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芥子小姐雪兒兔。
關於部落格
歡迎來到 ※ 喀嚓喀嚓山 ※
o 請遵守網路禮儀。
o 文章與照片未經授權請勿轉載。
謝謝:D
  • 157168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霹靂布袋戲同人】夢說‧鏡花水月(劍布衣X冰無漪)章四:浮生(上)

 章四:浮生(上)

 

秋鳴山居是劍布衣隱居的住處,位處偏僻,若非有心人士刻意找尋,基本上根本不會有人知道山澗盡頭的拐彎處還有這麼一座秘境,說是桃花源也不為過。

劍布衣雖為十擘雲集之一,但本不喜俗事纏身,當初因緣際會找到該處秘境時,他便毅然決然隱居下來,除了像是偶爾接受拒絕不了的委託(齊家採花賊一案),其他俗事倒也沾染不上身,釣魚成了他閒雲野鶴的興趣之一。

那日釣著釣著,竟好巧不巧釣到一個迷路的人,所謂的緣份不過如此,三番兩次的碰面之後更結下了不可細述的孽緣,至於孽緣的內容…就不多提了(冰無漪說膽敢再提那日就要他好看),而秋鳴山居也因此多染上了另一個人的氣息。

每回劍布衣嘴角微揚、望著又往他這兒跑的冰無漪時,冰無漪總是一臉理直氣壯。「我只是要去花月村,剛好經過這裡!怕太久沒來看你,你這個獨居老人怎麼葛屁的都不知道,感謝本公子吧!」

劍布衣也只是笑笑地依言感謝他,竟如此有心的順道前來,雖然從平地通往秋鳴山居這條路跟通往花月村那條根本就是不同條,但他完全可以理解路癡的難處……

接著當然免不了又是一陣唇槍舌戰,不過,這樣的日子倒也愜意地令人莞爾。

 


這日,水藍色的身影晃晃悠悠地再度光臨了秋鳴山居,正值秋季尾聲,風吹來有些涼意,颯颯落葉也給惹得漫天飛舞。

莫名地,冰無漪心中又更添了感傷,皺著眉、扒了扒頭髮。「可惡阿,什麼秋風落葉的,這麼感傷的氣息一點都不適合本公子……喂!劍布衣,本公子來了!你人還不給我出來迎接!」

話語一畢,回應他的只有更多或黃或澄的落葉飄然落下。

冰無漪在院子裡轉了兩圈都不見人,才正咕噥著那傢伙會不會又去河邊釣魚了,就見劍布衣不疾不徐地從後院的小徑中走了出來。

冰無漪忿忿道:「讓客人等這麼久,你都不會不好意思嗎?」

聞言,劍布衣眉宇微揚。「客人?」隨後環顧四周……「你……是看到什麼不乾淨的東西?我這秋鳴山居──」

「劍布衣你夠了…」冰無漪打斷他的話,口吻也不似平常那麼從容輕挑。「我今天沒那個心情跟你說笑。」

「怎麼了?難道是又被姑娘拒絕?」

「笑話!本公子風度翩翩、氣宇軒昂,怎麼可能會有姑娘捨得拒絕我?我只是──唉……算了算了,不提也罷。」

說著,冰無漪拿出隨身的布帕在樹下的石椅上抹了兩下,隨後便坐了上去,接著,又是重重嘆了一口氣。

劍布衣雖覺得冰無漪今日反常地有些詭異,不過倒也沒打算繼續深究,雖然冰無漪的態度一向玩世不恭,但骨子裡的個性可是有一定的韌度,不想說的事情誰都無法勉強,要他自個兒想說才會甘願坦白的,所以在此之前,劍布衣也沒開口追問的打算。

袖子一揚,劍布衣將幾片落在石桌上的枯葉給掃落在地上,隨後將手捧著的茶具放置在石桌上。「正巧,我要泡茶,你若無事就留下來喝一點吧。」

「本公子不想喝茶,想喝酒。」冰無漪皺著眉,索性就把手肘靠在石桌上、單手枕著。

「這裡沒酒,要酒自己下山買。」說畢,劍布衣便旋身入內取茶葉,沒理會冰無漪的去留。

冰無漪咬著牙,本想負氣起身就下山買一壺、然後在劍布衣面前喝給他看,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每次要出這山,總會迷路迷上好一會兒,敢情這山跟他八字不合?一來一往天也要黑了,所以冰無漪還是打消這個念頭。

