瓦斯爐上還在燉煮的東坡肉,本來應該有的湯汁似乎已經被蒸乾了,鍋子傳出燒焦的味道。

視線再往下瞥,就看到白澤腳邊擱著一罐又一罐的花雕酒空瓶。

「白澤先生?!」桃太郎趕忙上前把白澤給扶了起來,靠近的瞬間一股濃厚的酒味撲鼻而來,他驚叫了一聲。「嗚阿--怎麼、酒味這麼重?你……該不會是一邊煮一邊喝吧?!」

鬼燈雙手環胸,在一旁嘆了口氣。「膝蓋想也知道是這樣吧,真是的……怎麼能寄望這個愛酗酒的偶蹄類煮甚麼工夫菜。」

酒精衝腦,鼓膜嗡嗡作響,只聽到鬼燈揶揄他的話特別刺耳,白澤隨即推開桃太郎,自個兒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甚麼阿……不過就是一邊煮一邊小酌而已阿,怎麼知道突然天旋地轉,不小心去撞到頭……呃…痛死我了……」

「把你的頭撞清醒一點正好,下次別妄想做一些自己辦不到的事。」

越聽越悶,縱然眼前只能模模糊糊地瞧見一點輪廓,白澤仍奮力朝著聲音的來源走過去,本想揪住鬼燈的衣領,但他連腳步都站不穩,整個人跌入鬼燈胸膛。

即便如此,白澤還是沒有放棄抗議,東拉西扯著鬼燈的衣領一邊抱怨:「明明就煮出來了…為什麼說我辦不到?這麼香的味道…聞起來很好吃阿……咯。」

味道聞起來很好吃的,是你這個傢伙吧……鬼燈內心嘀咕,隨即抓住對他上下其手的人,一把將他給拖往寢室的方向。

「真是會找麻煩的傢伙。」鬼燈順口對桃太郎道:「我把這醉鬼扔進去,這邊就給你收拾了。」

「阿、好,鬼燈大人真是不好意思麻煩你了……」

看著鬼燈不費吹灰之力將白澤一把扛起、筆直地走向白澤的臥室,桃太郎總覺得哪裡不對勁,但一時又說不上來,這兩個人的感情究竟是好還是不好呢……



試閱完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