沒一會兒,劍布衣從草廬中緩步而出,一手提著一盒茶葉之外,另一手還捧著一盤糕點,擱在冰無漪面前。

「這什麼?」冰無漪看著盤中的褐色圓形糕點,湊近一聞,似乎散發出淡淡的香甜氣息,刺激食慾。

「栗子糕,配茶的。」說著,劍布衣仰頭望著漫天秋葉一笑。「不覺得應景嘛?」

「呿!少在那邊文藝,本公子都快渴死了,不是說要泡茶嗎?」說著,冰無漪很不客氣地就拿起一塊栗子糕往嘴裡塞,一入口,鬆鬆軟軟的味道甜而不膩,又有淡淡的桂花香氣,讓冰無漪是眼睛一亮。

「好吃!」說著,冰無漪舔了舔嘴角,又再拿了一塊。「這栗子糕真不錯…唉呦!我以前吃的那些都是什麼鬼東西阿,喂喂~這哪買的?」

劍布衣淺笑。「這買不到的。」答完,又旋身往小徑的方向提水去了。

「喂!寒酸布衣小氣鬼!說一下又不會死──」冰無漪起身跟了上去。「說嘛說嘛~喂!該不會是賣糕點老闆娘是個超級大美人,你故意不想告訴我吧?」

「這嘛……」只見劍布衣眼波中神色流轉,那全天下都可以查覺的腹黑就偏偏近在眼前的冰無漪就少那麼一根筋、沒看見就是沒看見,還眼巴巴地在旁邊挑釁,等著劍布衣告訴他。

劍布衣來到井水邊,指了指那口打水的木桶。「那幫我挑水過去,我就告訴你。」

「蛤啊?要水還不容易!剛剛跟我說一聲不就得了?還要跑來這邊挑水……」冰無漪抬掌便要往那桶子裡面注水。

劍布衣立刻將他攔住。「煮茶的水不是那麼簡單,要用這個木桶打這口井的井水,將其靜置一段時間,那水煮出來的茶才會甘美。」

「這麼講究?還非要用這個木桶…」冰無漪瞥了那個木桶一眼,不過就是個普通的木桶,也看不出什麼特別的阿……

「非要用這個木桶不可。」劍布衣點點頭,說得肯定,又看著冰無漪一臉不解,故意嘆口氣,打算自己動手。「不過是打個水,考慮這麼久?唉…既然你不願,我也不勉強,還是我來吧──」

「喂喂喂喂!停手停手!這點小事難不倒本公子!」說著,冰無漪搶著就湊上井前仔細打量一番,而劍布衣則是站在一旁等著看好戲。

冰無漪因為天生功體特殊,隨便一個揮袖都能生出一攤水來,打水這種功夫活兒,他還真沒做過。

這井這麼窄又這麼深,還得用這個小木桶盛井裡頭的水,說是打水,又該怎麼打?

繞著井口走了一圈,又看了看手中的木桶,要"打"水是吧……冰無漪不知道是哪來的直覺,一個勁就把水桶給扔入了井裡頭,"噗通"一聲,木桶確實被扔到了井中、打到了水面,隨後,木桶便紋風不動地擱在水面上頭了。

看到這裡,劍布衣差一點笑了出來,一邊忍著笑一邊顫抖著身體,可冰無漪是背對著他,而且正非常認真研究該怎麼把那木桶裝滿井水弄上來,所以並沒有注意到劍布衣很不留情面地在發笑。

「應該用個什麼繩子拉上來才對,唉呀、可扔都扔下去了,我幹嘛扔這麼快阿…」冰無漪對著井口碎碎唸。「難不成還得下去拿上來?可是這井口又小又髒,實在是有損我形象……」

冰無漪考慮了好半晌,劍布衣看戲也看得頗開心,為了催化這齣戲的可看度,他故意不耐煩地咋舌。「不是有人說口渴嗎?打水打半天,等能喝到茶的時候恐怕都日落西山了…」

「劍布衣!你能不能閉上你的嘴啊!我這不是拼命在弄了嘛?」冰無漪氣極,卻也沒心思理會他。

劍布衣哪聽他的,繼續風涼。「不會就說不會,沒甚麼好丟臉的,大不了讓我笑兩天。」

「少廢話!沒有本公子做不到的事!你給我哪邊涼快閃哪邊去!」

見冰無漪還打算繼續跟那個木桶大眼瞪小眼,劍布衣只好聳聳肩、擺了擺手。「好,你就忙你的吧,願意求救的時候再來前院找我。」

但估計冰無漪就算耗上一天,他那鐵打的面子也不可能跟他求救的,劍布衣便自個兒放人煩惱去,獨自回到前院,隨手抄起掃帚將落葉掃至一旁,一會兒又回到屋內將茶具和抹子給拿了出來。

算是萬事皆齊、只差那不知道何時會好的東風,劍布衣坐在石椅上仰著頭靜心等著。



待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